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64 人生若只如初贱
    我看到陈圆圆站在学校门口一眼不眨的望着我和林小梦,她的双眼通红,脸上的表情更是说不出来的复杂,我俩的视线交叉相对了几秒钟,她就转身走回校园,望着她柔弱的背影,那一刻我竟然有一点心疼的感觉。
  
      我从心里感叹了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贱啊,如果林小梦当初第一次跟我贱的时候,我就把她治的卑服,根本不可能有后来的这些麻烦事。
  
      为了装的更逼真,除去我本身兜里的几百块钱,饭馆老板伦哥又借给我一千当道具,这个社会,有奶不一定是娘,但是有钱肯定是爷,一分钟前林小梦看的眼神好像在看大便,一分钟后她恨不得把自己黏到我身上,一个劲的嘘寒问暖,问我昨天是不是不舒服,怎么喝几瓶啤酒就会醉的不省人事。
  
      我很认真的问她,昨天往没往酒里添料?
  
      林小梦拨浪鼓似的摇摇脑袋说,真没有。
  
      我说那算了,你想吃什么?我请你,咱们找个地方好好谈谈。
  
      林小梦娇滴滴的说,县城的体育路新开一家西餐厅,听说里面的牛排很好吃,还说自己从小到大没吃过西餐,问我能不能满足她。
  
      我心里骂了句,吃你麻痹!不过脸上啥都没表现,点点头,和她拦下一辆三奔子往体育路出发,坐三轮吃牛排,说实话我当时特别的想笑,为了不让她怀疑,我故意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她闲聊,聊着聊着就聊到了陈圆圆身上。
  
      我问她,你俩回来没干仗吧?感觉当时陈圆圆挺凶的。
  
      林小梦不屑的撇撇嘴说,她就是个自以为是的傻子,话说出口她可能也觉得有点不合适,赶忙搂住我的胳膊往她怀里蹭撒娇:“成虎,我可都是为了你,以前陈圆圆那么对你,我早就看不过眼了,所以今天为了你跟她翻脸,你以后千万不能欺负我啊。”
  
      我点点头没吱声,心里真有种冲动,一把薅住她那乌黑亮丽的披肩发,按到我的胯下,然后一顿“还我漂漂拳”打的她妈都不认识她,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谁他妈能想到一个十五岁的女孩竟然如此心机。
  
      到了林小梦说的那家西餐厅,我故意先仰头往里面看了一眼,然后拉起她掉头就走,林小梦满脸不乐意的问我怎么了?我说,咱学校政教处主任从里面呢,你没看见?
  
      林小梦伸直脖子往里探头,不相信的问我,是不是看错人了?
  
      我装作生气的样子说,不信拉倒,然后甩开胳膊就往街上走,其实我就是想试试她上当没有,如果她要是跟上来,就说明真惦记我拿一千多块钱,如果没有,那我就咬牙请她吃顿西餐。
  
      我慢悠悠的走出去四五步,林小梦就赶忙跑过来挎住我的胳膊说,别生气嘛,你说去哪咱就去哪行不?
  
      我心里暗笑,这**可真是耗子舔猫逼,要性不要命,随便找了家靠近小卖部的小饭馆说,咱们就从这儿凑合吃点得了,吃完饭我带你去买礼物。
  
      本来看我指的那间小饭店,她还有点不高兴,一听我说待会要送她礼物,这货立马拍手说好,拉着我一蹦一跳的走了进去,点了几个菜后,我说出去买饮料,让她等我一会儿,林小梦乖巧的点点头。
  
      走进小卖部,左右看了看没人注意,我从口袋拿出个小纸条,上面是伦哥的电话号码,给他打过去说了下我的具体位置,然后买了两瓶饮料,又回到饭馆,路上我把那包药倒进其中一瓶饮料里。
  
      林小梦两手拖着下巴,用很嗲的声音问我待会去哪玩?
  
      我神秘的咧嘴一笑说:“秘密,我保证你这辈子都会刻骨铭心的。”然后还故意拿大腿蹭了蹭她的腿,林小梦乐的“咯咯”直笑,也不把腿挪开,就任由我占便宜。
  
      我把经过特殊加工的饮料递给她,说:“咱俩今天不喝酒,有些事情需要头脑清醒做起来才有意思,对吧?”
  
