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63 我得对你负责
    林小梦哭丧着脸躲在陈圆圆的身后说算了,可怜兮兮的模样就好像我真把她给怎么样了似的,最让人无语的是她现在披头散发,身上的衣服也凌乱的不行,我明明记得早上出门的时候她没有这么狼狈啊。

    陈圆圆恼怒的说,梦梦你别害怕,大不了我们去找警察,到派出所报案,我就不相信没人能治的了他赵成虎。

    林昆和王兴赶忙从旁边劝架说,是不是有啥误会?苏菲也皱着眉头问陈圆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圆圆冷笑一声,指着我骂:“发生什么事情,你们可以问赵成虎,赵成虎你要是个男人就老实告诉大家,昨天晚上你对小梦干了什么?我真是眼瞎了,以为你跟何磊不一样,原来你们都是一路货。”

    我不明白为啥陈圆圆会发这么大火,先不说我跟林小梦到底发生什么事没有,就算真发生了,好像也和她没任何关系,她呲牙咧嘴跟要咬人似的干嘛?她现在情绪可激动了,感觉就好像我背叛她了一样。

    王兴恼怒的替我辩解,别jb瞎放屁,成虎昨晚上在网吧玩了一宿,能和那贱货干什么?

    陈圆圆急赤白脸的怼王兴:“网吧?你亲眼看见了?赵成虎从小就满嘴假话,有本事你让他自己说,昨晚上和林小梦在旅馆都干了什么!”

    苏菲惊讶的望向我说:“旅馆?你昨晚上到底去哪了?”

    我没有吱声,主要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总不能说昨晚上被林小梦阴了,然后我俩光着屁股在旅馆喝了一夜酒吧。

    看我陷入沉默,林小梦突然“嗷”一嗓子蹲在地上哭了起来,她瞪眼看向陈圆圆说:“你是不是想逼死我啊,我拿你当成最好的好姐妹,什么事情都和你讲,你现在这样,让我以后还怎么见人?而且我说了,这件事不怪成虎,我们昨天都喝醉了,谁让你多管闲事的!”

    陈圆圆当时就懵了,水汪汪的眼里全是不敢相信,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两下,小声喃呢说,我多管闲事?说着话她眼里的泪水淌落出来,扭头跑出走廊,林小梦看了我一眼,抽抽搭搭的说:“成虎,我不怪你。”完事也跑出医院。

    明面上看林小梦好像是向着我说话,实际上她可把我坑惨了,想要表达的事情一句不差的通过陈圆圆的嘴全说了出来,最后还落下个她受尽委屈的形象,我不明白这个贱人为啥那么多心眼,而且抓着我一个人往死里坑。

    等她们都跑远以后,林昆和王兴拽着我衣裳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说我被林小梦下药了,然后啥也不知道,你们信么?

    苏菲面无表情,像是看陌生人一样盯盯的瞪着我,指了指我脖颈说:“你脖子上的草莓印是怎么来的?还有你怎么会好好的就被她下药?难道她会法术,吹了口气你就晕了?”

    我赶忙握住苏菲的胳膊解释说,姐,事情不是你想那样的,我...

    苏菲冷冷的甩开我的手,竖起大拇指冷笑说,小三儿,你可真行!就往医院外面走,我从后面喊了两声,她都没有搭理我,急的我跑过去拽住她的手说,你就不能听我说清楚么?

    苏菲愤怒的推开我,歇斯底里的吼:“别他妈碰我,我嫌你脏!我一天一夜不睡觉,到处找你,可是你呢?还骗我说去网吧!我眼瞎!”朝我发火的时候,她的眼中分明有泪花在闪烁,看来她是真的伤心了,当时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小声说:“姐,我真的是被林小梦下套了?你相信我好么?”

