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58 奇葩加奇葩
    我打心眼里崇拜刘祖峰的办事手段,比起来我简直稚嫩的一逼,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穿t恤的马仔急冲冲的跑进来说,峰哥出事了,他凑到刘祖峰的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只是隐隐约约听到“何苏衍和刀疤”的名字,刘祖峰皱着眉头点点头,然后他把鱼阳叫到房间外面交代了几句,就领着那帮看场大哥匆匆忙忙下楼去了,
  
      刘祖峰走后,我和杨伟鹏打扫房间,鱼阳拍拍屁股回到更衣间继续看小说,再往后什么事儿都没发生,我和杨伟鹏有一搭没一搭的靠在楼梯口闲聊,兜里揣着一千多块钱,想想我就浑身都兴奋,
  
      差不多凌晨两点多钟的时候,总算下班了,因为太晚,街上连“三奔子”都没有,我只能步行往回走,没走几步,鱼阳刚好骑自行车从我旁边走过,问我用不用捎一段,
  
      瞅他一脸不耐烦的表情,我也没上赶着巴结,摆摆手说不用,他“哦”了一声,骑上自行车就走远了,其实说完话我就后悔了,埋怨自己死要面子活受罪,大马路上空荡荡的,一个人的确有点渗得慌,我吆喝了几声开始往回跑,
  
      跑到胖子他家的时候,我身上的衣服全湿透了,气喘吁吁的踹了两脚防盗门,里面半天没动静,过了差不多五六分钟,胖子才穿条小裤衩把门打开,他哈欠连连的问我跑哪了,
  
      我说明天再跟你细说,躺到沙发上就闭住了眼睛,这一觉睡的很瓷实,早上胖子又掐又拽的喊了我好一会儿,我都没醒,最后这货直接把湿毛巾蒙在我脸上,才把我给憋醒,
  
      看了眼墙上的挂钟都快七点半了,我俩拔腿就往出跑,要说人倒霉的时候,真是喝凉水都能塞牙缝,平常迟到,只需要绕过门岗大爷就行,谁知道今天政教处的张阎王居然带着好几个男老师大马金刀的守在校门门口,我和胖子让抓了个正着,旁边还有几个别的班的学生耷拉着脑袋一脸倒霉相,
  
      张阎王手里握着卷书,重重敲到我脑袋上骂:“几点了,你俩咋不放学再来呢,”
  
      我低着头没敢吱声,和胖子老老实实站在那排同样迟到的学生旁边,
  
      昨晚上真是太累了,我到现在都还迷糊,不一会儿又抓住七八个迟到的,有男有女好不热闹,我们一帮人杵在学校门口,就跟等待审批的犯人似的,最让我兴奋的是,林小梦这个贱货也迟到了,
  
      这个贱人昨晚上肯定没睡好,两只眼睛红红的还有点肿,我看她的时候,她也正盯着我看,总感觉她好像有什么话想跟我说,我心里一寻思跟这个**有啥可交往的,就故意把脑袋转到了别处,
  
      又等了十几分钟,张阎王估摸应该没人了,走到我们对面喷着唾沫开始训话,骂我们不自觉,眼瞅就快考试了,一个个还不长心,正说话的过程中,我看到鱼阳慢悠悠骑着那辆高赛车往这边走,最夸张的是,他手里居然还拎着个枕头,我直接“噗嗤”一下笑出声,
  
      张阎王回头看了一眼,气的蹦了起来,跑上去一脚把鱼阳给踹下车,揪着他的衣服就推倒我们跟前,他问鱼阳是不是不想念了,不想念就早点滚蛋,
  
      鱼阳八成也没睡醒,点点头扶起自行车掉头就走,
  
      胖子低声嘟囔:“卧槽,真他妈牛逼啊,来学校不拿书包带枕头,我服,”
  
      张阎王有点傻眼了,愣了几秒钟又跑过去拽住鱼阳的自行车喷脏话,鱼阳皱着眉头问他想干啥,别人不知道,我再清楚不过这小子是个暴脾气,待会估计要干仗,凑到胖子耳边小声说,有热闹看了,
  
      果不其然,鱼阳让张阎王撒手,张阎王肯定不干,两人就推搡起来,接着几个老师跑过去把鱼阳给按住,硬拖进学校里,张阎王气的脸都白了,指着我们其他人说,每人一份五百字检讨,下周一送到政教处,
  
