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48 父爱如山
    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害怕过,是真怂了,不夸张的说我吓得尿了裤子,可是何苏衍手里的西瓜刀却距离我越来越近,就在我万念俱灰打算认命的时候。
  
      从游戏厅的大门方向猛地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你敢碰我儿子一根头发,老子今天就炸了你的游戏厅!”尽管我被按住身体没办法回头,但是我听的出来,说话的人肯定是我爸。
  
      只是我想不通一向胆小如鼠的爸爸为什么会变得这么有勇气,还有他刚才为啥让林昆把钱交给我扭头就跑,难道真的像陈圆圆说的那样,他跟黑狗熊合伙贪污了村里的钱么?
  
      何苏衍攥着西瓜刀“腾”一下就站了起来,旁边的那群混混也纷纷围聚到他身后,一帮人气势汹汹的盯着门口,大概五六秒钟的时间,何苏衍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老东西,你他妈是来搞笑还是唱戏的?”
  
      他笑,身后的那几个马仔也跟着笑,我拼尽全力转过去脑袋,看到我爸穿了件灰色的雨衣出现在大门口,左手拎着把一米多长的板斧,右手提着个煤气罐,脸上的表情很是着急,呼呼喘着粗气说:“放开我儿子!”
  
      何磊吐了口唾沫,反而一脚踩在我脸上,用力的碾了两下讥讽说,那老家伙是你爸?
  
      我爸急了,拿板斧指着何磊吼叫:“把你臭脚从我儿子脸上拿开!”说着话他就往过走,何苏衍根本不带害怕的,反而像是看笑话一样戏谑的上下打量我爸。
  
      我太了解我爸的性格了,他这个人很懦弱,过年时候杀鸡都直打哆嗦,就算现在手里拿把斧头他也不敢真砍人,可是何苏衍他们不一样,这帮狗逼全是街上混的,说是刀口舔血也不为过,我急忙朝着我爸喊:“你别过来!”
  
      何磊一脚狠狠的跺在我脸上骂:“就他妈你话多,给我闭了!”
  
      他这一脚踩的特别用力,我眼前一黑,差点没晕过去,眼泪更是控制不住的往下掉,我不管不顾的大声喊:“爸,你别过来,赶紧走!”
  
      我爸咬着嘴皮继续往前走,粗声粗气的说了句,我是你爸!谁想伤害你,必须从我尸体上趟过去。
  
      这句话一下戳中了我的泪腺,我像个孩子一般趴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这个时候一直坐在台球案上的刀疤猛地走到何苏衍旁边说:“这事儿有点蹊跷,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儿。”
  
      何苏衍无所谓的咧嘴笑了笑说:“有个蛋蹊跷,老子狗熊儿混蛋,凭这对废物父子能搞出来啥动静?没事儿,我都跟派出所的哥们打好招呼了,有人出警他会提前通知我。”
  
      刀疤皱着眉头摇了摇脑袋说,那他是咋进来的?门口有我好几个兄弟,难不成他们都瞎了?随便放人进来?我不玩了,你也别瞎搞了,老实人整急眼更可怕。
  
      然后刀疤让何磊闪开,踢了我一脚说“带上你老子赶紧滚,以后别让我再看见。”
  
      我刚要从地上爬起来,何苏衍愤怒的推开刀疤叫骂:“你他妈不想玩可以自己滚,被砸的是老子的游戏厅,挨打的也是我和我弟,你以为赔点钱就算完?我特么今天要废了这个小逼崽子!”
  
      刀疤也火了,搡了下何苏衍骂:“你特么傻逼吧?推我干鸡毛?”
  
