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66 期中考试
    王兴哼了一声没回答,故意把凳子挪的“咚咚”作响,挂上耳机转过去脑袋听歌。
  
      整整一下午我俩谁也没理谁,第二节下课的时候,林小梦戴着口罩到教室门口喊刘晴,又让刘晴把王兴叫出去,我猜测她应该是过来澄清昨晚上的事儿了。
  
      看王兴出教室,我赶紧趴在桌子上装睡觉,王兴他们有火,我心里其实也怪委屈的,凭啥林小梦说一句话你们就都不信我了,亏了我还费劲心思的证明自己,一个个白眼狼翻书比翻脸还快,难不成我在他们心中就真的是那种饥不择食的禽兽么?
  
      第三节快上课的时候,王兴才走进来,我透过胳膊当中的缝隙偷看,这货好几次想跟我说话,可能觉得我在睡觉,又不好意思打搅,犹豫了好半天后,他才推了推我。
  
      我装成睡着的样子,揉了揉眼睛问他,怎么了?
  
      王兴抓了抓后脑勺,咳嗽了两下小声说,对不起啊三子,刚才林小梦来找我,把昨天的事情说了一下,她说就是为了破坏你和陈圆圆的关系才故意那么干的,还说她嫉妒陈圆圆,我们都误会你了。
  
      我学着他之前的样子也哼了一声,心想这林小梦可真能扯,明明是为了破坏我和苏菲,愣是把陈圆圆也给圈进来了,不过这样也好,起码能证明我的清白。
  
      王兴憨笑着靠了靠我胳膊说,三子咱都实在兄弟,别生气了哈,况且我们气也是为你好,对吧?
  
      我撇撇嘴问他:“苏菲中午喝了很多酒么?”
  
      王兴点点头说:“喝了很多,跑到医院又哭又闹,最后还是我和林昆把她送回家的,反正我觉得这事儿最难受的肯定是她,你有时间好好跟她解释解释吧。”
  
      我“嗯”了一声,心里头更加烦闷起来,别看苏菲平常表现的大大咧咧,像个男生一样好像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实际上她心思特别敏感,那次救陈圆圆的事,她嘴上一直没说,其实心里老不舒服了,不然也不会看到陈圆圆就有火。
  
      也不知道林小梦的解释对她有用不,我和王兴有一搭没一搭的闲侃着,第三节快下课的时候,班主任走进来拍了拍讲桌说,明后两天双休,礼拜一举行期中考试,同学们调整好心态好好考,我预祝大家能够取得一个好成绩。
  
      然后他又发了下准考证,讲了讲放暑假的具体细节和报补习班的相关事宜,就走出了教室,班主任前脚刚出门,教室立马乱成了一锅粥,班里那些同学全都跟听到世界末日要来了似的,拍桌子跺脚的惊呼。
  
      考不考的,其实我真无所谓,我相信哪怕门门挂科,学校也可能不让我念初三,况且还有那么多选择题、判断题白送分肯定不会考零蛋,我淡定,王兴比我还淡定,我俩甚至开始讨论暑假去哪玩。
  
      不一会儿放学了,我和王兴商量着到医院看胖子,我把林小梦的那几张照片夹在书里,卷成一卷,走出班门口的时候,迎头碰上了林小梦,尽管这货套着口罩,可仍旧能看出来她的脸盘子比过去大了好几圈,林小梦说,该解释的人她都解释清楚,问我能不能把东西还她。
  
      我问她,那我姐呢?苏菲不是人么?苏菲如果一周之内还不原谅我,你就等着出名吧,林小梦沉默了几秒钟,垂头丧气的说了句知道了,掉头往楼下走,其实我心里早就做好打算了,哪怕她给所有人都解释清楚,照片也肯定不能还她,我也不要挟她为我干啥,就是防止这个浪货又偷摸整我。
  
      王兴疑惑的问我,什么东西啊?
  
      我坏笑着说,一点好东西,看了能让你流鼻血,林小梦那个贱货要是还不找苏菲解释清,我第一个给你看。
  
      我们从学校大门口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着林昆,最后看人走的差不多了,王兴说,林昆说不定已经去医院了,我俩打了辆三轮车才出发,来到医院林昆果然在,只是我总觉得他看我的眼神怪怪的。
  
      我笑着问他,林小梦把事情都跟你讲了吧?
  
