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 > 990 遇袭
    真的假的?
  
      我们快步走进那间名为“全球通”的网吧,内部环境还挺大,密密麻麻差不多能有二百多台电脑,上网的也都是一些十**岁的愣头青或者是学生,时不时能听到“噼里啪啦”的键盘敲字声儿和一些小年轻打游戏“嗷嗷”呐喊的叫喊。..
  
      我们三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从第一排开始慢慢往后搜索,寻找白狼的身影,一直走到最后一排,我也没见到白狼,有些不死心的朝着胡金和胖子说,分头找,谁要是话,大声喊一嗓子,白狼那孙子特别狡诈,不要独立面对!
  
      接着我们三人分开行动,再次认认真真的将整个网吧摸了一遍,始终没见到白狼那个孙子,胖子低声说:“三哥,你说会不会只是重名?白狼也不是个傻子啊,就算他真变傻了,也不是刚刚那几个小瘪三能欺负的了?”
  
      “再找一遍!仔细一点,金哥你去把厕所包间什么的都。”我摇了摇脑袋,心里有种很强烈的预感,觉得刚才那几个小孩儿说的白狼肯定跟我们认识的是同一个人,之前苍蝇说过,白狼被注射了一种损害脑组织的药剂,智力会明显下滑,说不准那逼养的,真的变傻了呢。
  
      连续又找了十多分钟,仍旧没能狼,我这才彻底放弃。
  
      再打算离去的时候,猛不丁听到身后传来一道憨乎乎的声音:“姐姐,肉饼买回来了,你可以再帮我开一下电脑吗,我想bsp;  我猛地回过去脑袋,远处的收银台旁边杵着一个穿件水蓝色海魂衫,身形略微有些消瘦的青年,那青年的手里提着个塑料袋,正巴巴的朝吧台里的网管讨好,正是白狼这头畜生。
  
      “妈勒个八子的,可算让我抓到你这个王八蛋了,上次不是要单干吗?”胖子怒气冲冲的扑过去,上去就一把揪住白狼的脖领,抬起拳头就要打。
  
      白狼身子一软,直接就蹲在地上,带着哭腔哀嚎:“大哥不要打我,我给你钱,求求你不要打我!”
  
      “装什么可怜,操!给我站起来!”胖子拳头一下子落空,更加将白狼揪了起来。
  
      网吧不少上网的小青年纷纷站起来,胡金脸色一冷,吓唬道:“什么给我坐下,老实打游戏!”
  
      小青年们又纷纷坐下身子,不再敢多瞟一眼。
  
      “拉出去问问,别从网吧动手!”我朝白狼和胡金使了个眼色,这人绝对是白狼,但是给我的感觉却完全变了,一点都没有过去那股子邪里邪气的味儿,眼神呆滞,说话的时候两腿都在不停的打颤,像极了刚念初中的小孩子。
  
      胡金和胖子拖着胖子离开了网吧,我拍了拍吧台面,问里面坐着的网管:“你认识刚才那人吗?”
  
      “认识..啊不,不认识!”里面坐的网吧是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描眉画眼,一道不是啥正经鸟,惊恐的又是点头,又是摇头。
  
      我趴到银台边冲她微笑说,老妹儿你别怕,我是警察!刚才那人是不是白狼?他涉及一起偷盗的案件,你要是了解他情况的话,可以跟我说说,如果证据确凿,我保证警局会给你奖金,我们也可以保证你的人身安全。
  
      “你是警察啊?”银台女孩松了口气,点点头说:“他说他叫白狼,可他是个傻子啊,怎么可能偷东西。”
  
      “跟我说说他的大概情况好吗?”我接着问道。
  
      女孩想了想后说,他是前天跑到我们网吧来的...
  
      透过女孩的介绍,我了解了情况,敢情白狼是真的变傻了,二十多岁的人只有十三四岁小孩的智商,前天晚上跑动网吧来打游戏,而且只会玩cs,刚开始没人知道他傻,后来一个小混混不小心碰了一下,他反过来给小混混道歉,然后那小混混就起了歹心,纠结了一帮同伙把白狼拽出网吧吓唬了一通,还勒索出来一笔上网费。
  
      网吧里有个傻子的事情就被传开了,但凡胆子大点的不良少年都敢勒索白狼,白狼还特别怂,谁要钱都给,搜他身上也就几百块钱,但是没一会儿,他出去溜达一圈,就又能变出一堆钞票,久而久之,这家伙就成了网吧小青年们的提款机,整个网吧里上网的人,钱基本上都是他掏的,收银妹纸都敢拿他当小弟使唤,让他帮着买饭打扫卫生。
  
      听完收银女孩的话,我抹了抹下巴颏,笑着说:“老妹儿,你们命真好!”
  
