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61 林小梦的阴谋
    鱼阳愣了下,摇了摇脑袋笑着说,你对象我认识她干鸡毛。..

    我说:“你别胡咧咧,明天有时间到学校好好打听打听林小梦是个什么货,我能跟她处对象?”说这话的时候,我故意把嗓门提的老高,为的就是让更衣间的林小梦听见,不过她愣是半天没反应。

    鱼阳皱着眉头轻轻怼了我一下说:“过了啊兄弟,毕竟是女生。”

    我说这里面的事儿你不懂,我们白天在学校门口被人干就是因为她,我兄弟现在还从医院躺着呢,然后我直接走进更衣室,指着林小梦脑门骂,你要是还有半点羞耻心,就马上滚蛋。

    林小梦本来正哭撇撇的跟杨伟鹏诉苦。听到我的话立马像是受了多大委屈一样,蹲在地上嚎嚎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抽泣:“我就是想来给你道个歉,你就不能原谅我么?”

    杨伟鹏帮腔说,就是就是。小两口打架床头吵床尾和,不至于的哈。

    我皱着眉头骂了句,你给我滚一边稍息去,哪他妈都有你!然后我拽起林小梦就往出走,一直把她拉到舞厅的门口才松手,我说你赶紧滚,真挺膈应你的。

    林小梦也不还嘴,就蹲在地上哭,说什么我要是不帮她,她就没法活了。求求我帮忙。

    我双手合十冲她鞠了一躬说:“大姐,我求你了,别他妈老壳我一个**害成不?你不跟何磊关系挺好么?去找他帮忙,这事指定没问题。”

    没想到林小梦反而哭的更厉害了,干脆跟个泼妇似的一屁股崴到地上骂。何磊就是个王八蛋,这会儿正是歌舞厅上人的时候,来来往往的行人时不时打量我们两眼,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就是那个“何磊”呢。

    我说,你爱哭就从这儿慢慢哭吧,别再上来恶心我,不然别怪我不客气,说完我扭头就回歌舞厅,路过大厅的时候,那些小姐还逗我,问我是不是跟对象吵架了,我也懒得搭理,

    杨伟鹏站在楼梯口抽烟,没皮没脸的问我,搞定了?

    我点点头说,刚才的事情不好意思啊。

    杨伟鹏大大咧咧的拍拍我肩膀说,都是哥们说这话有点见外了,心情不好你就回更衣室跟二哥唠会儿嗑,这儿我一个人盯着就行。

    我心想今天的脾气太冲了,确实不适合在楼梯口站着。也没跟他客气就走回了更衣室。

    鱼阳叼着根烟坐在长椅上翻小说,一边看一边冲我微笑说,阳痿把你给赶进来了?

    我“嗯”了一声说,他人还不错。

    鱼阳吐了口唾沫骂,不错个茄子,刚才上来几个大老板打麻将,那孙子是怕你跟他抢跑腿费。

    我无语的苦笑了两下,坐到他旁边发呆。

    鱼阳递给我根烟说:“说实话,你的性格可真够臭的,整急眼啥话也敢往出蹦。谁跟你处对象真是倒血霉?刚才那妹子真不错,你怎么骂都不走。”

    我彻底无奈了说:“大哥,咱们别交流了,我说城门楼子,你说**头子,根本不在一个频道,她不是我对象,跟我毛关系都没有。”

    鱼阳摆摆手说:“行行行,跟毛没关系,跟**有关系行了吧?我跟你说啊,下次再闹矛盾,壳一炮保管啥事没有。”

    我实在懒得再跟他废话,随手拿起一本小说靠在更衣柜上看了起来,看了两眼我就看不下去了,心里实在烦的不行,我现在都犯愁晚上应该去哪睡,胖子住院了,19姐说他爸妈正往回赶,现在恐怕已经到医院了,他家是肯定去不了了。估计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再到他家住。

    我靠了靠鱼阳问他,知道哪租房子不?

