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55 不行得承认
    我“嗯”了一声点点头,刘祖峰是苏菲他哥的朋友,也算是哥哥辈的,而且人家今天还是帮我处理事儿,我想也没必要藏着掖着就说:“小峰哥,您能帮着把我爸弄出来么,付出啥代价我都愿意,”

    他摇了摇头说,把人保出来我真没那么大本事,我要是真行,早就把菲菲他哥给弄出来了,其实今天找何苏衍和刀疤的目的就是让他们松松口,别继续咬你家老爷子,他们只要不祸害,不管是花钱还是托关系起码咱能有个方向,对不,

    我心里头稍稍有点失落,叹了口气说,谢了小峰哥,

    刘祖峰拍拍我肩膀上安慰:“你是菲菲的干弟弟,就跟我干弟一样一样的,能帮忙的地方我肯定会帮,”

    苏菲趁机把我想做兼职的事情说了下,刘祖峰很豪爽的应承下来,并且给了我一个地址,让我放学后去找他,我们正说话的时候,一辆?色的普桑轿车横冲直撞的朝我们开了过来,我吓得赶忙拽起苏菲往旁边躲闪,刘祖峰好像没看见似的,双手插着口袋冷笑看向那辆桑塔纳,

    车里的人很嚣张,放着劲爆的dj音乐,我们从外面都能听得到,刘祖峰也没惯着对方,一脚踩在汽车前脸上,把手里的烟头弹向了挡风玻璃,吐了口唾沫说:“想谈咱就谈谈,不乐意谈马上滚蛋,”

    桑塔纳这才熄火,从里面走出来两个人,一个染着?毛穿件花花绿绿的衬衫,脖子上戴条大金链子,另外一个小短头,脸上有条狰狞的刀疤,朝着刘祖峰打招呼说:“峰哥还是跟过去一样不爱开玩笑,怎么一开玩笑就急眼呢,”

    这两个家伙正是何苏衍和刀疤,看到两个狗逼的一瞬间,我就有点控制不住情绪,死死的攥紧拳头,苏菲生怕我会闹事,赶忙搂住我的胳膊,

    看来何苏衍后背上的伤口根本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厉害,不然他也不会出现在这里,我看他们的时候,他俩也正皮笑肉不笑的打量我,何苏衍说:“真他妈扫兴,没想到还来个屎壳郎,”

    我说,去你?痹的,听说你游戏厅让人点了,咋没烧死你个杂碎,

    何苏衍也不生气,捏着自己脖颈上的?金链子咧嘴说:“看见这条链子没,两万多买的,钱是你那个死鬼老爸的,老子可以从外面吃香喝辣,他就只能蹲在监狱挨打受气,啥心情,小逼崽子,”

    我情绪激动的要往他跟前冲,恨不得马上杀了他,苏菲和刘祖峰拦住了我,刘祖峰拿肩膀挡住我,在我耳边小声说,不行得承认,挨打要站稳,记住今天的耻辱,没实力就得跟人讲理,

    刀疤拽了拽何苏衍肩膀,虚伪的笑着说,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峰哥请吃饭,总得找几个小马仔过来结账吧,咱们心知肚明就好,千万不要说破,

    刘祖峰捏了捏鼻梁冷声说,能唠咱就好好唠,不能唠你俩开车滚,以后走夜路加点小心,不定什么时候让人敲一闷棍,第二天尸体从小南河里飘着,别说我没提醒,

    何苏衍当时就急了,喷着唾沫手指刘祖峰骂,你他妈吓唬我呢,

    刘祖峰摆摆手说:“不用谈了,日子还长,咱们走着瞧吧,”然后冲我和苏菲微笑的耸了耸肩说,咱吧,哥请你俩吃大螃蟹,说完话他带头就往饭店里面走,

    我回头看了眼何苏衍和刀疤,这两个傻篮子好像也没想到刘祖峰说翻脸就翻脸,尴尬的站在车跟前,不知道应不应该进来,刘祖峰带着我和苏菲走进包间,把菜单递给苏菲说,想吃啥随便点,今天哥请客,

    苏菲担忧的问他,那还谈不谈了,

    刘祖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说,最多五分钟他俩肯定进来,

    我不明白刘祖峰的底气从哪来的,见他这么笃定,我心也放了下来,坐在苏菲旁边斜眼看看菜单,不看不知道,一看真特么吓了一跳,菜单画着各种美味佳肴,不过底下的价位看着就让人肉疼,一条清蒸野鲫鱼,居然要一百五十八,