      林昆点点头说,我都知道了,确实是我们都误会你了,只是我好奇你是通过什么手段让那贱人服软的?
  
      我嘿嘿笑了两声说,秘密!如果没意外,那逼货以后都不会再来招惹咱。
  
      胖子倚靠在床头喝粥,他爸从旁边很耐心的一口一口喂他,我有点好奇为什么到目前为止都没见过胖子他妈,胖子脸上的淤青消下去不少,气色也好了很多,贼眉鼠眼的朝我傻笑。
  
      喂完饭,胖子他爸问我们,是不是快要升级考了?
  
      王兴嘴最快说,是啊!下周一开考,胖子能参加不?
  
      他爸点点头说,为啥不能?只是受了一点小伤而已,男子汉大丈夫没那么娇柔,想当初我在部队当兵的时候...
  
      胖子撒娇,拖着长音喊:“爸..”
  
      他爸没好气的说,爸什么爸,必须去考试,考不好以后别叫我爸。
  
      胖子嘟嘟嘴说,那我以后管你叫哥咯?
  
      他爸一巴掌拍在胖子的后脑勺上骂了句“傻货”,跟我们打了声招呼,出去洗碗。
  
      胖子一脸悲镪的指着我们骂:“损友,绝逼的损友,好不容易才有借口躲过考试,就因为你们全都毁了。”愤怒的样子,就好像我们仨把他给轮了还不给钱一样。
  
      接下来的两天,我们基本上都是在医院度过的,白天从病房里陪着胖子聊天打屁,晚上我到歌舞厅去上班,我把林小梦的照片也藏到了舞厅的更衣柜里,生活一下子走向了正轨。
  
      只是一直都没见到苏菲,陈圆圆和刘晴她们还来看过几次胖子。
  
      我不明白苏菲为啥不来,王兴说她八成是气还没消吧,我也没太多想,想着放暑假请苏菲好好玩几天,应该就啥事都没有了。
  
      最令人奇怪的是,林昆这两天好像总有事儿,经常上午还在医院,下午就不知道跑哪去了,跟我们说话的时候也心不在焉,眼神躲躲闪闪的,礼拜一早上,胖子他爸开车把我们送到了学校,因为林昆是初三生,和我们考试不在同一天就没过来。
  
      我和胖子、王兴都在一个考场,而且距离很近,我们哥仨都属于臭棋篓子,谁也抄不着谁,最痛苦的是监考老师还是我们班主任,早早离开考场的计划瞬间落空。
  
      望着跟天书似的卷子,我简直要哭了,一道题都特么不会,随便涂抹了一片我就趴在桌上开始等收卷,王兴跟我也差不了多少,就胖子最认真,跟算命似的掰着手指头往上填。
  
      考到一半的时候,胖子抬起头还朝我俩傻笑,猛不丁看了眼门口,举起手跟监考老师说:“报告,我大姨妈来了!”
  
      “噗。”我直接笑喷,这货的借口找的也太他妈奇葩了吧,班里的同学全都哈哈大笑起来。
  
      班主任黑着脸骂:“你特么逗我呢?你一个男生有大姨妈?”
  
      就在这个时候,班门口传来一个女人的咳嗽声说:“老师,我真是他大姨妈,高文杰的父亲出了点急事,能不能让他提前跟我走。”那女人大概三十多岁,长得挺端庄,穿一身女士西服,看起来有点像公司的领导之类。
  
      听到女人的话,胖子“腾”一下站起来,急急忙忙的往外跑,班主任也跟出去说了几句话,胖子就和他大姨妈离开了,后面的语文考,胖子也没回来,考完试我和王兴商量到胖子他家看看具体啥情况。
  
      结果刚走到学校大门口,就见到何磊和周浩带着一大帮人严严实实的堵在学校门口,我脑子里面闪过的第一念头就是跑,拽着王兴又蹿回学校,这两个狗逼明显来者不善,肯定是觉得考完试快要放假了,怕以后逮不着我们,专程来蹲点的。
  
      何磊从后面喊:“你们随便跑,我知道学校的外墙可以翻出去,但是绝对爬不进来,今天、明天我专门堵你俩,除非你们不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