      我们这些人如蒙大赦,纷纷往教学楼跑,边跑胖子边跟我说,刚才那大哥是个英雄,没有他,咱们这些人铁定全完蛋,
  
      我笑着点点头,蹿上楼道,林小梦从后面撵上我拽了拽我衣服说,赵成虎今天放学能不能帮我个忙,
  
      我撇了她一眼笑了,我说咱俩熟么,我凭啥帮你,
  
      林小梦眼圈就红了,说她得罪了社会上的人,那些人要把她卖到乡下给傻子当媳妇,
  
      我说:“别跟我哭哭啼啼的,不好使,你就是活jb该,别人不卖你,老子早晚也把你卖了,”这话说的一点情面都没给她留,想想我会变成现在这样,林小梦正是“功不可没”,
  
      胖子咧开嘴笑出了声,拍拍手说:“是那位大哥这么仗义,放学我一定请他吃饭,”林小梦哇的一声蹲在楼道里就哭了,那模样要多可怜有多可怜,瞅她哭的稀里哗啦,我心里稍微有点不舒服,可是又一想到她对我做过的那些事儿,我拽起胖子就走上了楼梯,
  
      第一节是自习课,没老师管着,我推开门就走了进去,回到座位上,看到王兴趴在桌子“嘎巴嘎巴”的按着圆珠笔,两眼无神的在发呆,眼珠子里全都是血丝,身上的酒腥味特别重,靠了靠他胳膊开玩笑说,咋地了,昨晚上被人轮了,
  
      王兴一脸压抑,表情非常痛苦的叹了口气说,失恋了,我昨晚上喝了一夜的酒,
  
      我指了指前排的刘晴问,她啊,你俩啥时候恋起来的,
  
      王兴摇摇头说不是,是我上初一时候处的一个对象,外校的,当时我俩可好了,后来她说当初答应我答应的太容易,就让我重新追她一次,然后重新开始,
  
      我说:“然后呢,”
  
      王兴愤怒的拍了下桌子说,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她是让我自己重新开始,她跟她们学校的一个男生好了,麻痹的,不带这样玩人的,
  
      我很不厚道的笑了,而且笑的声音很大,我说:“那不挺好么,反正也分手了,你现在不是追刘晴么,咋又想起来伤心事了,”
  
      王兴这下更愤怒了,牙?咬的“咯吱咯吱”响,骂道:好个篮子,那个贱人昨天来咱学校找我,说要跟我和好,我当时正打算送刘晴回家,一下子解释不清楚了,最他妈关键的是,她把刘晴气走后又和我说,她是跟我开玩笑的,现在刘晴也不理我,早上给我写了个小纸条,
  
      王兴垂头丧气的从口袋掏出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咱们现在还小,以后还是好好学习吧,
  
      我说没事哈,人家刘晴说的也对,咱们现在本来就还小,根本不懂什么情啊爱啊的,别放在心上哈,其实说这话的时候我一直在憋着笑,真想认识以下王兴的那个奇葩前女友,
  
      王兴骂了我句,滚蛋,把头转过去,继续伤心起来,
  
      我逗了他一会儿,见实在逗不乐,就说大不了待会下课我帮你跟刘晴说说去,然后趴在桌上开始补觉,睡了差不多两节课,被尿给憋醒了,我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王兴竟然正在自残,这家伙拿圆珠笔从胳膊上写了个“晴”字,然后用圆规尖蘸着墨水往胳膊上刺,
  
      我说你干啥呢,
  
      王兴吸了吸鼻子,一脸认真的说:“我决定了,要把刘晴的名字纹到胳膊上,哪怕以后不能在一起,起码自己永远能记住,”
  
      骂了他句傻逼后,我就没再搭理,看了眼前排的刘晴,她也始终都低着脑袋,想来情绪也肯定不高,我叹了口气说:“今天放学,我让陈圆圆喊上刘晴,咱们一起去吃饭,到时候我们帮你说说好话,没问题的,”
  
      王兴瞬间兴奋了,瞪着两只大傻眼问我,真的么,
  
      我点点头说必须的,谁知道我刚说完话王兴就蔫了,撇撇嘴巴说:“拉倒吧,你又没钱,胖子的生活费还没到,我就剩下二十了,请吃炒面都不够,”
  
      我从口袋直接掏出那一沓大票拍到桌子上说:“擦,大哥啥时候差过钱,”
  
      正装逼装的过瘾的时候,猛地听到讲台上有人咳嗽了一声,我抬起脑袋望去,只见班主任一眨不眨的盯着我,指向教室门外,我很自觉的滚了出去,
  
      等到中午放学,我刚要去找陈圆圆,她居然领着林小梦先来找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