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50 像疯狗一样活着
    那阵急促的敲门声不光吓了我和苏菲一跳,还把沙发上的兄弟几个全都给吓醒了,胖子更是吓得“咚”一声摔到地上,
  
      我和苏菲赶紧走出阳台,哥几个纷纷紧张的看向我,胖子声音很小的问旁边的林昆:“你说会是谁,”
  
      林昆没好气的撇了撇嘴:“我他妈掐指给你算算啊,”
  
      我把食指放到嘴边“嘘”了一声,踮着脚尖轻轻走到门口,透过猫眼看向外面,居然看到了学校对面的那个饭馆老板,饭馆老板穿件卡其色的短袖,正对着猫眼笑着招手,显然他也知道里面有人在看他,
  
      怎么会是他,他是怎么找到这儿的,我满脑子全是疑问,琢磨了几分钟后,我把防盗门拉开了一条小缝,警惕的问他:“有事么,”
  
      饭馆老板微微一笑说,让客人站在门外对话,好像很不礼貌哦,
  
      我没跟他废话,直接打断说,有啥事你直接说,屋里人太多,不方便你进来,这家伙实在太邪性了,我到现在也弄不清楚他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潜意识里总觉得和他保持一点距离的好,
  
      饭馆老板无所谓的笑了笑说,吃一堑长一智,学会了警惕也是好事,那要不你出来吧,咱们一起吃个早饭,
  
      我说:“没必要,有啥事你就这么说吧,反正咱们又不熟,”
  
      饭馆老板嘬了嘬嘴巴转身就走:“既然你不想救你爸,那就算了,本来还是以为你是个挺尿性的爷们儿,看来我瞎了,”
  
      听到“救我爸”仨字,我赶忙拽开门跑了出去,我说有啥事咱别拐弯抹角的,
  
      他摸了摸肚子说:“我有点饿了,一起吃早饭不,”
  
      我深呼吸一口说好,跟着他往楼下走,这个时候哥几个和苏菲全都跑了出来,饭馆老板嘿嘿一笑看向我说:“有些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反正我是这么认为的,你说呢,”
  
      我点点头,让哥几个全都进屋,苏菲固执的非要跟我们一起,我推她回去,把她给整急眼了,直接冲我喊:“我是你姐,你爸说让我照顾你的,”
  
      饭馆老板抽了抽鼻子,歪着脑袋意味深长的笑:“干的吧,”只是那个干字听起来格外别扭,不等我俩说话,他又吹了声口哨说:“白天干姐姐,晚上,,,”
  
      我一把攥住他的领口骂,别他妈拿我俩开玩笑,
  
      饭馆老板也不生气,像是哄小孩似的“哦哦”了两声,坏笑着说,反正也是早晚的事儿,把我和苏菲给说了个大红脸,如果刚才不是他敲门,我和苏菲的关系或许真的发生了改变,
  
      来到小区附近的早餐摊上,他要了几屉小笼包,又喊了三碗馄饨,招呼我和苏菲吃饭,却绝口不提救我爸的事情,我不耐烦的问他,你有什么法子救我爸,
  
      他塞了个小笼包到嘴里,答非所问的说:“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阿伦,你可以喊我伦哥,我先帮你分析分析你周围的几个兄弟吧,耐心的听我分析完,我就告诉你,怎么救你爸,如何,”
  
      看着他那张得意洋洋的脸,我真恨不得一拳怼烂,可是为了救我爸,我只能耐着性子点头说好,
  
      他搓了搓鼻子说,胖子胆小懦弱,满脑子都是性和女人,但是个实诚人,不过绝对受不了诱惑,将来肯定坏事,
  
      我点点头,静等他的下文,
  
      他又接着说,王兴家里条件不好,可是敢打敢拼,就是脑子稍有点木讷,林昆和你们不太一样,他自己本身有官瘾,不然也不会当学生会主席,所以嘛,他将来肯定不会跟你一行,
  
      我心里有点吃惊,这个家伙对兄弟几个分析完全到位,一句话就概括的清清楚楚,看来他私底下应该观察了我们很久,现在如果还认为他就是个普通开饭店的,那我脑子真是有坑,
  
      我说,然后呢,分析完他们,是不是还要分析分析我,
  
      他顿了下说:“你不用分析,你跟我是一种人,都属疯狗的,”
  
