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069 到我家住吧!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和苏菲异口同声的问王兴:“谁啊?”

    被我俩同时注视,王兴有点不好意思,憨厚的抓了抓后脑勺说:“会不会是林昆啊?昨天林昆跟我说过,考完试来学校接咱俩去喝酒,会不会是他看见何磊带人堵咱们,找人去喊的菲姐?”

    我“嘁”了一声说,你跟我开玩笑呢?我姐不认识林昆还是林昆不认识我姐,林昆要找我姐,他自己不会去,还专门找个人跑腿,拉倒吧!

    苏菲没有吱声,脸上出现一抹奇怪的表情。

    我又靠了靠苏菲的胳膊问,咋了姐?发啥呆呢?

    苏菲赶忙摇摇头说没事,可是眉头却紧紧皱在了一起,怎么看都不像是没事的样子。

    我说,姐你是不是哪不舒服啊?

    苏菲敷衍的笑了笑说,可能有点中暑了吧,任由谁都能看出来她这话说的言不由衷,我心想她可能觉得我刚才不听劝有点不高兴了,就耍赖蹭了蹭她胳膊说:“姐,刚才全靠你赐给我的力量,我才能勇如猛虎,要不你再赐我点?”

    苏菲干笑着撇了撇嘴,感觉像是在走神儿。

    伦哥开车把我们拉回学校背后的胡同口,招呼我们下车后,他从后备箱里拿出来一副车牌拧了上去,然后还从地上抓起几把土扬在车身上,咬着烟嘴拍拍手说:“有备无患。”

    然后朝我咧嘴一笑说:“小子,到我那整两盅去?”

    我点点头问苏菲,姐,你去不?

    苏菲吓了一哆嗦,疑惑的看向我说:“啊?什么?”自打从医院出来,她整个人就好像丢了魂似的,一直在发愣。

    我说,去伦哥饭馆吃点东西,你去不去啊?

    苏菲摇摇头说,我不去了,家里还有点事情,你少喝点酒,还得考试呢,下午我过来接你。说完话她就匆匆忙忙的走人了,看她的脚步轻浮,我总感觉苏菲有事在瞒着我。

    跟着伦哥回到饭馆,伦哥让厨子烧了几个好菜,从柜台里拿出来一瓶没有商标的白酒,分别给我和王兴倒了一小杯,又宝贝似的拧上口放回了柜台,笑着说:“算你俩有口福,我这酒有钱也买不上,我这人喝酒有个怪毛病,三人不成席。”

    老实说我不会喝白酒,感觉所有白酒都一个味儿,又辛又辣还难喝,真不明白那些五粮液、剑南春为啥会卖那么贵,不过见伦哥这么显摆,我又不好意思驳他的面子,就举起酒杯抿了一小口,确实和市面上卖的二锅头有区别,他这酒吞进喉咙里的时候,火烧火燎的辣,可是咽进肚子里却有一股子清香味,朝着伦哥竖起大拇指说:“好酒!”

    伦哥白了我一眼,不屑的吧唧嘴巴说:“你懂个篮子,喝酒看人看心情,跟兄弟喝,喝的是豪爽,跟马子喝,喝的是柔情,跟老大喝,喝的是崇拜,跟你俩小憋犊子喝,喝的就特么是个扯蛋。”

    我说,哥!你这有点瞧不起人了啊。

    伦哥叹了口气说,三儿啊,我问你,你怎么看待兄弟?

    我不假思索的说,兄弟不就是有酒一起喝,有肉一起吃,有事一起扛么?

    伦哥点点头接着问,那女人呢?如果你兄弟跟你同时看上一个姑娘,你会不会让?

    我摇了摇头,斩钉截铁的说,不会让!兄弟的对象再漂亮不能上,我的女人兄弟再喜欢也不能让!

    伦哥嘿嘿笑了,说:“你跟你菲姐的关系不一般哦,不过你菲姐确实不简单,一个女生能喊来那么多人帮忙。”

    我说,她哥好像混的挺牛逼的。

    伦哥摆摆手笑,她哥再牛逼代替不了她,能领那么多人来帮忙,说明本人就很有能力,那样的女孩追求者肯定少不了,你小子醋有的吃咯。

    我半真半假的说,那就人挡杀人,佛挡宰佛。

    伦哥没吱声,举起酒杯跟我和王兴碰了一个说:“考试顺利啥的屁话我就不说了,你俩也不是那块料子,我就祝你们哥几个能够情义长久吧。”

    我和王兴一起点点头说,谢谢伦哥!

