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65 剪不断理还乱
    伦哥眯着眼睛特别霸气的说:“不成王,怎么狂?拿啥保护爹和娘?”

    我摸了摸额头干笑说,我没娘!

    他尴尬的从我后脑勺上拍了下笑骂,滚你!

    伦哥说的这些话我过去从来想过,我承认一直以来我的梦想就是想当个坏蛋,可那只是为了让自己不被欺负。

    不远处林小梦的尖叫和哀求声格外的刺耳,好几次我都想说,要不算了吧,可看到伦哥风轻云淡的在抽烟,我实在又张不开嘴,毕竟人家是为了我才这么干的。

    我坐立不安的从路边站了差不多一个多钟头,先前那个染着蓝毛的混子攥着几张照片跑了过来,态度恭敬的跟伦哥说,都问清楚了,那小丫头承认昨晚上给成虎下的药,而且是听一个叫刀疤的安排,目的就是让一个叫苏菲的女孩跟成虎撕巴。

    我这才醒悟过来,忍不住骂了句娘,卧槽!又是圈套,狗日的开始装可怜说欠刀疤钱,怂恿我跟刀疤干仗,一招不成又跟我使了个连环招,真他妈的没谁了!

    我赶忙问蓝毛说,大哥那你问她没,我昨晚上真和她那啥了?

    蓝毛嘿嘿一笑说,没好意思问,这事儿你自己心里还没数么?

    伦哥咬着烟嘴朝我坏笑说,行啊小子,野花不少呗?这个苏菲又是咋回事?一边说话他一边拿起那几张照片翻看,还不住的吧唧嘴说:“没看出来啊,现在的小孩儿发育这么好,啧啧啧。”

    我叹了口气说,别拿我开刷了,苏菲是我姐!因为这事都跟我翻脸了,我现在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跟人解释。

    伦哥把照片递给我说,傻不拉几的,用得着你亲自去解释么?有这些东西在手,你让林小梦跪下来叫你爸爸都没问题。

    我接过照片看了两眼,不由脸都红了,这几张照片拍的尺度比胖子那几本明星写真集还火爆,特别是林小梦满脸都是泪痕的模样,更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我疑惑的问他,怎么这么快就洗出来照片了?

    伦哥鄙夷的瞟了我一眼说,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种神器叫“拍立得”么?现拍现洗,快的一逼!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这个真没扒瞎,我一个农村娃,照相机都没摸过几次,去哪知道劳什子的“拍立得”,不过我却记住了这个名字,也就是这个神器,为我后来立下了汗马功劳。

    伦哥问蓝毛混混没真把林小梦怎么样吧?

    蓝毛摇摇头憨笑,俺们又不是变态。

    伦哥点点头,从口袋数出来几张大票递给他说,事情办的漂亮点,下次有装修的活儿,我还给你介绍,蓝毛感恩戴德的狂点两下脑袋。

    我瞠目结舌的问伦哥,他们不是你小弟啊?

    伦哥白了我一眼,我一个开饭店的要毛的小弟,满打满算就看上了你,你还不跟着混,行了!事情都搞定了,待会他们会把你还送回县城,有功夫带你同学去饭店到我捧场哈,然后他拍拍屁股就准备走人。

    我问伦哥,那刀疤的事儿怎么办?

    伦哥耸了耸肩说,我特么怎么知道?要不你跟我混?我帮你想想辙?

    我摆摆手说算了,就跟着蓝毛往回走,走到一半的时候,我才想起来兜里的一千块钱“道具”没还给他,加上他刚才又替我出了几百块钱的“劳务费”这次人情真是欠大发了。

    快到面包车跟前的时候,蓝毛很快进入角色,凶神恶煞的揪着我衣服推进面包车里,林小梦惊魂未定的捂着胸口,身体不住的打着摆子,哭的嗓子都哑了,脸也被打的肿的老高,看到我后,她像是瞧见救星一般,问我赎金带来没?

