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49 神秘的饭馆老板
    眼看我爸跑向街角,苏菲却死死的搂住我不松手,我急的边哭边骂,爸爸突然停下脚步,回过头看着我喊了一句,爸窝囊了一辈子,为了你想要勇敢一次,然后就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了街上。
  
      我哭喊着求他别走,把嗓子都给扯破了,结果因为哭的太剧烈,岔了气,眼睛一黑就彻底晕倒过去。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我是躺在胖子的小床上,兄弟们和苏菲还有陈圆圆、19姐全都围在床边,我赶忙坐起来问他们,我爸去哪了?
  
      所有人都不吭声,我心里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一把拽住苏菲的胳膊问她:“姐,你告诉我,我爸到底去哪了?”
  
      苏菲的眼圈红了,抽泣着说:“叔叔到派出所自首了,承认所有的事情都是他做的。”
  
      我脑子嗡的一下,感觉天都要塌了,嗓子眼里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似的,呼吸不上来,19姐赶忙拍打我的后背,我连续大口喘了两下,才舒服一些,接着我问苏菲,何苏衍死了么?
  
      苏菲摇了摇头说,没死,只是受了伤。
  
      我突然想起来林昆说过他爸是派出所的副所长,赶忙朝他祈求,昆哥你能不能帮帮我?
  
      林昆叹了口气说:“没法帮,这事儿本来何苏衍兄弟俩就咬着你不松口,如果不是我爸施加了点压力,现在被抓进看守所的那个人就是你,不过你放心,我爸说了,等过了这阵子风头,他肯定会想办法的。”
  
      19姐拿毛巾帮我擦了擦脸说,成虎你别着急,大家都会帮你想办法的。
  
      我抿着嘴唇点点头说,你们都出去吧,让我一个人安静下。
  
      陈圆圆哭撇撇的走到我跟前小声说,成虎对不起,如果不是因为我,事情就不会发展到这一步,你要是怪就怪我吧,说着话她的眼泪就跟断线的珠子一样,吧嗒吧嗒掉在地上。
  
      我搓了搓脸,语气狂揍的打断她的话,指着一屋子人吼叫:“都他妈给我出去!你们要不走,我走!”
  
      大家纷纷安慰我别冲动,然后退出了房间,我一屁股坐在地上,两手抱住双腿缩成一团,无声哽咽起来,脑子里不断回忆着从小到大爸爸对我的好,因为没有妈妈的缘故,从上小学开始爸爸就既当爹又当娘,不管是吃的、穿的全都对我无微不至。
  
      没有经历过那种生活的人不会想象的到,一个煮挂面都会蔓锅的糙汉子,为了自己儿子愣是生生学会了织毛衣、填鞋垫,可是却因为我的冲动,他亲手把自己送进了监狱,一想到自己没有爸爸了,我心疼的就难以呼吸,我好恨!恨自己无能,恨自己做事不经过大脑。
  
      今天的屈辱我会永远记住,我要变强!我要保护在乎的人再也不被欺负,我死死的攥着拳头,任由指甲嵌入肉里,把掌心划的鲜血淋漓,我都没有半点察觉。
  
      不知道哭了多久,突然感觉身后好像有人,我抬起头看,只见苏菲站在我后面,手里端着一杯水,一眼不眨的看着我,一夜没有合眼,苏菲本就狼狈的脸上写满了倦容,左脸高高肿起,右脸上不知道被什么划出来几条细微的血道子,看起来特别让人心疼。
  
      我吸了吸鼻子,冲苏菲说:“让你担心了姐,对不起。”
  
      苏菲轻轻把我拭去泪水,挤出抹笑容说:“担心你的人何止就我一个,外面还有很多人,监狱里还有你爸,所有人都不希望看到你这样,小三儿,你振作起来,叔叔不是说最大的梦想是你能上大学么?别让他失望。”
  
      一提起我爸,我的情绪就又有些失控,我强忍着没让泪水掉出来,使劲点了点头,走到屋外冲着所有人弯腰鞠了一躬说:“让大家为我操心了,对不起。”
  
      胖子和王行、林昆走到我跟前,跟我熊抱在一起,林昆凑在我耳边说:“风雨同舟,天长地久。”
  