      林小梦娇嗔的骂我讨厌,恶心的我差点直接上脚蹬她脸。
  
      眼睁睁看着她喝下饮料,我才松了口气,林小梦摸了摸我额头,问我怎么会出那么多汗?
  
      我干咳两声说,一想到待会要干的事儿,我就浑身兴奋。
  
      这个不知廉耻的东西,竟然又往我怀里拱了拱,问我怎么会突然有那么多钱?那时候普通工人一个月的收入也就四五百块钱,林小梦不眼红才怪。
  
      我说,我现在跟着小峰哥混,钱都是小峰哥给我的。
  
      她居然出人意外的点点头说她知道,还问我刘祖峰怎么会给你那么多钱?说完以后觉得漏嘴了,就故意转移话题说别的。
  
      我说:“你怎么知道我跟着小峰哥混的?”
  
      林小梦没吭气,任由我怎么问都不回答,可能是把她给问急眼了,林小梦一怒之下站起来就要往外走,刚刚起身,她两腿一软又坐了下来,说头晕,我递给她饮料说再喝点吧,八成中暑了。
  
      我俩正说话的时候,从饭馆外面突然走进来五六个身材壮实,身上都有纹身的青年混子,指着我就问,你是不是赵成虎?
  
      我说是啊?怎么了?
  
      这帮人没有任何废话,两个人按住我,两个人拉起林小梦就往门外推,林小梦吓得嗷嗷尖叫,说她不认识我,那几个混子也没搭理她,把我俩给拽进了外面的一辆面包车里。
  
      一路上林小梦都在喋喋不休的跟他们求情,说根本不认识我怎么怎么着,说的一个染蓝毛的混子不耐烦了,一巴掌扇到她脸上,这**才消停闭嘴。
  
      面包车一直把我们拉到了郊区,就是上次我们苏菲跟何磊群挑的“人民广场”上,广场上长满了一人多高的野草,而且这地方太偏僻了,真发生点什么事儿,也不会有人知道。
  
      染着蓝毛的混子叫我们都滚下车,林小梦说她浑身没劲儿动弹不了,几个人把我给踹下车让我去拿五千块钱赎金,拿不来就群了林小梦,
  
      我为难的说,真弄不到那么多钱?
  
      林小梦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跟我哀求,让我无论如何救救她。
  
      那个染蓝毛的混子又是一耳光重重呼到林小梦的脸上骂:“你麻痹刚才不说不认识他么?”那一巴掌打的真狠,直接把林小梦的鼻子给干破了,林小梦哭爹喊娘狂点脑袋说认识我,还说自己认识何苏衍和刀疤,求他们放过她。
  
      蓝毛混子指了指我吓唬:“快点去凑钱,每过二十分钟你不到,我们就扒你对象一件衣裳,扒完了,大哥们今天就开开荤!”说着话她还在林小梦的大腿上掐了一把,林小梦吓得连连尖叫求我一定要救她。
  
      这帮人说完话,就把面包车门关上,把车又往旁边开出去十几米远,不一会儿我就听到林小梦的尖叫和求饶声,好像说什么不要啊,之类的。
  
      我深呼吸一口,走出那片荒草地,从外面碰上了蹲着抽烟的伦哥,伦哥递给我一根烟说:“放心吧,最多半个小时,那小姑娘肯定就把知道的全都交代了。”
  
      我说,不一定!那个小**不怕被人弄,反正也不是处。
  
      伦哥拍拍我肩膀笑着说,兄弟啊,你还是太年轻,不是处不代表不害怕,放心吧!我那几个哥们都生性着呢,真戏假做装的可逼真了,多拍几张那小姑娘的照片,到时候你吓唬她,不帮着你澄清,你就把照片给她家,啥问题都解决了。
  
      我吸了吸鼻子说,感觉这种事办的挺无耻的。
  
      伦哥一本正经的看向我说,你记住这个世界没人在意你的过程,所有人看到的只是结果,历史上那些个王者枭雄,哪个不是从无耻走向无敌?如果你想让人畏惧,就得学会不择手段。
  
      看他一脸认真,我干笑的说,我没准备当啥王者,就是不想在意的人误会我。
  
      伦哥眯着眼睛说:“不成王,怎么狂?那啥保护爹和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