    我点了点脑袋,然后蓝毛招呼司机开车,载着我们往县城出发,一路上谁也没说话,林小梦只要刚出抽泣声,蓝毛上去就是一耳光,打的干脆又响亮,把我从旁边看的心里一顿暗爽。

    从郊区到县城的这段路,林小梦一共让人呼了八巴掌,一个很吉利的数字,等把我们拉到体育路的时候,林小梦那张还算不错的脸蛋直接肿成了猪头,鼻子和嘴唇边沾着全是血,真心挺凄惨。

    找了人少的角落,蓝毛把我俩全都推下车,指着我们吓唬:“我知道你俩家,如果谁敢报警,我就杀你们全家。”林小梦捣蒜似的使劲点头说不会。

    等面包车走远,林小梦“哇”一声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我冷冷的站在她旁边没吭声,把手里的照片从她脸前晃了一圈,她立马站起来要抢,我当然不能让她得逞,推了她一个跟头。

    林小梦又开始跟我耍贱,搂住我胳膊发嗲说,只要我把照片还给她,让她干什么都行。

    如果换成是她之前的模样或许对我还有点诱惑力,现在狗逼被打的跟野猪成精似的,看着就让人反胃,我一把甩开她说:“林小梦,枉费老子四处借钱赎你,你他妈居然给我使套,等着吧,我肯定把这些照片贴到学校,送到你家!”说完话我就转身走。

    林小梦连哭带求的从后面拉我衣服说她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我说,行!待会你去找苏菲和我兄弟们解释清楚,只要他们原谅我,我就当着你面把这些照片都烧了,如果你还敢耍花招,老子保证你以后肯定比明星还要火。

    林小梦弱弱的问我,用不用给陈圆圆解释?

    我犹豫了下说,也解释下吧,我不想别人觉得我是个见逼乐,下午放学我从学校门口等你的好消息。

    说完这些,我拦下一辆“三奔子”就回了学校,回去的时候还没开始上课,我把林小梦那些照片藏在桌洞里,然后走出来靠在栏杆处发呆,直到此刻我还在想,会不会对林小梦太狠了点,可是当看到王兴阴沉着脸从我身边走过,对我爱答不理的时候,我顿时觉得一点毛病都没有。

    看王兴不理我,我没话找话的拽了拽他胳膊说,胖子咋样了?

    王兴冷笑一声说,如果你真关心他,可以自己放学去看,整这些虚的有啥意思?说完话他都不给我解释的机会,从掏出耳机塞到耳朵眼里就走进了教室。

    我尴尬的咽了口唾沫,干脆趴在栏杆上往下眺望。

    脑子里乱哄哄的,特别烦躁,很想打人,更想骂人,就在这个时候陈圆圆突然走到我旁边,脸上不挂一丝表情的说:“赵成虎,我有件事想问你。”她的两只眼睛红通通的,明显哭了很久。

    我歪了歪嘴说,问呗。

    陈圆圆脸一红小声说,昨天晚上你和林小梦到底怎么了?

    我说:“什么也没干你信不信?信,你就不会来问我,不信,我说再多也没用,换个话题吧。”

    陈圆圆有点急了,涨红着脸说,你什么态度?既然没有事情,你为什么中午放学还和她那么亲密?

    我笑了,我说:“我跟谁亲密和你有半毛钱关系没?你是我啥?别觉得咱俩从胖子楼下...”话说到一半,我不耐烦的摆摆手说,你还有别的事没?没事我回班了。

    陈圆圆咬着嘴皮,眼中带着浓浓的失落,看了我几秒钟,转身离开了。

    我骂了句神经病,也走回教室,其实刚才看陈圆圆那样,我心里也有点不得劲,想起来上次我俩从胖子家的楼道里亲嘴的时候,她跟我说的那些话,我心情变得更加失落起来。

    回到座位上,王兴故意把脑袋转到墙壁那面不理我,我就实在忍不住了,推了推他胳膊问,你到底啥意思?我得罪你了么?犯得着全都对我这样不?

    没想到王兴比我火还大,推了我一下说,别他妈碰我。

    我也急了,揪住他的领口骂:“碰你怎么滴?”

    我俩推搡到一块,如果不是刘晴和几个女生跑过来劝架,我俩估计真能打起来,王兴轻蔑的吐了口唾沫说:“怂逼,我都替苏菲觉得不值,为了你这种人,竟然想不开喝那么多酒。”

    听到苏菲的名字,我赶忙问他,苏菲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