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60 有点懵
    眼瞅就快到学校门口,三奔子突然让人给截下来,而且那人的声音还挺耳熟,我多了个心眼,让陈圆圆和曹小艾先别下去,就我和高胖子跳下了车,林昆和王兴他们在另外一辆摩托车上估计一会儿能到。..

    只见六七个拎着铁棍的社会青年挡在摩托车前面,领头的居然是刀疤,怪不得我刚才听声音觉得耳熟,刀疤剃了个明光亮眼的和尚头,嘴里叼着香烟,见到我的时候,他得意的笑了,走过来拍拍我肩膀说,小子你挺有种的啊?刚放了你。又给我整事是不?

    我推开他的手,不客气的说别碰我,刀疤身后的两个混混拎着铁管就要揍我,刀疤拦住了,冷笑的瞟了我一眼说。看刘祖峰的面儿,我不想招惹你,你也别觉得自己是个人物,听着没?

    高胖子点头哈腰的凑过来劝架说,大哥有啥话咱好好说,我们小不懂事,您多担待着。

    谁知道刀疤竟然一脚踹在高文杰的肚子上,把他给蹬了个跟头,然后从旁边的小弟手里抢过来一根铁管就往胖子的身上抽,我急眼了。冲上去要干他,被四五个混子给按倒在了地上,被他们牢牢的按在地上一动不能动,我朝着刀疤喊:“草泥马刀疤,牛逼你弄死我。别他妈碰我兄弟!”

    刀疤“呵呵”笑了两声,抡圆铁棍更加用力的又往高胖子身上狠狠打了两下,这才喘着粗气把铁棍扔到一边,一脚踩在胖子的脸上冲我吐了口唾沫说:“打他是因为你们中午跟我兄弟叫板,咱们一码事归一码事,看在刘祖峰的面子上,这次我不碰你,如果再敢掺和我的事情,哼哼!”

    然后他摆摆手,一群人嚣张的钻进旁边的面包车里扬长而去。

    胖子被打的满脸是血,两手抱住脑袋蜷缩成一团不停的颤抖,我赶忙跑过去搂住他问,要不要紧?

    胖子嚎啕大哭的说他疼,弄的我心里特别不是滋味,我手忙脚乱的按住他脑门上的伤口说,咱们去医院,陈圆圆和曹小艾也匆忙跑过来帮着我一起把他送进三奔子里。

    把胖子安置进急诊室,我让陈圆圆和曹小艾先回学校,顺便帮我俩请假,我一个人蹲在医院的走廊外面抽烟。越想这事儿越觉得憋屈,我决定了,今晚上去上班的时候,一定要求刘祖峰帮我出气。

    一根烟刚抽到一半,林昆和王兴还有19姐,以及我们班和胖子他班的班主任全都急冲冲的跑进走廊里,我还心想陈圆圆她们不是刚刚才走么?怎么这些人就都知道了。

    正犯嘀咕的时候,19姐焦急的问我,到底怎么回事?

    我把刚才的事情实话实说了一遍,我们班主任不屑的撇撇嘴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自己如果好好的,那帮流氓为啥不去招惹别的同学。

    本来我就一肚子火,听到他的话,顿时怒了,指着他鼻子问,你什么意思?王兴和19姐赶忙过来拦架,把我拽到了医院外头,19姐说:“我知道你和高文杰关系好,可是不管怎么样,不能跟老师耍横。”

    我长出一口气点点头,19姐说已经报警了,待会警察就过来,还说也通知了胖子的父母,让我想想待会怎么跟胖子爸妈解释,说的我心里更加内疚起来,本来这事就和胖子没关系,他如果不是怕我被打,肯定不会主动上前说好话,都是我连累了他。

    我问王兴。你们怎么知道的?

