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57 做人别太装
    我摇摇头说不认识,心里骂了句我认识你麻痹。

    他拍了拍我肩膀,整的跟平事大哥似的说,我是初三八班的,只不过请了个长期假,就考试的时候去,以后从三中有啥事,我可以帮你处理。

    我“哦”了一声没往下接话,我来歌舞厅上班的目的就是挣钱,学校里现在也没人欺负我,跟这个死鱼更是八竿子也打不着的关系,犯不上和他套近乎。

    从更衣间里呆到八点多钟,我们就直接开始上班了,说实话这工作简直乏味到了极致,就是站在楼梯口迎来送往的跟客人说你好和再见,尤其是听着房间里女人发出那种声音的时候,简直就是一种煎熬。

    这鱼阳确实挺牛逼的,一晚上几乎都呆在更衣间里躺着看小说。储物柜背后的那把长椅子都好像他的专属宝座,上面摞着好几本厚厚的小说,也没人敢管他,我偷偷问杨伟鹏,死鱼一直都这么上班?

    杨伟鹏刚要说话,突然听到顶头一间包房里传来女人的叫骂声和男人的咆哮。杨伟鹏说我下去喊人,就一溜烟蹿下了楼梯,我准备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鱼阳从更衣间里出来,一把推开我,就冲了过去。

    我走到那个房间门口看。见到里面有二男一女正在吵架,两个男的估摸有三十多岁,一胖一瘦,一看就是那种老江湖,光着膀子,胳膊上还刺着个“忍”字,女的是店里的小姐,二十出头,穿件红色齐臀短裙,好像是叫小小。

    房间的桌上,摆放着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有锡纸,有吸管,打火机,两个矿泉水瓶子,还有几瓶喝了一半的啤酒,两个男的好像喝多了一样,有点精神恍惚,身体不由自主的摇晃,骂骂咧咧的指着小姐喷脏话。

    鱼阳直接把小小拽到身后,问对方什么情况?

    那个胖子指着小小骂:“装你妈的清纯,老子给你钱,你就得听我的。”

    小小委屈的捂着脸说,鱼哥,这俩傻逼溜冰溜大了,非要拿啤酒瓶弄我,我不干,就上手打我。

    鱼阳摆摆手说,你先下去吧。

    小小犹豫了下小声嘟囔,他们服务费还没给我结呢。

    鱼阳微笑着点点头说,放心吧,一毛钱不带差你的,小小这才踩着高跟鞋“哒哒哒”走下楼,看到自己点的小妹儿跑了,那个瘦子不乐意了,一把推在鱼阳的胸口骂:“擦尼玛。你算哪根葱?滚远点,把刚才那个小骚蹄子给我喊回来。”

    鱼阳也不生气,仍旧满脸笑容的说:“两位大哥,这是刘祖峰的场子,能否给个面子?”然后侧头看了我一眼说:“干这行,永远要记住先礼后兵,不然老板会说咱不懂礼貌。”我没做声,心里骂了句,怂就怂呗,还找那么多借口,眯着眼睛继续看热闹。

    两个老痞子见鱼阳没敢还手,顿时更加冲了。胖子也凑过来戳了戳鱼阳的脑门吓唬:“我不认识什么祖峰,祖宗的,小兔崽子,给你俩爹麻溜安排两个漂亮小妹儿,今天的事情我当没发生,不然我就...”

    只见鱼阳一把攥住他的手指头,用力朝反方向一扭,抬腿就是一脚,给胖子踹了个跟头,那个瘦子骂了句“草泥马”从桌上拎起个啤酒瓶就砸向鱼阳的脑袋,鱼阳也不是傻子,赶忙往房间外面撤,酒瓶擦着他的头皮就飞了出去,掉在地上摔成碎片。

    我心想,我好歹也是从这儿上班的,要是眼睁睁看着小峰哥的堂弟被人开瓢也说不过去,趁着那瘦子跑出门的时候,一脚踹在他的胯骨上,把他给蹬了个踉跄,鱼阳趁机骑在他身上,抡圆了胳膊“咣咣”就是几拳头。

    这个时候,杨伟鹏也领着四五个穿黑色t恤的青年上来了,几个看场大哥上来的时候,手上都提着棍子,没有任何废话围住瘦子“草泥马的”就狂砸起来,到底是专业的,他们抡棍子的时候特别的用力,简直就是朝着死里打,不一会瘦子就被打的满脸是血,发出杀猪一般的求饶声。

    走廊里其他房间的客人纷纷走出来看热闹。鱼阳双手抱拳的道歉:“打搅到各位老板的雅兴,真心不好意思,待会每个房间咱们水木年华都送一包中华香烟作为赔罪。”鱼阳说这话的时候,显得异常老练,根本不像个十五六岁孩子。

