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54 盛情难却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对于这种打着补习幌子“圈钱”的活动,我一般没啥兴趣,就算有兴趣,口袋的钞票也没法满足兴趣,基本上每年放假前,老师们都会组织各种各样的补习班、兴趣班来给自己创收。
  
      不理会班主任从讲台上的絮絮叨叨,我低着脑袋开始琢磨暑假应该到那去打工,身上现在一毛钱都没有,我爸倒是还给我留了一张存款折,里面有千把块钱,但是那个不能动,得用来交下学期学费。
  
      脑海中不经意间想起了那个纹了一条花臂的饭馆老板,他说过让我想挣钱就去找他,可那家伙明显就是混的,跟他呆在一起我总有种危险的感觉,我摇了摇脑袋心想,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大不了放学跟苏菲碰个脸,问问她能不能帮我找份兼职,不要求挣多少,只要能够平常吃喝就行,这段日子老让林昆、胖子花钱,我也觉得怪不好意思的。
  
      我正发呆的时候,旁边的王兴靠了靠我胳膊肘问我寻思啥呢?难不成也打算报个补习班玩玩?
  
      我说我闲的,有这时间去饭馆多洗俩碗,挣点零花钱不比啥强。
  
      王兴憨厚的笑了笑说,我还以为你准备支持19姐工作呢,我打算今年暑假也报个班,刚才刘晴说要报舞蹈班,我也想...
  
      我说,你想干啥?也打算报舞蹈班?去学怎么扭大秧歌?
  
      王兴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后脑勺,没有应声,那副花痴的模样已经出卖了狗日的灵魂,我开玩笑逗他说昨晚上挺累的吧?
  
      王兴木讷的点点头说:“嗯,我和晴晴昨晚上差不多压了一宿的马路,确实累的够呛,不说了,我补个回笼觉。”
  
      我骂了句傻**,我还以为你特么昨晚上压了她一宿呢,敢情是去马路上遛弯,真是个败家玩意儿,那时候思想单纯,以为搞对象就只是牵牵小手,聊聊理想,充其量亲个小嘴就了不得了,至于床上的事情,大部分人会神圣的认为一定要留在结婚以后。
  
      王兴睡觉了,我一个人又不知道该干啥,干脆从作业本上撕了张纸从上面画大象,画的没意思了,就把纸揉成一小团,塞到鼻孔里,然后用力喷开,玩了会儿又觉得没劲儿,再从作业本上撕下来一张纸写上“我是大傻蛋”,贴到王兴的后背上,一想到王兴下课被人指指点点的模样,我就乐出了声。
  
      结果没刹住车,笑的嗓门太大,被班主任给听见了,我赶忙闭嘴,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班主任也不说话,指了指教室门口,那意思再明显不过,我悻悻的低着脑袋走了出去。
  
      从教室外面站了没一会儿,班主任夹着本书走出来,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说:“简直是不可救药,亏了你们英语老师还说要暑假帮你补习功课,你这样的学生简直就是浪费她的心血。”
  
      我撇了撇嘴没吱声,心想老子这副德行又不是第一天了,至于每次就拿话怼我不?当然脸上啥都没敢表现出来,装出一副很虚心的样子点头受教,班主任哔哔了我一会儿,觉得没意思,摔着胳膊就走远了,与此同时下课铃声也响了。
  
      我刚要松口气,19姐又从五班的教室走出来,朝着我微笑的说:“是不是上课又调皮捣蛋被赶出来了?”
  
      我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19姐说,你啊,别总是那么顽皮,哪个老师不希望自己学生能有出息,对了,放暑假的时候我要开一个英语补习班,你倒时候也来吧,我帮你补补。
  
      本来我是想拒绝的,可是话到嘴边又被我给生生咽了下去,我咳嗽两声说好,19姐点点头,从我身边走了过去,身上的那股清香味让人闻着就心旷神情。
  
      不冲别的,就凭19姐帮了我那么多,而且又是亲自开口的,哪怕借钱我也得把这个补习班给上了,我抿着嘴唇小声嘀咕:“嗯,一定上了!”
  
      这个时候王兴和胖子走到我面前嘿嘿坏笑起来,胖子问我想上谁啊?满脸都是猥琐的表情。
  
      我指了指嘴巴说:“看我口型,哥无嗯!”
  
