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68 伤到哪了?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王兴看了眼我和苏菲问:“你们咋想的?”

    我寻思了几秒钟,狠狠吐了口唾沫说,干!

    苏菲担忧的说,你的意思是撵到医院去继续打何磊?那性质可就完全不一样了啊,到时候人家如果报警,你们真得吃不了兜着走,别闹了,忍忍吧,下午还得考试,别因为一个贱人弄的学都上不了了。

    听完苏菲的话,王兴明显有点泄气,小声说:“三子,我如果被开除,我爸能气死,要不这事儿咱暂时缓两天?等放假了再好好收拾何磊?”

    我长出一口气,笑着拍了拍他肩膀说:没事儿!你跟我姐先回去吧,我自己干,现在何磊被送进医院,谁也想不到咱敢突然袭击,错过这次机会,咱以后都得被动,说完后我就站起来往胡同口走。

    王兴急了,一把拽住我胳膊瞪眼:“赵小三你啥意思?什么叫你一个人干?擦的,还是不是兄弟了?不就是不上学么?老子也豁出去了,陪你闹他个天翻地覆。”

    苏菲低声说:“三儿,姐从来不怕惹麻烦,只是不想你因为只狗,弄的不能上学,如果你心里实在咽不下这口气,我找人...”

    我打断她的话,微笑着点点头说,姐,我什么都懂,也什么都明白,可我想亲自报仇,伦哥说得对,想要人害怕,就得一次性让他犯怵,何磊必须得治!

    这个时候伦哥嬉皮笑脸的从旁边打了个响指说,其实没你们想的那么麻烦,不就是不想让人知道你们身份嘛?这事儿好办,跟我走吧!

    我们仨人好奇的跟在伦哥身后走出了胡同,胡同外面停着一辆白色面包车,那车应该有些阵子没人开了,玻璃和车身上荡着一层厚厚的灰尘,而且还没挂牌照。

    伦哥乐呵呵的说:“这破车好久没开了,我以前给京剧团当过一段时间剧务,车里面有几个京剧脸谱的头套和棒球棍,你们要是想动手,带上那玩意儿保管亲妈都认不出来,我开车把你们送到三医院,从门外等着,事成之后给我五十块钱辛苦费就行。”

    我和王兴、苏菲简单商量了下后,钻进了面包车里,一进车厢我就知道伦哥肯定撒谎了,车里打扫的一尘不染,还有股淡淡的空气清醒剂的味道,明显是经常有人开,至于车身荡的那层灰尘,我估计是伦哥为了故意掩人耳目,对这个所谓的饭馆老板身份越发好奇起来。

    后备箱的地方放着一个大纸箱,箱子丢了七八个京剧脸谱面罩,还扔着几根棒球棍和两把寒光凛凛的大砍刀,我抓起一把砍刀看了看,笑着问他:“哥,唱戏玩的那些家伙都是真的啊?”

    伦哥一边打火一边点头说,那可不咋地!这两把玩意儿老有收藏价值了,跟你小孩说你也不懂,我可跟你们提前说好啊,我就负责开车盯梢,出了事我肯定一推四五六,辛苦费完事后结算,不赊不欠。

    我说知道了,就和王兴继续研究待会偷袭的细节,苏菲不死心的从旁边劝我俩,总觉得这事儿不保险,还说我俩要是动手,就必须带上她。

    我求爷爷告奶奶的说了半天好话,苏菲才总算同意在车里等我们,但是只给我俩五分钟时间,五分钟我们没回来,她就下车去找。

    很快面包车就开到了三医院的大门口,我和王兴紧张的拿着头套就往脑袋上罩,伦哥骂了句:“傻狍子,你俩现在就戴上那玩意儿,下车不是故意引人注意么?先从手里拿着,进医院大楼再戴上,这种时候,挨打的人应该都在急诊室,三医院的急诊室在一楼最顶头!”

    我暗叹了一声伦哥思维敏捷,朝着他说了声谢后,就和王兴跳下面包车,苏菲担心的喊了我一声说:“三儿,你自己一定要小心啊,发现情况不对就赶紧撤,以后有的是机会报仇。”

    我抽了抽说,姐,要不你给我赐我点力量呗?