      见他们起内讧了,我心里有点小激动,盼着他俩能够打起来,不过事情却没有如我所愿,刀疤深指了指何苏衍,又看了眼我爸,深呼吸一口说:“你们哥俩都特么心理变态。”然后直接往门口走去。
  
      路过我爸身边的时候,刀疤举高双手小心翼翼的侧身走,走了大概两三步的样子,他猛地回过身子一把推在我爸的后背上,把我爸推了个踉跄,手里的煤气罐和斧头也都掉在了地上,接着他像一条恶狗一样骑在我爸的身上,何苏衍他们一窝蜂似的扑向我爸,对着我爸“咣咣”就是一顿猛跺。
  
      我爸双膝跪地,一只手撑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低头掩面,喃喃自语的说:“别伤害我儿子”,任由何苏衍他们在自己身上拳打脚踢,他的脸上都挂着从未有过的坚强,他两腮的胡须,已经星点斑白。
  
      原来刀疤他们是在演戏,爸爸将近四十岁了,根本扛不住他们折磨打,眼看着一群人围着我爸暴揍,我的牙齿都快要咬碎了,歇斯底里般的怒吼,让他们放开我爸,有什么事冲我来。
  
      何磊戏谑的拿脚在我脸上磋了两下哈哈大笑,我当时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两手使劲搂住何磊的小腿,狠狠的一口咬了上去,直接从他腿上嘶下来一大块肉,何磊疼的嗷嗷惨叫,身体失去平衡摔坐在地上。
  
      我趁机挣脱开另外一个按住我的混混,连滚带爬的朝我爸的方向跑去,他们全都围着我爸狂揍,谁也没有注意到我,当看见我爸被打的满脸是血的时候,我完全失去了理智,捡起地上的斧头就朝着何苏衍的后背重重劈了上去。
  
      一抹带着温度的红血滋了我满脸,何苏衍发出杀猪一样的哭嚎声,重重跌在地上来回打滚,周围的人全都傻眼了,我像疯了一样两手攥着斧子把来回乱抡,那些混子惊恐的往旁边倒退,刀疤吓得声音都变了,跌跌撞撞的往门外逃,一边跑一边叫“杀人了!”
  
      刀疤逃走了,剩下的马仔也全都匆匆忙忙的往外跑,整个游戏厅里只剩下我们父子,以及满地打滚惨叫的何苏衍和躺在地上的何磊,还有蜷缩在墙角的苏菲。
  
      此刻我像是一只受伤了的野兽,脑子里只有一个念想,就是杀光所有人,杀光那些欺负我和我爸的混蛋,猛地听到何磊哼哼唧唧的呻吟,我喘着粗气拖起斧子就走向了他,何磊尖叫的让我别过去。
  
      这个时候一直蜷缩在墙角的苏菲突然站起来,使劲撞到我身上,把我撞的往后倒退两步,因为嘴上还贴着胶带,她只能“呜呜..”的朝我摇头,我爸也慌忙爬起来从后面抱住我哭着说:“儿子,千万不能干傻事啊,他们的贱命抵不过你。”
  
      我这才慢慢清醒过来,望了眼地上的斑斑血迹,还有惨叫的何苏衍,吓得一屁股瘫坐在地上,惊慌失措的说:“我...我砍了他...怎么办啊?”
  
      我爸搂住我的脑袋一个边哭一边安慰说,没事的,他会处理。
  
      我害怕的缩在我爸的怀里,就像小时候打雷闪电一样,他安慰了我几分钟,吸了吸鼻子说:“儿子,我对不起你,我确实偷了村里的钱,前段时间我咳嗽的很厉害,就到医院检查身体,医生说我可能得了肺癌,爸不是怕死,只是想看着你长大,就跟黑狗熊商量合伙贪污了村里的钱,结果发现是个误诊,可爸却回不了头了,这段时间我一直都跟在你身边,本来以为可以这样一直看着你...”
  
      听到他的话,我又一次不争气的哭了,我爸摸了摸我的头,帮着苏菲解开绑在手上的麻绳和嘴里的胶带,拉着我俩跑出游戏厅,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对我说,成虎啊,你长大了,以后要学会照顾自己,爸这辈子没本事,但是希望你能考上大学。
  
      我忙不迭的保证说,我以后一定好好学习,我爸欣慰的笑了,看向苏菲说:“菲菲,你是个好姑娘,以后拜托你多照顾我家成虎了,我还有些事情就先走了。”
  
      我哽咽的拽住我爸,说要跟在他身边,爸爸生气的打了我一耳光,那一巴掌打的很重,直接把我扇到了地上,爸爸看了我一眼,撒腿就往街口跑去,我从后面想要撵他,苏菲抱住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