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62 原来你是这种人
    林小梦这贱人不但没走,反而把我抱的更紧了,还大口喘息着说她要给我,,,

    我奋力想要推开她,可是两只手却变得虚弱无力,脑子越来越迷糊,眼皮也越发的沉重,很想睡觉,可林小梦好像块牛皮糖似得黏在我身上越贴我越近,光溜溜的胳膊在我的脸上来回摩挲,

    我心想只不过是喝了几瓶啤酒而已,怎么会醉成这样,浑身一点劲儿都使不上,猛然间我想起来上次陈圆圆被下药的时候好像也是这种状态,我竭力睁开眼睛看向林小梦问:“酒里是不是有东西,你他妈是不是给我下药了,”

    林小梦也不说话,把脸凑在我的胸膛上下轻嘬,我浑身燥热的不行,眼皮子已经沉的睁不开了,临闭眼的最后一瞬间,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又他妈被阴了,

    再次睁开眼,我还是躺在旅馆的大张床上,脑袋又疼又晕,嗓子干的快要冒烟,一只白玉似得手臂搭在我身上,我下意识的转了转脖子,顿时吓了一大跳,林小梦这个贱货居然就躺在我旁边,而且她光溜溜的什么也没穿,

    “操,”我忍不住骂出了口,猛的坐了起来,这才发现我身上竟然也一件衣裳都没有,

    林小梦迷迷瞪瞪的睁开眼,问我怎么了,她掀开被子的时候,我刚好可以清清楚楚看到她的身体,气血一阵翻涌,我骂了句“草泥马,你特么耍我,”然后我抓起衣裳胡乱套在身上,就往门外跑,

    别看我平常一副大大咧咧,好像什么事儿都不放在心上的样子,可是这种事情真是头一次遇上,我承认自己真慌了,有点不知所措,

    我走到门口的时候,林小梦红着眼睛从后面喊我,她说:“成虎,你别害怕,我不用你负责,也不会告诉任何人的,就是想让你知道,我真的喜欢你,”

    我吐了口吐沫骂她,喜欢你麻痹的,你他妈要是敢把这事儿告诉别人,老子就弄死你,完事后我匆匆忙忙逃出房间,林小梦这个逼人太奸了,浑身上下全是套路,

    我都跑到旅馆的大门口,还能听到林小梦从后面哭撇撇的叫我名字,吓得我头也没敢回,慌不择路的往前跑,

    当时我心里就一个想法,这下完蛋了,林小梦那个贱人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我,不知道后面还有啥阴招等着我呢,

    这会儿的时间应该已经是中午或者下午,头顶上的太阳升的老高,尽管我满脑门都在冒汗,可身上却寒的不行,好像掉进冰窟窿一样的森冷,

    学校现在肯定是不能回去了,当不当、正不正的,回去又得听班主任逼逼,我从街上东游西逛了半天也不知道应该去哪,心里又烦又慌,胖子的事情还没摆弄明白,现在又惹上了林小梦,

    我蹲在街头回忆了好半天,也没想起来昨晚上到底碰没碰林小梦,按理说我已经懵成那个逼样,肯定是没动林小梦一指头,可是今天早上的事情又怎么解释,

    林小梦如果用这事儿当要挟,逼着我帮她干啥,我又应该怎么办,

    别的我不怕,主要就怕林小梦会报警,那段时间县城里抓这种事情抓的特别紧,而且我听人说进了监狱,强丶奸犯和小偷属于挨打挨的最狠的,到底我他妈应该怎么办,我烦躁了抓了抓头发,

    从街边寻思了好一会儿,我还是打算到医院先去看看胖子,19姐昨天就说过学校已经通知了胖子的父母,不论如何我都要跟他爹妈见上一面,毕竟胖子是和我一起挨的打,

    来到医院的时候,透过门口的小窗户我看到胖子正在睡觉,旁边还站着个约莫四十岁出头,穿件白色衬衫的中年男人坐在旁边陪床,看模样胖子和他七七八八的有点相像,应该是胖子他爸,