      这话我不扒瞎,假如白狼没有变傻,或者是在装傻,那些欺负过他的人估计一个都跑不了,白狼的变态简直令人指。
  
      说罢话,我也走出网吧,门外白狼正蹲在地上,哭撇撇的哀求胖子,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感觉真的像是个受欺负的小孩儿,我摆摆手蹲到白狼面前很和蔼的问:“你叫白狼吗?”
  
      “我不记得我到底叫什么了,反正我从大楼里跑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叫我白狼,好多医生要给我打针,还有给我开刀,大哥求求你不要打我,你们要多少钱我都给。”白狼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
  
      “你今年多大?”我冲着白狼问道。
  
      “十四..”白狼声音很小的回答。
  
      “去尼玛的,还装嫩是吧?”胖子抬起胳膊就要捶白狼,白狼吓得赶忙捂脑袋,完全就是条件反射,一点都来是在伪装。
  
      “别害怕哈,小弟弟,你回去上网吧!我们认错人了。”我朝胖子摇摇头,笑容满面的拍了拍白狼的肩膀,搂住胡金和胖子转身离开,走了几步,我狼又鬼鬼祟祟钻回了网吧里。
  
      “三哥,你信那小子的鬼话吗?我觉得他是装出来的!”胖子气呼呼的说。
  
      过了一个拐弯后,我停下脚步,笑道:“装不装,一会儿就见分晓,金哥你打电话点人包围了这个网吧,不要让他跑了,全程给我盯一天!”
  
      胡金坏笑着问我,用不用安排几个人教训他一顿?
  
      “不用,他现在是网吧出了名的提款机,过会儿肯定会有小痞子找他,你们负责盯着就好,小子能忍到几时,晚点跟我汇报一下,我想想咱们从哪做掉他!”我邪恶的咧嘴笑了。
  
      “稳妥!”胡金掉转身子又走回去。
  
      胖子问我,三哥咱们干嘛去?
  
      “围着栾城区转悠两圈,没有合适的地方建场子!已经快要坐吃山空了。”我点燃一根烟,插着口袋往前走。
  
      “那白狼就不管了?”胖子急躁的问我。
  
      我笃定的笑了笑说,我觉得那小子可能是真傻了,不管真假,他现在的状态对咱都构不成任何威胁,让胡金盯一天,不管最后是真傻还是假傻,都直接干掉他,这样的祸害必须除掉,扛不住以后会不会恢复过来。
  
      我俩边说话,边往前走,对面走过来两个男子,典型的社会小哥,也就是二十多岁的样子,像那种乡村非主流,头染的乌七八糟的,身上的穿着打扮也很土,两人骂骂咧咧的说着粗口,估计是刚刚从哪个麻将馆打完牌出来。
  
      “麻痹的,手气真背!一晚上输了两千多。”一个戴眼镜的男人吐了口唾沫冲同伴说。
  
      同伴捋了捋自己的头,附和道:“可不呗,我也输了好几百!绝对是那个麻将馆有问题,操!”
  
      两人从我们身后走过去,戴眼镜的男人不小心撞了胖子一下,胖子还没吭声,他就已经破口大骂起来:“草泥马的,瞎了啊!走路不带眼?”
  
      胖子的火爆脾气肯定不能惯着他,上去就一肘子怼在“小眼镜”的脸上,同时抬腿将另外一个青年也一并给踹倒在地上。
  
      我寻思就是两个普通的赌徒,没必要跟他们浪费时间,冲着胖子喊了一声:“算了吧,咱们还有正事!”
  
      说着话,我从被胖子一脚踹趴下的那个“小眼镜”跟前走了过去,哪知道,他突然之间暴起,掌心里多了一柄寒光森森的匕,径直照着我的肚子就捅了过来,他的度特别快,快到我根本来不及闪躲,我只觉得小腹一凉,就被他给扎中了,拼了命的抡圆胳膊怼了他一拳头。
  
      与此同时被胖子一肘砸趴下的青年也跳了起来,一拳狠狠的怼向胖子的眼窝,另外一只手里也同样多出一把匕,狠狠的扎向胖子的脖颈,哪里还有刚刚那副柔柔弱弱的模样...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