笔趣阁 > 王者 > 047 姐姐被绑架了
    林昆给我第二拳的时候,我就已经彻底火了,可是当听到“苏菲”两个字,我立马拽住他的胳膊问,我姐出什么事了?
  
      林昆着脸说,为了救你,苏菲被绑架了。
  
      我脑子好像让雷劈了一下似的,一片空白,感觉天都要塌下来,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大喊的咆哮说:“被谁绑了?到底是他妈怎么回事?”
  
      王兴劝我别激动,然后他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我,之前我让胖子回去喊帮手,哥仨想都没想就跑到游戏厅要人,可当时我已经背着陈圆圆逃出来,还打伤了何磊兄弟俩,他们几个冒冒失闯进游戏厅结果可想而知。
  
      三人被何苏衍狠揍一顿就赶出游戏厅,不过大家都认为我肯定是被何苏衍囚禁起来,胖子就提议起喊苏菲帮忙,苏菲领着一大群高中生到游戏厅要人,中间何苏衍骂了很多难听话,苏菲一气之下就把游戏厅砸了个稀巴烂。
  
      最关键的是砸完游戏厅苏菲没有跑,反而还跟何苏衍继续叫板,何苏衍不知道通过什么手段联系上旱冰场的刀疤哥,刀疤带了好多人把苏菲给绑了,现在就从游戏厅等着我们去交赎金。
  
      听完整件事,我的心脏好像纠到了一起,特别的难受,狠狠的甩了自己一巴掌,如果不是我他妈抽疯要救陈圆圆,根本不可能有这一档子事,虽然和苏菲认识的时间短,但她对我是实实在在的好,每次我有麻烦,她都会奋不顾身的冲在最前面,所以哪怕我死,都不能让她出事,苏菲我必须得救。
  
      我问胖子:“他们要多少钱赎金才肯放人?”
  
      胖子伸出一只手掌,声音很小的说五万,我的心彻底凉了,五万块钱啊?长这么大我都没见过那么多,现在借都不知道去哪借,我急的蹲在地上使劲的薅扯头发,鼻子一酸差点哭了。
  
      我说实在不行咱们报警吧?
  
      林昆摇摇头说,我了解报警的程序,这事报警没用,咱们有错在先,确实是苏菲把人家的游戏厅给砸了,警察去了说不准还得铐走苏菲,还是想办法凑钱吧。
  
      我说就算他妈卖血也弄不出来那么多钱啊?我们当时就是几个十来岁的小孩,五万块钱绝逼是笔天文数字,我无助的使劲揉搓自己的头发,脑子里不停的思索应该找谁借钱。
  
      沉思了几秒钟,我想起来那个长得像陈浩南一样的青年,又说要不咱们去找刘祖峰吧?小峰哥很疼菲姐的,一定会帮忙。
  
      胖子叹了口气说,菲姐之前就找过小峰哥,小峰哥好像没在县城,而且咱们也不知道去哪找人家。
  
      陈圆圆虚弱的站起来说,她爸给她留了一万,可以先拿出来。
  
      我像是抓着救命稻草一样,求她赶紧回去取钱,陈圆圆说她害怕,我就让王兴陪着一起回去,胖子翻箱倒柜的从家里开始找钱,最后把他爸妈的卧室门撬开,从里面翻出来几千块钱,距离五万块还差很多。
  
      林昆说他也回家一趟,让我们等半个小时,我像是没头苍蝇一般在屋里来回转圈,最后想到了19姐,我俩就拔腿往她家跑,火急火燎的敲开19姐家门,她还很好奇的问我怎么了?
  
      我直接说:“老师,你能不能借给我一万块钱?”
  
      19姐那会儿可能刚洗完澡,头发都还湿辘辘的,身上穿件宽松的睡衣,皱着眉头问我,借那么多钱干嘛?
  
      我说我有急用,求求您借给我吧,她还想继续问我,我一着急“噗通”跪在了她面前哀求说:“老师,我真有急用,求求您别问了,借给我可以么?”
  
      以19姐的性格,如果我把事情的真相告诉她,她一定会让我报警,到时候苏菲就彻底完了,我被逼的实在没办法,才选择下跪。
  
      我这个人从小自尊心就强,哪怕以前被狗熊欺负成那样,都没从没想过要服软,这是我第一次给人下跪,跪到地上的时候,我鼻子一酸眼泪就掉了出来。
  
      19姐吓了一跳,问我这是干啥,赶忙上手扶起来我,跑回里屋拿出来一个厚厚的黄色信封递给我,里面是一沓百元大票,她问我到底碰上什么难事了,需不需要她帮忙。
  
      我摇摇头说不用,跟19姐诚心实意的鞠了一个躬,拽着胖子就跑下楼,我们下楼的时候,正好林昆也走进小区,手里拿着个色的小皮包,兴奋的递给我说:“五万块钱有了,咱快去救菲姐吧。”
  
      那个色的小皮包特别破旧,有点像公交车售票员用的那种,我们家过去也有个一模一样的,我打开包看了眼里面全是崭新的钞票,就问林昆哪来的那么多钱?
  
      林昆回头指了指小区门口,说那个大叔给我的,他说是你亲戚。
  
      我仰头看去,见到小区门口站着一个穿土黄色外套的中年人,那个中年人头上戴了一顶鸭舌帽,帽檐挡着脸,见我们看他,就急急忙忙的转身离开。
  
      我着急忙慌的喊了一声:“爸!”拔腿就撵了上去,可是当跑到小区门口的时候,那人已经失去的影踪,我急的扯开嗓子大喊大叫了几声爸,可都没有回应。
  
      林昆和胖子问我,那人是你爸?你该不会看错了吧?
  