      我冷笑的嘲讽,一种人,和你一样适合开饭店呗,
  
      他拿手指头在碗里蘸了下汤,从桌子上写下“社会”两个字,然后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说:“我刚才骗你的,其实我没什么法子救你爸,抓他的是警察,我又不是县长,”
  
      我当时就火了,东拉西扯的听他逼逼了一早上,最后居然告诉我没办法,我杀了他的心都有,一把薅住他的胳膊骂:“草泥马,你耍我,”因为情绪太激动,我差点把桌子给掀翻,旁边吃早餐的人纷纷看向我,苏菲赶忙伸手拦我,让我别着急,
  
      饭馆老板长得比我能高出一个脑袋来,凭他的本事想干我,也就是一招的事儿,不过他没动手,反而笑着说:“我现在确实没办法,但不代表以后没办法,我告诉你这个社会不管你想干什么,都必须有钱,我可以带你挣钱,咱们是一路人,”
  
      我使劲推了他一下,说了句去尼玛的吧,怒气冲冲的转身就走,
  
      他从后面像是疯子一样哈哈大笑说:“赵小三,你记住我今天说的每一个字,对你将来都有用,考虑好想挣钱,随时到饭店去找我,”
  
      我说,找你麻个痹,咬牙切?的拽着苏菲往回走,苏菲不停的劝我别着急,我闷着脑袋没有吱声,心里乱的不行,刚才那饭馆老板有一句话说的很对,这个社会不管想干什么,都必须有钱,可是我爸想让我念大学,所以我一定不能学坏,
  
      回家的路上,苏菲买了一些早饭给大伙带回去,进屋后我发现林昆没在,就随口问了一句,王兴说林昆回家探探底,问问我爸的事情到底怎么样了,
  
      我点点头,走到阳台上抽烟,中间我看到陈圆圆好几次想跟我说话,可能又觉得不好意思,所以一直没敢往跟前走,我心情烦躁,也太大搭理,半个多小时以后,林昆急匆匆的回来了,进门第一句话就是,操踏妈,出大事了,
  
      我紧张的问他怎么了,
  
      林昆说:“何苏衍现在一口咬定你爸要抢劫他,还准备炸游戏厅,找了很多人证明你爸当时是拿着炸药去的,狗日的这是想整死你爸啊,”
  
      苏菲赶忙问他,那不是什么事情都没做么,难道这也违法,
  
      林昆点点头回答,事情闹大了,普通的敲诈勒索都够判三年,拿着炸药去抢劫,这事儿整的市里都知道了,三儿,现在我爸真心是没办法了,你家老爷子今天上午被转到了市公安局,对不起,
  
      我觉得心口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插了一下,疼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坐在沙发上发十多分钟的呆后,瞪着眼问林昆:“何苏衍和何磊现在是不是还在医院躺着呢,”
  
      苏菲焦急的劝我,千万不要办傻事,
  
      我挤出个笑容说不会的,我答应过我爸要好好学习,不过心里还有句话没说出口,但必须报完仇,何苏衍不是告我爸要炸他的游戏厅么,我就让他梦想成真,
  
      吃过饭,苏菲说要回学校一趟,陈圆圆也说回家有事,两个女生就结伴出门了,就剩下我们哥四个,我琢磨了半天,还是有必要跟兄弟们交个底,就冲他们说,我想炸了何苏衍的游戏厅,
  
      他们仨全都站了起来,林昆一拳头捶在我胸上骂:“你他妈疯了啊,还嫌不够乱,真想进监狱吃牢饭还是怎么滴,”
  
      我说就是因为现在乱,才有机会动手,这件事如果不干,我怕自己会疯了,然后把我的计划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他们,听完我的计划,他们都沉默了,王兴大大咧咧的吐了口唾沫说:“我陪你干,”
  
      胖子也点头同意,林昆沉思了好一会儿骂:“死就死吧,麻痹的,陪你疯一次,”
  
      我把手伸了出去说,谢了兄弟们,
  
      他们几个把手纷纷摞了上来,一起大喊:“风雨同舟,天长地久,”
  
      我咬着嘴皮低声说,出发吧,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