    王兴和林昆从病房的走廊外面抽烟,见到我的时候,哥俩“蹭”一下都站了起来,林昆一肘子怼在我胸口骂,你他妈死哪去了,学校没回,医院也不来,到底啥意思啊,

    我随口编了瞎话说,昨晚上从网吧呆了一宿,刚睡醒,问他怎么了,

    林昆没好气的说,苏菲以为你也出事了,从昨天晚上就现在一直都在找你,光是今天上午就来医院跑了五六趟,五分钟前她刚走,你以后要是去哪,敢不敢提前告诉大家一声,别总让人替你操心,

    我点点头说知道了,问他们,胖子现在咋样了,

    王兴叹了口气说:“检查结果出来了,中度脑震荡,肋骨条子断了两根,脑袋上缝了五针,待会胖子他爸问你话的时候,你可跟人好好说,千万别吵吵把火的,知道不,”

    我“嗯”了一声,伸直脖子又朝病房里看了两眼,胖子他爸可能听到我们的争吵声,直接走了出来,出来以后先朝我微笑的点点头说:“我是高文杰的父亲,你就是成虎吧,”

    跟胖子不同,他爸的身材异常高大,而且很壮实,一点虚膘都没有,剃着个小平头,手挽上还戴了块晃眼的大金表,一看就知道是那种成功人士,

    我吸了吸?子鞠躬说,叔叔对不起,昨天胖子是因为我才被连累的,你要打要骂就冲我来吧,

    他爸没有像我想象中那样大发雷霆,反而拍拍我肩膀说,男孩子嘛,跟人打个架什么的正常,你们是好朋友,文杰不止一次在电话里跟我提过你的名字,朋友之间本来就应该互相担待,没事儿,叔叔不怪你,

    我没想到胖子他爸会这么好说话,不敢相信的仰起头说:“叔叔,这么说您是原谅我了,”

    他爸点点头:“打我儿子的又不是你,我为什么要责备你,而且我听文杰说,昨天你完全可以跑掉的,可是却愿意陪在他身边陪着挨打,还把他送到医院来,昨天一共花了多少钱医药费,叔叔待会补给你,”

    我连忙摆手说不用,心里一阵感动,昨天那种情况我根本就是被人按在地上,如果不是害怕我有刘祖峰撑腰,我估计真正挨打的人应该是我,胖子其实是替我被打的,

    他爸又让我把事情经过完完整整说了一遍,还反复问了我打人的家伙是不是叫刀疤,

    我老老实实的点头说是,然后劝他爸,刀疤那群人全是社会混的,您千万别冲动,

    他爸无所谓的笑了笑说,我心里自有分寸,然后让我们几个帮忙照顾胖子,他还有点事情,就离开了医院,

    等他爸走了没多会儿,苏菲就风风火火的跑进医院里,见到我的时候,苏菲情绪很激动,两手揪住我肩膀反复看了好几眼,着急的问我,昨晚上到底去哪了,是不是刀疤他们难为我了,

    说实话,长这么大除了我爸以外,苏菲是第二个这么关心我的人,我?子有点酸酸的说“姐,我真没事儿,昨天晚上下了班,没地方去,然后就从网吧猫了一宿,让你担心了,对不起,”

    苏菲摸了摸我脑袋心疼的说,傻弟弟,以后没地方睡就到姐家去,别总到处瞎跑,

    就在这个时候,陈圆圆脸色发白,拽着林小梦急冲冲的也闯进走廊里,甩手就给了我一巴掌,浑身颤抖的指着我骂:“赵成虎,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当看到她身后的林小梦的时候,我就知道事情肯定躲不过去了,深呼吸一口问她,想怎么样,

    看我被人打,苏菲也急了,一把将陈圆圆推了个踉跄吓唬说:“你他妈再动我弟弟一指头试试,”

    林小梦头发凌乱,身上的衣服都没有穿好,低着脑袋藏在陈圆圆后面小声抽泣说:“圆圆,别闹了,这事儿不怪成虎,昨天我们真的是都喝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