    鱼阳翻了翻白眼说,这大晚上的去哪租房子?要不你就从歌厅凑合一宿得了,二楼这么多房间你随便住。

    我说:“算了吧,歌厅离学校太远,从这儿睡明天肯定迟到。”

    鱼阳又说,不行就去开个旅馆或者到我家住。

    我心想晚上就去网吧玩一晚上得了,反正我正好也想学学怎么玩cs,今天舞厅的生意好像也不太景气,十二点多人就差不多走光了,只剩下那屋打麻将的老板,鱼阳让我先下班,他和杨伟鹏留下值班。

    我点点头离开了歌厅,走到门口的时候,看到林小梦居然还坐在马路牙子上哭,旁边还放了好几个空啤酒瓶,我心里稍稍有些不忍,就走到她跟前问,你怎么还没走呢?

    林小梦好像喝多了,脑袋一歪一歪,仰着头眯眼看了我半天,才嘿嘿一阵傻笑,拽住我的手拉到她旁边,递给我半瓶啤酒说,坐!咱俩喝会儿。

    我心想反正我也不知道去哪,不如从这儿打发会时间,就举起酒瓶“咕咚咕咚”灌了两口,喝酒真是看心情的,高兴的时候我整三四瓶啤的都丁点问题没有,今天心里烦躁,一共才喝两瓶就觉得有点晕乎乎的。

    我问林小梦,你平常不是跟何磊关系挺好的么?碰上这事为啥不找他帮忙?

    谁知道林小梦突然就跟犯了神经病似的,歪歪扭扭的站起来,一脚踹飞酒瓶,呜呜哭嚎起来,一边哭一边骂:“何磊就是个混蛋,我对他那么好,他却喜欢陈圆圆,还骗我说得了心脏病,让我帮他挣钱。我为了他什么不要脸的事情都干,偷了刀疤的钱包,结果他现在翻脸不认人。”

    我说:“你活该,自己傻逼别埋怨人家混蛋,想想你平常跟我那么贱。让人打死都不委屈。”

    林小梦是真喝多了,居然指着我骂:“你也是个混蛋,为什么你们都喜欢陈圆圆?我哪点比她差?她不就是有个好爸么?现在她爸也进监狱了,让她再天天装单纯,该!”

    我嘲讽的笑了我说。你这种人最他妈狼心狗肺,陈圆圆虽然胸小无脑,但对你是实实在在的真好,我现在虽然不喜欢她了,但我知道她起码比你干净。说完这话我就起身准备走人。

    林小梦疯了似得,拦住我大吼大叫:“对!我就是嫉妒她,难道我不漂亮么?为什么你们都讨厌我?我好累啊!”

    我冷哼一声说:“人帅**受累,人美逼遭罪,就是因为你觉得自己漂亮,才会活的这么累。”

    谁知道林小梦居然一头扎进我怀里,哭哭啼啼的求我别走,再陪她喝一会儿。

    我推开她骂了句,喝个毛,哪还有酒啊?

    林小梦死死的抱住我胳膊央求。说她知道一个地方现在还有卖酒的,让我再陪她喝一小会儿,看她哭的实在可怜,我又确实很想喝酒,脑子一抽就点头答应了。

    林小梦晃晃悠悠的领着我来到学校附近的一间小旅馆。我说:“你不要喝酒么?领我到这儿干啥?干你?我真一点兴趣都没有。”

    林小梦硬拽着我手薅进旅馆里,说里面有卖酒的,我当时脑子真是被驴给踢坏了,傻逼呵呵的跟着她进了旅馆,没想到旅馆的服务员还真从柜台里搬出来一箱啤酒。不过人家不外卖,只能从旅馆里面喝。

    然后我俩就开了间房,盘腿坐在床上开始喝,不知道是酒不行,还是我量不行。半箱啤酒没喝完,我就开始犯迷糊,林小梦坐在我对面,粉嫩的小脸蛋变得通红通红,扭动了两下身体说她觉得浑身热,还故意把衣服领口往旁边拽了拽,露出里面红色的带子,眼神也变得异常的勾人。

    我心说这逼开始发浪了,准没好事儿,就站起来要走,哪知道两腿软的和面条似的,一步也迈不动,干脆躺到床上说,我喝不动了想睡觉,你赶紧走吧,房间费和酒钱我自己出。

    林小梦好像没听见一样,顺势躺到我边上,拿胳膊搂住我的腰,嘴巴凑到我脖子上乱亲,我虽然喝多了,但起码的意识还有,用力推开她,骂了句滚一边去!

    这贱人不但没走,反而把我抱的更紧了,还喘息着说她要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