    几杯酒下肚,我就感觉浑身开始燥热,脑子也有点晕乎,干脆把身上的短袖躲了,脸红脖子粗的冲伦哥说:“哥,你帮我的,我全记在心里,虽然我不愿意跟你一块混社会,但是只要你有事儿,我肯定随叫随到!”

    伦哥翘着二郎腿,拍着大腿打节奏,撇了眼我的小身板说,你这有点太瘦了,纹身都不好看。

    我抽了抽鼻子说,我压根没打算纹身。

    伦哥哈哈一笑说,会的!我保证你肯定会纹身,我寻思肉长在我身上,纹不纹难不成我还说了不算?感觉他喝多了,就没跟他犟,“哦哦”应付了两声。

    从伦哥饭店胡吃海塞的一顿后,差不多也到了考试的时间,我和王兴晕晕乎乎的道别,我拿出来一百块钱放到桌上,冲着他说:“哥,之前那一千块钱我先不还你了,最近手头紧,等发工资了我再给你。”

    伦哥无所谓的摆摆手说,我喜欢让人欠着我,那样使唤起来理直气壮。

    从饭店出来,我和王兴肩膀搂着肩膀往学校里走,回头看了眼伦哥不在门口了,我表情迅速冷了下来,侧头问王兴,兴哥咱俩是不是兄弟?

    王兴毫不犹豫的点点头说,那不废话么,咱俩要差一块滚被窝了。

    我吸了口气又说,如果我和林昆干起来,你会帮谁?

    王兴长大嘴巴愣住了,不敢相信似的问我,你刚才说啥?你跟林昆干?因为啥啊!

    我笑了笑说,开玩笑的,就是看你啥反应。

    王兴从我胸口捣了一拳头说,别JB瞎闹,刚才真把我吓一跳,昆哥和咱都是兄弟,别看他这个人平常傲,但是有事从来没退过。

    我点点头说知道,就转移了话题,问他放假有啥打算。

    其实我心里却想的是另外一件事,或许是我敏感了,我感觉苏菲的异状八成和林昆有关,自从出了医院,王兴说了一句林昆后,苏菲就变得有些不正常,还有刚才伦哥和说的那些话,我觉得他也可能看出来点什么,故意提醒我,我希望是自己真的敏感了。

    下午的考试很顺利,对于我这种渣生来说,无所谓考什么,只需要懵完了选择和判断题,就可以趴在桌子上等收卷,从考场上出来,从考场上出来,所有学生全都在研究考好没考好,哪道题容易哪道题简单,也就和我王兴这种奇葩,没心没肺的商量是去胖子家还是去趟医院。

    我俩刚走到教学楼底下的时候,就碰上了19姐,可能是中午把衣服给弄脏了,19姐换了一身粉色的连衣短裙,配上她白皙的皮肤,看起来就跟洋娃娃一样可爱,她好像是专程在等我们,见到我出来,她直接说:“赵成虎,你现在每天在哪住?高文杰他家恐怕是去不了吧?”

    因为没弄明白她到底啥意思,我随口编了句假话说,我找了份兼职,在学校附近租了间小屋。

    19姐说,这样吧,从今天开始你搬到我家住,我家正好空出来一间房,按照学校宿舍的价钱租给你,你可以先赊账,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还,怎么样?

    我推辞说不用了吧,怪不方便的。

    19姐很较真的说,没什么不方便的,本身你就缺少父母的管教,如果再跟社会上的那些不良少年混在一起,很容易学坏的,老师不希望你变成下一个何磊和周浩,这件事情就这么说定了。

    我赶忙说,老师,我已经给人交了一个月的房租,不去住不就浪费了么?要不下个月吧?好不好?

    19姐攥住我的手腕往学校外面走,一边走一边说:“我陪着你去要房租,我到要问问你的房东,怎么敢把房子随便租给未成年。”

    被她这么不依不饶的缠着,我有点恼火了,甩给她手说,学校那么多人,你为啥非壳着我一个人教育?虽然我经常闯祸,可是肯定不会变成何磊那样。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嗓门有点大,说完其实就后悔了,看着19姐大大的眼睛罩上一层水雾,我赶忙道歉说,老师我不是那个意思。

    19姐抽了抽鼻子,叹了口气说:“你别嫌老师说话难听,我是可怜你,觉得你没有父母,我的成长环境和你差不多,能够理解你现在的叛逆心理,所以就希望能够帮你,希望你可以学好。”

    人心都是肉长的,听19姐说完,我心里感觉有股暖流涌动,轻声说:“老师,我做的兼职,晚上下班很晚,真的有点不方便。”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