    暴揍了瘦子一顿后,几个看场大哥把他拖进房间里,又围着那个胖子连打带踹,一点不带惯着的。

    我和鱼阳也走进了房间,鱼阳从桌上抓起个啤酒瓶,朝着那瘦子的脑袋就砸了下去,骂了句:“擦尼玛,跟谁俩呢!”瘦子本就鲜血直流的脸上。一下子变得更加凄惨,捂着脸蹲在地上嚎叫。

    然后一群人围着胖子和瘦子再次“咣咣”狂踩起来,满地都是血迹,看的人心底发凉,我从学校里大大小小也打过七八次架了,除却游戏厅那次。我还真没见过这么狠的。

    十分钟不到,刘祖峰带着小小夹个黑包就走了进来,笑了笑说:“来,扶两个贵客起来,多大点事儿,咱们谈谈。”摆摆手。示意我把房间门关上,本来就不大的房间这下变得更加拥挤。

    两个老痞子明显清醒了不少,被鱼阳给拉起来推倒了床上,雪白的床单顿时沾上了血迹,胖子捂着脑袋直哼哼,看来挨的真是不轻,刘祖峰拿着自己的包,走到两人对面说:“来,开个数,这件事咱们处理了。”

    瘦子愤怒的站起来,指了指自己血淋淋的脑袋愤怒的吼叫,处理不了,你看看把我打的,老子要报警,举报了你这个挂羊头卖狗肉的破舞厅!

    刘祖峰吸了吸鼻子,一脚踹在他的肚子上,骂了句,继续打!

    话音刚落。鱼阳和几个看场大哥拎着木棍“草泥马,草泥马”又开始新一轮的群殴,把瘦子打的直往床底下钻,哭爹喊娘的哭嚎说要处理,刘祖峰这次摆摆手示意停下吧。

    刘祖峰叼着烟问:“多少钱处理事?”

    瘦子完全怂了,趴在地上不住的打哆嗦不敢回话。胖子说,三万块钱,咱们了了。

    刘祖峰直接把烟头弹在他的脸上,吐了口唾沫说,三万够买你们命。

    胖子坐在床上,仍旧不服输。呼呼喘着粗气说,真牛逼!你就把我弄死。

    刘祖峰“哼哼”笑了笑,从包里掏出一把匕首递给呆若木鸡的我说,菲菲说你急用钱?攮了他,我给你拿点。

    “啊?”我一下子有点傻眼,脑子里不断在想这其中的厉害关系,对我而言,这确实是个好机会,指不定刘祖峰一高兴随手真甩给我几百块钱,这样19姐让报的英语补习班的钱就出来了,说不准还能请苏菲吃顿好的,给她买件漂亮衣裳。可林昆说过,匕首、弹簧刀都属于管制刀具,用了得负法律责任。

    沉思了几秒钟后,我推开他手里的匕首,从地上捡起来一块啤酒瓶碎片朝着胖子的大腿就狠狠捅了上去,胖子嗷嗷嘶吼起来。跪在地上不住的道歉说错了。

    刘祖峰走过去,一脚踩在胖子的脑袋上说,多少钱处理事?听清楚,我是问你赔我多少钱。

    胖子和瘦子急忙翻口袋,两人掏出来一把钱仍在地上,有零有整,胖子不停的磕响头说,大哥就这么多了,放过我们吧。

    刘祖峰看都没看那些钱,蹲下身拍了拍胖子的脸说:“做人呐别太装,分清楚铁和钢,出来玩,寻的是开心,你爽我高兴,我就是个普通的打工仔,你让我难堪,我就让你们难办。滚!”

    两个人赶忙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的跑出房间。

    刘祖峰指了指地上的钞票说。捡起来哥几个分了吧,杨伟鹏和几个看场大哥赶忙捡钱,然后他从包里掏出来几张大票递给小小说,受委屈了。

    小小感恩戴德的鞠躬说,谢谢老板。

    接着刘祖峰又从包里取出来一小沓钞票递给我说:“这是你的奖励,今天晚上表现不错。”

    我说,小峰哥,这也太多了吧,推辞着不敢接,那一沓钞票起码得一千多。

    刘祖峰把钱硬塞到我手里,哈哈大笑说:“这些都是毛毛雨,做男人你要记住,豁的出去,才拼的回来钱,买两身像样衣裳,请菲菲和你的几个兄弟吃点好的。”

    刘祖峰又看了眼墙角站着的鱼阳说,你明天也给我滚回学校去,和小三一样,白天上课,晚上过来帮忙,如果你能考上高中,我奖励你一部摩托罗拉的新款手机。

    鱼阳老不情愿的点点头。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穿黑t恤的马仔急冲冲的跑进来说,峰哥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