    王兴说是饭馆的老板跑到学校通知的老师。

    我吸了吸鼻子没出声,刚才情况太混乱,很多人都看见了,不管怎么说这次我欠饭馆老板个人情,有时间一定得过去说声感谢。

    二十多分钟后,一辆警车开进医院,两个警察问了问我事情经过,连询问笔录都没做,也说会怎么处理,就说了句等通知吧,就甩着胳膊离开了,看他们的态度,我就知道刀疤肯定不会有事,看来想报仇还得靠自己。

    傍下午的时候,胖子缝完针被推进了病房,麻醉效果还没过去,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几个老师都回去了,只留下我和王兴在医院陪床,王兴问我打算怎么办?我说我想想再说吧。

    林昆回家找他爸帮忙,我估计也没啥大用,如果警察要抓,早就抓了,也不会等到现在,说不准刀疤那帮人都跟派出所有关系,等到晚上六点多钟的时候,陈圆圆她们放学了,一群女孩买了鲜花和一些营养品来探望,可把胖子给高兴坏了,胖子拍着胸脯说,自己当时一点都没怂,看他明显肿了两圈的脸盘子,我心里特别难受。

    跟王兴打了声招呼,我悄悄走出医院,在病房门口碰上了林小梦,林小梦正伸直脖子从门上的小窗口往里看,见到我出来,她吓了一跳,咬着嘴皮跟我说对不起。

    我没理她,直接从她身边走了过去。林小梦撵在我后面一个劲地赔礼道歉,说她连累了我们,一边解释一边哭,我不耐烦的扭过头说,如果你真有心道歉。还要一点脸的话,以后就离我们远点,林小梦愣在当场,半天没憋出来一个字。

    走出医院大厅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见到林小梦仍然像个木头似的杵在原地,不由叹了口气打了辆三轮摩托车去上班,从更衣间换好衣服,没多会儿鱼阳和杨伟鹏也来了,鱼阳递给我根烟问。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我好奇的说,你也知道了?

    鱼阳撇了撇嘴巴出声:“你们从学校门口被黑涩会打进医院,这事今天在全校都轰动了,校长下午还专门开过会,你说我能不知道么?”

    杨伟鹏很没眼力劲的凑过来问我俩怎么回事?

    鱼阳一巴掌拍到他后脑勺上骂:“不该知道的别瞎jb打听,滚去给我买粉炒粉。”杨伟鹏讪讪的离开更衣间。

    我问鱼阳,这事峰哥能帮我么?

    他摇了摇头说,我堂哥昨晚上犯事了,把何苏衍给捅了,现在跑崇州市去避风头。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明天白天咱俩翘课,一起到旱冰场找刀疤要个说法去。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这种时候没想到刘祖峰又不在了,我谢过鱼阳的好意说。算了!我们暂时忍了。不是信不过他,主要只要鱼阳跟我岁数差不多,满打满算大我一届,我不想把他也给拖累了。

    鱼阳倒也没说啥,点点头说。啥时候需要帮忙了,你喊我就成。

    这个时候杨伟鹏提着一盒外面兴冲冲的跑回来了,还朝我翘了个大拇指说:“老三,牛逼啊!马子真特么漂亮!”

    我有点懵逼,问他啥意思啊?

    他指了指更衣间门口说。人家都来了,你还装什么蒜。

    我赶忙跑了出去,没想到居然是林小梦,林小梦手里提着盒便当,怯生生的站在门口低着脑袋。

    我说,你有毛病啊?跟踪我干啥?

    林小梦抽泣了一声,把便当递给我说,你心想我晚上肯定没吃饭,所以帮我送点吃的。

    我不耐烦的一把将她手里的盒饭打在地上,指着楼梯口说,马上滚蛋!别特么从我面前碍眼,你的事儿我管不了,也不想管。

    林小梦这个贱人心眼太多了,从学校到上次的商业街,来来回回不知道阴了我多少次,这回八成有想着跟我上演苦肉计,让我帮他处理刀疤的事情,虽然我肯定是干刀疤的,但绝对不是因为她。

    林小梦也没想到我会这么粗暴,傻愣愣的瞪眼看着我,眼泪从眼眶里打转,最终控制不住,蹲在地上“呜呜”哭了起来,杨伟鹏从更衣间跑出来看热闹,还劝我说,搞对象吵架很正常,不至于哈,然后上去搀扶林小梦进了更衣间。

    鱼阳也搂住我肩膀安慰说,咱是老爷们别跟女人一般计较。

    我说,你不认识林小梦么?咱学校名人!

    鱼阳愣了下,摇了摇脑袋笑着说,你对象我认识她,干鸡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