    苏菲“啊?”了一声,不解的望向我。

    我指了指自己的左脸坏笑说,亲我一口,天下我有。

    苏菲的俏脸瞬间红了,猛地把身子向前一倾,我以为她要揍我,吓得赶忙拿手护在脸前说我开玩笑的,苏菲轻轻拨开我的手,在我脑门上蜻蜓点水似的啄了一口,然后迅速拉开车门,透过玻璃我看到苏菲的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根。

    我靠!苏菲居然真的亲我了?我感觉和做梦似的,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王兴靠了靠我肩膀笑骂:“别JB跟个傻**似的,抓紧时间干活吧!”

    我回头朝苏菲抛了个飞吻,和王兴一起快步走进医院大楼,此刻正好是中午饭点,医院大厅里几乎没什么人,远远的就听到一楼最顶头嘈杂的声音,五六个初中生蹲在走廊里抽烟,仔细一看全是何磊的跟班。

    我和王兴对视一眼,把京剧脸皮套在脑袋上,拎着棒球棍就跑了过去,何磊应该是从急诊室里缝针,高一声低一声的惨嚎声传了出来,我们跑到急诊室门口的时候,那五六个跟班站起来叫唤:“操,什么东西?”

    我一棍子抡在最前面的那小子脑袋上,骂了句:“我是你爹!”反正隔着面罩,他们也听不出来我声音,王兴也一棍子打倒一个家伙,剩下的人居然很没义气的掉头全跑了。

    我俩推开急诊室的木门,何磊躺在床上“哎哟哎哟”的叫唤,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在给他缝针,见到我们两个不速之客,医生吓了一跳,问我们干什么的?

    我说,没你事儿赶紧滚!

    那医生也不傻,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

    何磊疑惑的坐起来,当看清楚我俩模样的时候,吓得“妈呀!”尖叫一声从床上滚了下去,这家伙的反应速度也挺快,从地上爬起来就想往外跑,我一脚蹬到他肚子上,和王兴一起抡圆手里的棒球棍就往他身上使劲抽,何磊哭爹喊娘的抱着脑袋一个劲地求饶。

    连续砸了狗日的十几下后,我累的手都有点脱力,何磊已经直接晕过去,像是个血人一样躺在地上只剩下小声哼哼,王兴赶忙拦住我说,别打了,再打真得死人!

    我吸了口气,又是一脚重重跺在何磊脸上,随手捡起来医生的缝针剪儿,一下扎在何磊的大腿上,本来已经晕厥过去的何磊瞬间又给疼醒了,朝着我眼泪汪汪的哀求:“爸爸,爷爷,我真不敢了!放过我吧!”

    我揪住何磊的头发往地板上使劲磕了一下说,以后再他妈敢招惹赵成虎,老子就弄死你,听明白没?

    何磊忙不迭的狂点脑袋说,记住了!

    我和王兴这次急冲冲的往外跑,刚跑出医院大厅,先前那个医生带着七八个保安就堵住了我们的去路,指着我俩喊:“就是他们!别让他俩跑了!”

    那几个保安手里都拿着橡胶棍,将我俩包围,慢慢走了过来,我看了眼医院大门口,面包车的车窗是合着的,也不知道苏菲和伦哥能不能看到我们这儿的情况,我又不想连累他们,就没有喊,只是靠了靠王兴胳膊小声说,待会我拖住他们,你赶紧跑!

    王兴摇摇头,要走一起走!

    我俩胡乱抡着棒球棍想把那些保安逼退,这个时候面包车突然开进医院,“哔哔”按着喇叭就朝我们这个方向横冲直撞过来,几个保安全都吓得躲闪到了两边,苏菲“哗啦”一下拉开车门喊,快上来!

    我和王兴赶忙跳进车里,接着伦哥猛打两下方向盘,驾驶着面包车一个潇洒的“神龙摆尾”,车门自己就“咚”一声关上了,然后他开着汽车直接飞奔出了医院。

    我气喘吁吁的把头套摘下来,抹了把脸上的汗水骂了句,操特姥姥的,真JB悬!就刚才被包围的几分钟,我浑身都被汗水给浸透了,王兴比我强不了多少,同样喘息着说:“不吹牛逼,我刚才真差点吓尿。”

    苏菲帮着我擦拭汗珠,关心的问我:“伤着哪没?”

    我噘着嘴点头说,有!

    苏菲立马紧张起来,赶忙问我哪受伤了?

    我一把攥住她的小手,放着胸口说,你好几天不理我,这儿疼。

    苏菲红着脸使劲在我腰上拧了一把,羞涩的骂,油嘴滑舌。

    猛不丁我旁边的王兴惊呼一声,三子我知道是谁去找的菲姐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