      19姐也松了口气,微笑的点点头说,成虎你们几个今天都在家休息吧,我待会找你们班主任请假。
  
      看了眼挂在墙上的石英钟,已经快早上五点多了,也就是说19姐同样也一夜没合眼,我关心的对她说,老师要不您也休息一天得了。
  
      19姐摆摆手说:“不要紧,我今天就两堂课,马上快要考试了,很多同学需要辅导,你们都加油啊。”然后她拖着疲惫的身体离开了房间。
  
      等19姐走后,我看了眼陈圆圆和苏菲,声音沙哑的分配说:“你们两个女孩子到里屋的小床上挤一挤,我们几个就从沙发上凑合一下,什么话都别说,先睡觉,醒了以后再研究别的。”
  
      苏菲很爽朗的点点头,陈圆圆张开嘴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最终也什么都没说出来,和苏菲一起走进了卧室,我朝胖子要了一根烟,靠在沙发上思索整件事情,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林昆压低声音埋怨我,你有病吧?都到这个时候还特么怜香惜玉,可怜陈圆圆呢?
  
      我说这会儿天都没亮,你让她一个女孩子去哪?
  
      接着我又问林昆,能不能让他爸帮忙,让我跟我爸见一面。
  
      林昆说;“现在肯定不行,起码得等你爸判了以后,放心吧,我爸答应我肯定会找关系帮忙减刑的。”
  
      猛然间我想起来哪里不对劲了,一把拽住林昆的手问他,你之前不是被拦在游戏门口的么?那你看见我爸是怎么进游戏厅的没?
  
      林昆说,没看见,你进去没一会儿,我就和那几个混子吵吵起来,他们要砍我,我肯定跑啊,结果跑了没几步,来了一辆面包车,开车的竟然是咱学校对面的那个饭馆老板,老板特牛逼,端着枪把我们几个全都吓唬进车里,也不说话,就开车载着我们从县城里兜圈子,一个多小时前才把我送回来。
  
      我不敢相信的问:“是那个纹了一胳膊花臂的年轻老板么?”
  
      林昆点点头说,就是他!那人很奇怪,把我们弄进面包车里一句话不说,就好像故意在消磨时间,现在想想估计是在给你爸创造机会进去救你,对了!临下车的时候,他跟我说,让你白天去找他。
  
      我更加懵了,那饭店老板到底是什么身份?他又是怎么知道我爸一定会去救我?琢磨了好半天,也没想明白到底是咋回事,我摆摆手说,先睡觉吧,天亮以后咱们去找下他。
  
      我心里有种很强烈的预感,奇怪的饭馆老板说不定有办法救我爸。
  
      哥几个点点头,四仰八躺的倒在沙发上,五分钟不到,就纷纷扯起了呼噜,可是我却怎么也睡不着,干脆坐起来,开始寻思怎么报仇,我确实答应过我爸要好好学习,可那得是我找何磊、何苏衍还有刀疤报仇以后的事情,他们把我坑的这么惨,不给他们留点刻骨铭心的记忆,我都觉得对不起我爸。
  
      我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卧室门突然开了,苏菲垫着脚尖从里面走出来,朝我比划了个“嘘”的手势,指了指阳台,我赶忙站起来跟她一块来到了阳台上。
  
      我问她,怎么会没睡呢?
  
      苏菲脸色有些不自然的说睡不着,说话的时候不知道她脸为什么格外红。
  
      我下意识的摸了摸她的小脸蛋问她,姐你是不是哪不舒服啊?
  
      苏菲娇嗔的往后倒退两步,拍开我的手说,没有不舒服,只不过她的脸色变得更加红润。
  
      我们俩站在阳台上沉默了几分钟,苏菲问我,今天为啥会那么傻,拼死去救她?
  
      我说:“你是我姐,我不救你救谁?再说了,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也不可能被他们困住。”
  
      苏菲低着脑袋“哦”了一声,然后声音很小的问我:“三儿,你救我难道只是因为我是你姐么?”
  
      我开玩笑逗她:“我要说我把你当成媳妇,你肯定也不信。”
  
      苏菲没有吱声,羞涩的咬着嘴唇仰头看向我,她嘴里的呼出的香气吹到我脸上,弄的我鼻子痒痒的,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盯的望向我,我也注视着她的眸子,我们两人的距离变得越来越近...
  
      眼瞅我俩的嘴唇就要碰到一起的时候,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我和苏菲吓得赶忙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