    我心说妈的,有钱就是好,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钱”的观念开始深入我的思想,导致我整个人开始慢慢蜕变,

    果不其然,顶多过了五六分钟的样子,何苏衍和刀疤就屁颠屁颠走了进来,进门就冲刘祖峰笑,说什么他俩刚才着急撒尿,去找厕所了,

    刘祖峰哼了一声,很不给面子的说了句,早听说你俩关系好,娘们都能一起使,

    两人悻悻的坐了下来,刘祖峰开门见山的说:“我不跟你们玩虚的,今天的主要目的就是想跟你们谈谈,不要继续再咬他爸,前几天我因为点事儿进了市里看守所,没赶上我妹被你们欺负,不然你俩应该知道我的脾气,”

    我这才知道,原来那几天刘祖峰是进了拘留所,怪不得苏菲都没找到他,

    刀疤陪着笑脸说,那都是小事儿,凭咱们这个关系不就是峰哥一句话的事情嘛,

    何苏衍撇撇嘴巴嘟囔:“场子被砸,挨斧子的都是我,峰哥一句算了,我就哈巴狗似的点头同意,以后还怎么在县城混,这事儿总得有个说道吧,”

    这两个家伙又开始唱起双簧,上次就是这么阴的我爸,我咬牙切齿的死死攥着茶杯,真想把何苏衍满嘴的大门牙全都给掰下来,

    刘祖峰说:“你想要个什么说道,直接点,别墨迹,我这个人没啥耐心,”

    刀疤拍了下桌子,翘起大拇指说:“爽快,那我们也不憋着了,直接说,听说峰哥前段时间认识个市里的大老板,我们哥俩也想跟着混口饭吃,不知道峰哥能不能帮忙引荐,”

    刘祖峰沉思了几秒钟点点头说:“可以,不过我只负责引荐,老板能不能看得上你们,就不是我的事儿了,”然后看向何苏衍问他什么事情去撤诉,

    何苏衍咧嘴一笑说,吃完饭就去,不过这小子他爸现在已经被定罪了,撤不撤诉实际上没用,

    刘祖峰嘲讽的歪了歪嘴说,撤诉的目的就是让你别再继续祸祸,

    何苏衍打了个响指说,峰哥开口肯定没问题,

    刘祖峰指了指门口说:“事情谈完了,你们可以走了,”

    两人顿时有点尴尬,互相看了两眼,愤怒的站起身往外走,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刘祖峰喊住了何苏衍,朝他勾了勾指头,何苏衍一脸不解的走到跟前问他,还有事,

    刘祖峰嘿嘿一笑,猛地站起来,一巴掌抽在何苏衍的脸上,同时速度飞快的抓起桌子上的烤瓷茶壶狠狠的砸在何苏衍的脑袋上,又一脚把他踹出房间,点燃一根烟说:“上次你扇了我妹一巴掌,我还你一茶壶,事情了了,如果还有下次我剁下你的狗爪,别人我不管,谁敢再欺负菲菲,我就弄谁,”这话说的声音不大,却霸气无比,我打心眼里有点崇拜,

    何苏衍捂着脑袋从地上站起来,仇恨的瞪了眼刘祖峰没敢吱声,反而把目光定在我身上,指着我威胁:“小逼崽子,以后从县城里低调点,不然我有的是法子整死你,”

    我也没**他,直接说:“都是逼里出来的,谁也不比谁多啥,有人敢烧你的游戏厅,把我整急眼,我敢弄死你全家,”

    何苏衍刚要继续说什么,刀疤拽着他的胳膊硬拖出房间,刘祖峰朝我微微一笑说,像个爷们,

    从海鲜饭馆吃了一顿“天价”的中午饭后,苏菲把我送回学校,临下车的时候,我问苏菲:“姐,咱俩啥时候把那天在阳台上没做完的事情再做下呗,”

    苏菲的俊脸瞬间红了,从我腰上使劲捏了一把,骂我:“滚蛋,我是你姐,以后不许胡思乱想,”然后掉转车头就落荒而逃,我从后面不服气的喊了一声,又他妈不是亲的,

    回到教室,王兴正低着脑袋趴着写东西,我把脑袋凑过去,他赶忙拿胳膊挡住不让我看,问他是啥也不说,整的神秘兮兮的,我干脆趴在桌子上开始打盹,脑海里不停琢磨,今天晚上刘祖峰让我到歌舞厅报道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