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53 猪八戒怎么说
    我正发愣的时候,陈圆圆猛地抱住我,把她的嘴巴贴到我的嘴上。

    我想要推开她,可是陈圆圆却紧紧的搂着我的脖颈,红扑扑的小脸蛋显得异常的勾人心弦,香嫩的红嘴唇紧紧的贴在我的嘴巴上,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全是温柔。

    除去上次被林小梦给强吻,这还真是我第一次跟女孩亲嘴,我比较也是个青春期的正常男生,跟陈圆圆的小嘴碰到一起几秒钟就感觉浑身气血开始翻涌。半真半假的推了陈圆圆两下,见她没有反应,我心一横就把舌头伸进了陈圆圆的香唇里。

    我不怎么会接吻,陈圆圆的技巧更生疏,小舌头羞涩的很,总是想要避开我,我们两人初学者就这样靠着实践摸索,我当时脑中真是一片空白,怎么也想不到我们俩会在胖子家的楼道里**的互相亲吻。

    陈圆圆两手环住我的身体,我直接把她靠在墙边,看的出来她很紧张,亲嘴的时候身体都不住的颤抖,我比她也强不到哪去,心脏都快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

    亲了大概五六分钟,我把手轻轻放进她的后背上。她好像吓了一跳身体不由自主哆嗦了下,嗯哼了一声,这下我浑身的血液更是好像被点着似的澎湃的不行。

    当我的手指刚刚触碰到陈圆圆的时候,她好像触电一样猛地推开了我,红着脸朝我摇摇头。声音很小的说:“成虎,我有点紧张...”

    我呼呼喘着粗气,脑子也顿时清醒过来,心说这他妈算怎么回事?我明明已经不喜欢陈圆圆了,还占她这种便宜,跟何磊的禽兽行为有啥区别,抬手给了自己一巴掌道歉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陈圆圆以为我生气了,紧张的抓住我的胳膊说:“成虎,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不是不想给你,只是在这种地方我害羞,你不要生气好不?”

    我说没生气,只是不应该和你这样,咱们上楼去吧。

    陈圆圆臊红着脸说等一下,我纳闷的看向她,还要干嘛?

    只见她小心翼翼的从兜里拿出三个糖,就是那种透明包装袋的水果糖,草莓、苹果和荔枝味儿的,她让我挑一个喜欢的,我迷茫的指了下绿色的苹果,然后问她干嘛?

    她二话不说马上撕开糖纸,把那颗糖给吃了,然后一把扯过我的脖子,再次把嘴巴凑到了我的嘴上。我们又在一起亲了很久。

    差不多七八分钟后,陈圆圆松开我,声音小的好像蚊子叫一样的说,人生那么漫长,我没有自信能让你记住我,但是你既然喜欢吃苹果味的躺,我只能让你记住,我和你接吻是苹果味的,这样以后你吃苹果味的从西就能想起我,想起我和你接吻的味道。

    我当时懵懵懂懂。但是却听懂了陈圆圆的话,刚想要说点什么,从小区门口的方向“突突”跑进来一大拨人,正是胖子和林昆他们,身后还带着几个娇喘连连的女生。

    我赶忙问他们没事吧?王兴去哪了?

    胖子贱嗖嗖的冲我坏笑说,你没发现刘晴也不在啊?

    我“啊?”了一声,立马想起来刚才尿尿的时候,王兴好像问过我接吻是啥感觉,难不成两人这会儿也找地方实践去了?林昆恶狠狠的吐了口唾沫:“林小梦这个浪茬儿,真是特么小卖铺失火,没谁了!”

    我不解的问他,小卖铺失火啥意思?

    林昆撇撇嘴:“**到家呗。”

    大家全都哈哈大笑起来,我说学生会主席就是不一般,骂人都骂的又狠又含蓄。

    林昆也真够不要脸的,说他胖立马喘上了,两手后背装起我们学校校长主席台讲话的模样,摆摆手说:“同学们都静一静哈,为什么要读书?举个例子,当你看到夕阳余晖,成绩好的同学脑海里肯定第一时间想到,落霞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而那些成绩差的那些学生会怎么想呢?卧槽,这么多鸟,真他妈的好看,这就是知识的力量。”

    几个女孩子全都被逗的花枝乱颤。特别是曹小艾更是拍着两手朝林昆不住的夸奖,模仿的真像,满眼都是不加掩饰的崇拜和喜欢,胖子顿时有点不乐意了,一肘子推在林昆肩上:“装什么大尾巴狼。”

    这个时候住在五楼的邻居愤怒的跑到阳台上骂我们:“几点了,闹什么闹?”