      我摇摇头说,肯定是我爸,我爸有件一模一样的黄色的外套,这个包也是我爸的,如果不是我爸,谁会疯了甩给这么多钱掉头就走?
  
      最重要的是那种父子之间血脉相连的亲情,让我确信一定不会看错。
  
      从街上嚎了几嗓子,没有喊出来我爸,19姐从小区里出来,着急的喊我名字,我把之前那个黄色的信封塞给胖子说,你去拖住19姐,无论如何别让她掺和这件事,就和林昆朝着体育路的方向跑去。
  
      进游戏厅之前,林昆我递给我一把折叠匕首说防身,他自己也从腰上别了一把弹簧刀,游戏厅的门口蹲了十多个叼着烟,身上纹龙画凤的小青年,要说不紧张那是吹牛逼。
  
      看林昆额头上全是汗水,两腿也稍微有点打哆嗦,我说:“不行你回去吧,我一个人能行。”
  
      林昆颤抖的从口袋掏出一包香烟,递给我一根,说话的声腔都有点变了,他说别jb扯淡,我又不是单纯为了你,而且我陪你进去,起码能起到个保护作用,放心吧,我老子是派出所副所长,刀疤、何苏衍多少都会给点面子的。
  
      虽然林昆嘴上这么说,可我明白他的心意,挤出个笑容捶了他一拳说,木棍哥就是一般。
  
      林昆白了我一眼,手实在颤抖的太厉害,打了好几次打火机都没有点着,干脆一着急把打火机“嘭”一下摔到地上说:“不jb抽了,救女神。”
  
      我俩肩并肩的走向游戏厅,到门口的时候,两个染着红毛的小混混拦住我们,在我身上摸索半天,抢走我口袋的折叠匕首才放行,不过却把林昆给堵下来了,说只许我一个人进去。
  
      林昆指着鼻子骂娘,对方根本不理睬,我咬着嘴唇看向林昆说:“放心,我肯定把苏菲完好无缺的带出来。”就咬着嘴唇走进游戏厅里,听到林昆从背后哭喊:“你他妈也给老子好好的。”
  
      我没敢回头,生怕眼泪会掉出来。
  
      走进游戏厅,里面满地都是玻璃和垃圾,好多游戏机被砸烂,何苏衍和刀疤还有几个小青年坐在一张台球案子上面朝我咧嘴狂笑。
  
      我大喘了几口气问:“我姐呢?”
  
      何苏衍脑袋上包着纱布,歪嘴咬着根烟,皮笑肉不笑的说:“小狗崽子,你可真他妈有本事,钱呢?”
  
      我抱紧怀里的小皮包吓唬他们说:“我哥们就在派出所门口,一个小时以后我没带走我姐,我就让他进去报警,我要先看到我姐。”
  
      刀疤冷笑两声,拍拍手,何磊和一个小混混推着苏菲从旁边的小屋里走了出来,苏菲披头散发的看向我,她的双手被麻绳捆绑着,嘴上贴了条透明胶带,身上的白衬衫最上面的两颗扣子被扯掉了,白花花的胸口若影若现,正“呜呜”的冲我摇头。
  
      我当时就急了,骂了句“草泥马的!”疯狂冲跑过去,结果被何磊一脚踹在肚子上,摔倒在地,两个小混混趁机蹿上来,抢走我怀里的皮包,把我按在地上。
  
      我愤怒的吼叫,钱你们也拿走了,可以放我们走了吧?
  
      何苏衍没有搭理我,挥了挥胳膊,四五个混混围着我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猛跺,打的我眼冒金星,鼻子和嘴巴全都流出血,浑身的骨头几乎快要断掉。
  
      混乱中,我猛的抱住一个家伙的双腿,一把将那人掀翻在地,急冲冲的朝着苏菲跑去,何磊站在旁边一脚踹在我肚子上,拿着一把水果刀怼在苏菲的脸上冷笑:“跪下!再敢乱动老子划画她的脸。”
  
      我骂了句“别碰她!”
  
      何磊冷哼说:“你乖乖跪下,我就不碰她!”
  
      看了眼狼狈不堪的苏菲,她的脸庞高高肿起,头发贴在额头上,此刻满脸都是泪水,不住的冲我摇头。
  
      我脑海里不断回忆从我们相识以来的那些事,有生以来她是唯一一个对我好的人,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她,只知道今天她一定不能有事。
  
      何苏衍指着我鼻子骂:“草泥马,给我跪下!”
  
      没有小说中惊心动魄的逆转,没有那类神仙人物横空出世,我不带一丝犹豫的重重跪在了地上,朝着何苏衍祈求说:“衍哥,行行好!放了我姐吧!”
  
      真正的绝望根本不是语言可以形容的,我现在什么都无所谓了,只希望苏菲可以平安无事,我像条狗一样匍匐在地上的时候,两个马仔上来使劲按住了我,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
  
      何苏衍拎着一把寒光凛凛的西瓜刀走到我面前,一脚踩在我脑袋上阴笑:“把他给我按好,老子今天要剁了他的狗爪。”
  
      我心底一凉,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剧烈挣扎起身体,旁边的苏菲也“呜呜”的拼命扭动,可是根本无济于事,何苏衍残忍的舔了舔嘴唇问我:“你想留左手还是右手?”
  
      我害怕了,真怂了,感觉好像裤子都被尿湿了,不停的赔礼道歉哀求他。
  
      这个时候,游戏厅的大门方向猛地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你敢碰我儿子一根头发,老子今天就炸了你的游戏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