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56 歌舞厅服务生
    快到第二节下课的时候,王兴把我推醒,红着脸朝我直乐。..
  
      我不耐烦的睁开眼,问他要干啥?
  
      王兴将一只叠成小船的粉红色信笺递给我,瞧了眼坐在前排的刘晴,小声说:“三哥,咱俩是兄弟不?”
  
      我点点头说,是啊,怎么了?
  
      他干咳了两声,指了指前排的刘晴说:“那你帮我把这封情书交给刘晴成不?”
  
      我翻了翻白眼问他,你刚才说啥?
  
      他憨笑的说,帮我把这封情书交给刘晴成不。
  
      我说前面那句,他迷瞪的说,我问你咱俩是兄弟不?
  
      我果断的摇摇头说,不是!然后趴下来继续睡觉。尼玛!丢人的事情让我干,万一刘晴拒绝了,那我得多难堪,而且班里的事逼那么多,这话传着传着就得变味。我可不趟这滩浑水。
  
      王兴从旁边骂了我句不讲究,鼓足勇气自己朝着刘晴走去,我透过胳膊中间的缝隙偷看,见到王兴偷偷摸摸朝刘晴走去,眼瞅着快到一半的时候。刘晴回了下头,王兴吓得跟耗子似的“跐溜”一下又蹿了回来。
  
      我不屑的冲王兴撇了撇嘴巴说,瞅你那点出息吧,然后一把夺过来他手里的粉色小船,就往刘晴的座位走去,走到一半的时候,上课铃突然响了,我记得第三节课好像是美术,也没当成一回事,直接喊了声“刘晴”,将手里的情书递向她。
  
      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班主任突然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开口就说:“同学们,你们美术老师今天有事,这堂课我...赵成虎,你干什么?手里拿的什么?”他话说到一半猛然瞧见了我,皱着眉头问我。
  
      我当时想都没想,直接把情书塞进嘴里,大口咀嚼两下生咽下去,冲着班主任含糊不清的说:“我有道题不会,想请教刘晴。”
  
      班主任冷笑两下,指了指教室门,我心领神会的走了出去,回头看了眼满脸紧张的王兴,心说:兄弟,哥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从走廊里靠着墙壁站着,凉风微微一吹,我顿时惬意的伸了个懒腰,感觉每天的生活状态真心挺有规律的,上午。思考中午吃啥,下午,思考晚上吃啥,晚上,思考明天中午吃啥,不能再这么呆下去了,不然我真得废了,偷偷看了眼讲台上滔滔不绝的班主任,我做出个大胆的决定,我打算翘课。
  
      想到就去做。我蹑手蹑脚的顺着楼道跑了下去,出校门的时候,我捂着肚子装成一脸痛苦的表情跟门岗大爷说,我肚子疼,老师让我去医院。
  
      老人家心眼好直接放我出去,一出校门我拔腿就跑,刘祖峰给我的地址在人民路,我边走边寻找那间名为“水木年华”的歌舞厅,说到这儿,简单说下我们县城,我们县城很小,统共就四五条街,最繁华的就是体育路和人民路。
  
      体育路上都是一些大型商场、电影院之类的的建筑属于高端消费的地方,人民路相对比较杂些,两侧都是一些小商店、小吃铺以及服装店,很多小商贩也从街边摆地摊,过往的行人很多,人民路名副其实。
  
      在人民路中段,我找到了“水木年华”,从外观看有点像个城堡,外门是两扇豪气的玻璃大门,刚进门有一个厅堂,没多大,接着是两个走廊,一层。二层。
  
      厅堂里有几张红皮软沙发,上面坐了七八个穿着暴露打扮性感,画着很浓妆的姑娘,不少人手里夹着香烟,叽叽喳喳的聊天,旁边还有几个平头小混混时不时吃两下那些姑娘的豆腐。
  
      那几个混混都穿着黑色的t恤衫,上面画着狰狞的骷髅头,上次在郊区群挑,刘祖峰带的那帮人都穿这种衣裳,我刚一进门。那帮浓妆艳抹的姑娘就都站了起来,花枝招展的冲我招手,问我是不是来玩的?
  