    苏菲吸了吸鼻子,嘲讽的摇摇头说,下套?你有什么值得人挖空心思套?有钱还是长得帅?明明是自己犯色,做错了事情,还非要往别人身上推,我对你失望了,然后她头也不回的往医院外面走。

    我好像被雷劈了一样,傻傻的望着苏菲越走越远,心里感觉一疼,好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林昆骂了我句“傻逼”就朝苏菲撵了出去。

    王兴叹了口气,走到我旁边说,三哥这事儿你办的真不漂亮,不光伤了菲姐的心,也寒了兄弟们,胖子从医院躺着,你不闻不问居然和林小梦干出那种事情,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你了。

    我一句话没回,呆滞的往走廊外面走,整个人就好像丢了魂似的,漫步目在大街上晃悠,旁边的人潮涌动,熙熙攘攘,可我感觉自己始终都是一个人,跟旁边的环境格格不入。

    走着走着,不知道怎么我就走到了学校附近,想想也算是有缘分吧,我干脆往对面的那家饭馆走去,因为是上课时间,饭馆里的空无一人,那个纹着一条花臂纹身的老板哼着小曲在看报纸,见到我进门,他“嘿哟”怪笑一声,站起来跟我打招呼。

    我有气无力的说,我是感谢你的。

    他从柜台里出来,顺手拎起两瓶啤酒笑着说:“真没诚意,就带张嘴来感谢?看你一副吊死鬼的模样,是不是碰上啥难事了?跟我唠唠呗。”

    我叹了口气说,没有。

    他拿打火机起开两瓶啤酒,拍拍我肩膀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情是一顿酒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是两顿,因为喝酒引起的误会,那就再用喝酒圆回来不就得了,多大点逼事,别整的跟家里死人了似的。

    本来我正耷拉着脑袋在发呆,听到他的话,我猛地回过来味儿,说:“你知道?”

    他茫然的摇摇头问我,知道啥?

    看他的模样也不像是装出来的,我犹豫了几秒钟,把被林小梦阴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问他能不能给支支招。

    他爽朗的笑了,举起啤酒瓶“咕咚咕咚”灌下去两大口说,我特么就是说了,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情是一顿酒解决不了的,不就是因为喝酒被人给祸害了嘛?你这样...

    等他说完,我有些不确定的问:“这么办能行不?不会出啥大问题吧?”

    他大大咧咧的拍拍胸脯保证,信伦哥,妥妥的!对于那些拿着你的善良,当成不要脸资本的人,就得做的比她更不要脸。

    我诚心实意的抱拳说,谢了啊哥!这事儿如果成了,我请你喝酒。

    他摇了摇手指头奸笑:“错,是伦哥。”

    然后我俩从小饭馆里又喝了几瓶啤酒,约好晚上行动的时间,我拍拍屁股准备走人,结果被他叫住,黑了我五十块钱,说是业务咨询费和药费。

    现在我基本上能确定,昨晚上绝对是林小梦从酒里给我下药了,不然我不可能一点意识都没有,攥着伦哥给我的一小包“特殊药品”,我惴惴不安的蹲在学校对面等待放学。

    等了差不多十几分钟,放学铃响了,我看到林小梦和一个女生有说有笑的往出走,这贱人真够不要脸的,把我害的那么惨,愣是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等她俩走到大门口的时候,我挤出个笑脸朝林小梦喊了一声。

    林小梦挺诧异的,估计也没想到我会突然出现,犹豫了几秒钟和那个女生说了几句话后,一个人昂着脑袋走了过来,特别骄傲的问我,有事么?和之前在医院可怜兮兮的模样比起来,简直判若两人。

    我说,昨天晚上的事情都是我的错,我思来想去一下午,还是决定对你负责,咱俩谈谈吧?行不?

    林小梦嘲讽的“嗤”了一声,声音提高好几个分贝:“负责?你拿啥负责?自己还穷的跟...”不等她把话说完,我直接掏出来一沓“毛爷爷”在她脸前晃了下又揣进了口袋。

    林小梦的态度立马发生了改变,跟看着亲爹一样,红着小脸挎住我的胳膊,还故意拿胸脯在我胳膊上蹭了两下,娇滴滴的说:“谈,你想去哪谈都行,咱走吧?”

    我把胳膊从她怀里抽出来说,从学校门口呢,注意点影响,猛不丁回头的时候,我看到陈圆圆站在校门口一眨不眨的看着我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