    胖子抬手看了眼电子表声音很大的回答:“十一点半了,你们家没表吗?”

    “噗..”我们再次集体笑喷。

    邻居端起一盆水就往下倒,还骂我们缺心眼,林昆和胖子刚要还嘴,我朝他俩使了个眼色小声说:“待会我数一二三,咱们一起吼起床尿尿,有多大嗓门喊多大。”

    他们点点头,我小声默数了三个数,我们哥仨两手合成小喇叭,朝着楼上的方向大吼“起床尿尿!”没想到的是陈圆圆她们几个女生居然也跟着我们喊。好几栋楼的声控灯齐刷刷的全都亮了,喊完之后我们就哈哈大笑的往小区外面跑,听到身后传出歇斯底里般的吼叫。

    路过一家大排档的时候,胖子捂着肚子死活不肯走,还说什么体能消耗太大。必须再补充一下营养,执拗不过他,我们一行人纷纷走了进去开始“二次用餐”。

    林昆说正好刚才没喝过瘾,又是搬了一箱啤酒,几个女孩子也彻底玩疯了,陪着我们一起对瓶吹啤酒,就连陈圆圆都喝了两瓶子,不知道到底喝了多少酒,反正最好大家都喝多了,有两个女孩子还给喝哭了,林昆搂着我和胖子跑到大街上非要比赛撒尿,看谁尿的最远,输了就请吃一个礼拜的早饭。

    那我和胖子肯定不能惯着他,哥仨站在一横排站在马路中间解裤腰带,几个女孩子害羞的背转身子,胖子掏了半天也没把家伙掏出来,我开玩笑说,咋地?毛太多?找不着了?

    林昆帮腔的逗他说,一般长的胖的人鸟都小,鼻子大的人鸟都大。

    胖子一摇一晃。不服气的撇嘴说:“尽瞎扯淡,那猪八戒怎么说?”

    最后比赛的结果,自然是号称鼻子最大的林昆赢了,胖子垫底,这货还有点不服气,一帮人笑着唱着回到小区,走进楼道的时候,大家全都捂着嘴巴压低声音。

    真是喝多了,一进屋子我们就横七竖八的往沙发上躺,几个女孩子也顾不上什么淑女风范,懒洋洋的跟我们挤,胖子说想吐,急冲冲跑进厕所就再没出来。

    陈圆圆拽着我的手,说了很多话,不过我一句没记住。硬枕在她的大腿上说要睡觉,顶多也就几秒钟的时间我就失去了意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被尿憋醒了,感觉脑袋晕乎乎的,身上的隔夜酒臭味特别的熏人,我迷迷瞪瞪的走到厕所。打算冲个澡,猛不丁看到抱着马桶呼呼大睡的胖子,我无奈的上去踢了他两脚,胖子吧唧着嘴巴让我别闹,把脑袋转都另外一边。继续扯呼噜。

    总感觉好像少了点什么,我又回到客厅看了两眼,这才发现陈圆圆和那帮女生都消失不见了,屋子被打扫过,茶几上还放着几杯冒着热气的豆浆和包子,我心里稍稍一暖。

    看了眼时间还早,我把林昆和胖子喊醒,吃了点早饭我们就往学校走,说实话我并不喜欢上学,只是喜欢学校的那种气氛,几天没回教室,感觉一切都挺亲切的,没想到王兴这个见色忘友的家伙居然提前来了,正趴在课桌上呼呼大睡。

    我刚推醒他,问他昨天去哪了?

    班主任风风火火的走上讲台,拿黑板擦拍了拍讲桌说:“同学们,有一个好消息要宣布,从下个礼拜天,咱们学校开办了补习班,想要进步的同学待会可以到这儿报名,这是一次让自己成绩飞速提升的好机会,当然学校也会收取一定的报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