      两个损友搂着我肩膀就往厕所走,现在从三中,不管是初二还是初三,我们几个虽然算不上啥大哥,不过一般没人敢得罪我们,他们都知道我就是条疯狗,而且护短。
  
      就连胖子现在都水涨船高,还从他们班收了俩小弟,至于何磊和周浩自从旱冰场的事情后,再也没回过学校,何磊应该是还在医院躺着,周浩好像休学了。
  
      在厕所里抽了根烟后,我跟他俩说,我打算去找份兼职干,两人全都跟看外星人似的瞄我,接着哈哈大笑起来,王兴说,你该不是真打算到饭店去刷盘子洗碗吧?
  
      我说其实也没啥,只要能挣钱,就算扫厕所也无所谓。
  
      胖子问我,三哥你是不是想买啥钱不够啊,不行再等等,过几天我爸就给我打下个月的生活费了,到时候我给你买。
  
      我说暑假我打算上个补习班,他俩愣了下神儿,接着直接笑喷了,蹲在地上笑的哈喇子都淌出来,没理会这对二货,我拍拍手走出了厕所,结果前脚刚出去,迎头就碰上政教处主任带着两个老师走了进去。
  
      我想通知里面的人已经来不及了,政教处主任指着我骂:“滚。”我一溜小跑蹿向了教学楼,心里暗想小爷的运气总算也逆天了一回,往后的三节课王兴都没回来,胖子也没在他们班,直到放学的时候,林昆来教室喊我,我们才从校门口等上了胖子和王行,只不过这俩货脸色苍白,不住干呕和咳嗽。
  
      我说你俩这是咋地了?被人给煮了啊?
  
      林昆从旁边都快笑抽了,指着他们说:“两个大仙从政教处整整抽了半条“哈德门”,张阎王(政教处主任)让我去买的烟,说要让他们一次性抽个够。”
  
      王行一拳头怼在林昆的胸口,咳嗽的说,你滚!就数你个贱人最狗,眼睁睁看着我俩受委屈,还从旁边说风凉话,王兴一张嘴,一股子烟臭味就喷了出来,熏的我连连打了几个喷嚏。
  
      我们闲聊的时候,苏菲骑着她那辆红色的小踏板,来到学校门口,朝我按了两下喇叭,结果林昆这孙子比我跑的还快,三两步就蹿了过去,嬉皮笑脸的问,菲姐咋好好跑过来了?
  
      苏菲指了指我说,我带三儿去跟小峰哥吃个饭,小峰哥准备找何苏衍谈谈,看看能不能让他松口。
  
      林昆从旁边起哄说,也带着我们去吧?不差几双筷子。
  
      苏菲歉意的笑了笑说:“小峰哥还请了别的朋友,改天吧。”然后朝我勾了勾手指头说:“愣着干啥呢,上车。”我跟哥几个招呼了一声后,在他们羡慕的眼光中爬上了摩托车。
  
      苏菲今天穿一件纯白色的T恤,校服扎在腰上,酒红色的头发也盘成个丸子头,看起来格外的阳光和青春,我坐在摩托车上,两手很自然的就握住了她的小蛮腰,苏菲娇嗔的骂了句:“你轻点能死啊?”
  
      我不好意思的傻笑了两声说:“姐,你能不能帮我找份兼职?我想打工挣点零花钱。”
  
      苏菲一边骑车一边侧头问我,是不是最近缺钱了?
  
      我说不缺,就是觉得放学不知道该干啥,老跟着胖子东溜西逛没意思。
  
      苏菲点点头调侃说,咱们小三儿长大了,这是打算要挣钱娶媳妇咯。
  
      我故意把脸贴在苏菲的后背上说,挣钱娶你啊?
  
      苏菲半天没吱声,好一会儿才说,别瞎咧咧,我是你姐!待会我帮你问问小峰哥,他好像打算在县城开个歌舞厅,到时候肯定需要人帮忙,只是那种地方太乱,我担心你会学坏。
  
      被苏菲拒绝了,我有点不高兴,小声嘟囔了句,我本身就不是啥好玩意儿,再坏能坏到哪?
  
      苏菲可能没听到,带着我来到县城的一家“海鲜酒楼”门口停下了车,那个长得像陈浩南似的小峰哥,穿身黑色西装,两手插着口袋从门口等我们,见到我后,递给我根烟说:“小鬼头,听说前几天让人给煮了啊?”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