      一下把我给整了个大红脸,在那个ktv、练歌房、酒吧还不盛行的年代,歌舞厅成为实际上就是红男绿女集中的地方。我尴尬的走到一个戴着耳钉,身材高大的青年身边问,小峰哥在么?他让我来报道的。
  
      他说峰哥已经知会过他了,就带着我走进通往二楼的走廊里,在更衣间里换了身工作服。然后指了指旁边一个皮肤黝黑,长得贼眉鼠眼的少年说:“他叫小伟,你先跟着熟悉熟悉环境,过两天再下一楼。”
  
      那个叫小伟的少年跟我岁数差不多,顶多十五六岁,一米七左右的身高,两只眼睛特别灵动,等青年走后,他自来熟似的搂住我肩膀说:“我正名叫杨伟鹏,你喊我伟哥就行,放心吧,以后这一层,你就是老三了,从歌舞厅干,你可以啥都不会。但是必须得学会装孙子。”
  
      我“啊?”了一声,问他啥意思?
  
      他嘿嘿一笑,领着我走出更衣间,指了指走廊里两排的房间说,你看看像啥?
  
      我说有点像我们学校的教室。他白了我一眼说:“傻狍子,没看出来有点像旅馆的炮房么?我跟你说哈,咱们这层特轻松,到这层玩的,不是想干那事儿的老板。就是打麻将、抽麻姑的地痞,有峰哥罩着,基本上不会有事,咱们就负责帮着买瓶水,或者买包烟,运气好,每天小费都能上五十,前提是你必须得会装孙子。”
  
      我有些不解的问,峰哥不是说这是歌舞厅么?
  
      杨伟鹏看白痴似的瞟了我一眼吧唧嘴:“歌舞厅一张门票才两块,卖出去多少才能养活那么大一帮人。舞厅就是个幌子,真正挣钱的是咱们这层,以后跟着哥好好混,保证你吃香喝辣爽到爆。”
  
      我笑着说了句谢谢。
  
      他斜楞着眼瞟了瞟我说:“这就没了?不给大哥意思意思?”
  
      我说我还是个学生,兜里一毛钱都没有。等发了工资一定请你吃饭,杨伟鹏没好气的说,闹了半天就是个嘴把式,白瞎大哥浪费那么多口水了。
  
      见他有点不乐意,我讨好的说:“伟哥,你刚才说我老三,你老大,那我是不是还有个二哥啊?”
  
      杨伟鹏立马比划了个“嘘”的手势,指了指更衣柜后面说:“小点声,咱二哥睡觉呢,千万别把他吵醒。”我好奇的伸直脖子看了一眼,这次看到更衣柜的后面居然有张长椅子,上面躺着个人,只露出两只白色的运动鞋。
  
      看杨伟鹏一脸紧张的模样,我也没细问。压低声音说,咱们几点正式上班啊?
  
      他说晚上八点啊,来的时候峰哥没告诉你么?
  
      我摇了摇头说没告诉,我俩正说话的时候,更衣柜后面躺着的那个人打着哈欠走了出来,出来就蹬了杨伟鹏一脚说:“阳痿你瞎逼逼什么劲儿,把老子都给吵醒了,过去给我买瓶水。”
  
      杨伟鹏立马点头哈腰的跑出了更衣间,那人也是个和我岁数差不了多少的少年,剃着个小平头,长得浓眉大眼,看起来有点横,他上下瞟了我一眼说:“新来的?叫啥?知道规矩不?”
  
      我说我叫赵成虎,喊我小三就行。
  
      他点了点头说:“我叫鱼阳,外号死鱼,峰哥是我堂哥,这层我说了算,想从这儿好好干,第一个月的小费必须交给我。”
  
      我有点不乐意,小声说:“峰哥没跟我说过这事儿。”
  
      谁知道他猛地一把掐住我的脖子,表情凶狠说,峰哥没告诉你,我现在告诉你了,听明白没?
  
      我被他掐的差点背过气,本来是想还手的,心里又一想,这才第一天上班如果就闹事,实在太给刘祖峰丢脸,就老实的点了点头,他这才松开我,拍了拍手冷笑,我堂哥说你也是三中的?认识我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