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末工程师 > 第六百九十六章 工匠
    四月二十五,皇极殿的朝会上,百官皱眉不语,气氛凝重。
  
      昨天消息传来,李自成攻陷了中原重镇开封。
  
      崇祯十四年李植在开封击溃李自成后,李自成躲入太行山中。想不到几年过去,李自成趁着河南灾荒连年又死灰复燃。天子朱由检调集十几万大军围剿,前线的官军却根本没有击败李自成的能力。如今不但不能剿灭闯贼,更让他攻陷了开封。
  
      开封城中上至以周王为首的几千大明宗室,下到聚于开封城中的河南名士官绅,全部被李自成一网打尽。李自成在城中大肆拷掠权贵,动用各种刑具,不把藏在地窖中的最后一两银子挖出来不罢休。
  
      朱由检坐在御座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想不到自洛阳福王被李自成杀死后,周王一脉又被李自成全灭。大明最看重宗室血脉,平时无论财政再困难都要保证宗室的俸禄,宗藩失陷这个消息可以说是对朱由检沉重的打击。
  
      说严重点,朱由检甚至都感觉无颜面祭拜祖宗。
  
      朝堂上的文官们同样如丧考妣。李自成视士绅为死敌,不但在乡野中劫掠士绅地主,一进城就更加对官绅举起屠刀。这次开封城失陷,城中不知道多少文官士子被闯军洗劫,不知道多少缙绅富豪被杀死。
  
      所谓唇亡齿寒,无外如此。
  
      百官都不说话,都在琢磨怎么处理李自成的问题。李自成越发做大,十几万边军显然奈何不了他,必须增派兵力。但是增派哪支兵马,是大有讲究的事情。
  
      刑部侍郎张光航突然站了出来:“臣有话说!”
  
      “说!”
  
      “臣请掉津国公虎贲军讨伐闯贼。虎贲军天下强军,必能将闯贼碾灭!”
  
      听到张光航的话,朱由检和文官们都沉默了。
  
      兵科给事中龚鼎孳站出来喝道:“张光航,尔居心何在?”
  
      张光航皱眉问道:“吾有何居心?”
  
      龚鼎孳说道:“以李贼的性子,击溃闯贼后一定会占据河南不走。河南在闯贼手上,只是一家流寇而已。河南若在李贼手上,则是虎贲军的粮饷基地。李植在山东凭借一省之地已经强横霸道,若是再得河南,他还不变本加厉杀光天下士绅?”
  
      张光航冷笑一声,仿佛听到了最荒谬的事情,抬头看了看天子。
  
      朱由检看了看张光航,叹了口气说道:“朕倒是想要用津国公,只是如今津国公已经位极人臣,若再平灭闯贼立下大功,朕拿什么赏他?”
  
      阁老范景文跳出来说道:“若是让李植得了河南,恐怕朝廷就再无力控制李植。如今天下人心思动,若是加封李植为郡王,天下钻营附会的屑小恐怕要闻风而动投靠李植,届时恐有不可言之危。”
  
      范景文到底是东林党大佬,说话极有水平。明明是士绅害怕李植把势力扩大到河南,他却站在天子的角度分析问题,说得朱由检都挑不出毛病。
  
      封异姓王实在是一件很凶险的事情。汉朝封曹操为魏王,最终就禅让给了曹氏。曹魏封司马氏为晋王,司马氏最终占据大统。李植实际上已经割据在天津山东,如果给李植封了王爵,即便李植没有想法,天下的其他人都会有想法。
  
      张光航低头想了想,没有再说话,退了下去。
  
      内阁首辅王铎看了看吵吵嚷嚷的文官们,站出来说道:“圣上,闯贼越发势大,不可不剿,虎贲军不可用,臣请调京营新军平贼!”
  
      王铎说完这话,文官们齐齐看向朱由检。
  
      朱由检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倒不是朱由检不舍得银饷派新军上战场,实在是朱由检害怕这仗打输。新军是朝廷震慑各种势力的根本力量,若是新军一下子打没了,大明的江山社稷何去何从?
  
      朱由检思考了好久,才缓缓说道:“河南虽然已经被闯贼占领,但闯贼想扩张到灾荒不那么严重的其他省份,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调新军一事,需从长计议。”
  
      ####
  
      一箱一箱的银子、财货从范家庄南门运进了范家庄。
  
      虎贲军的战士们挺直了胸膛,在范家庄父老崇敬的目光中推着大车小车进入了范家庄。范家庄的百姓们看着这一次南征丰富的战利品,一个个眉飞色舞。调皮的幼童们在道路两侧嬉闹奔逐,时不时冲到装银子的箱子旁边摸一摸箱子。
  
      被推箱子的士兵们呵斥,幼童们尖叫着跑开,玩得不亦乐乎。
  
      天津巡抚李兴率领天津的文武百官在范家庄门口迎接李植凯旋。津齐银行范家庄第三支行行长崔文定跟在李兴身后,时不时和李兴聊上几句,试图和李兴套套近乎。
  
      “二将军,国公爷这次带回来一千多万两的战利品,这些银子花在我们的领地上,可以预测会带动领地的新一轮繁荣啊!”
  
      李兴虽然厌恶挑衅自己的纪检组总长崔昌武,但对大哥的岳父崔文定却没有恶感。他笑着问道:“哦?”
  
      崔文定说道:“津国公在亲自培训我们这些支行行长时候说过,外来的一笔银子进入到一个地方,会形成‘投资乘数’效应。银子第一次使用造成需求,从第一次使用者那里接受银子的人第二次使用银子又形成一次需求,第三次也一样,最终会倍数地提高一地的购买力。”
  
      “购买力上去了,生产商品的工匠或者农民收入就上去了,大家都会富裕一些。”
  
      其实这些话李兴也听李植说过,李植在后世了解过一些经济学知识,在这个时代听上去就是经世济国的大学问了。李兴朝崔文定点了点头,就上去迎接李植去了。他走到李植的马前为李植牵着马,笑着往范家庄城内走去。
  
      “大哥你辛苦了!”
  
      李植骑在马上,正笑着接受百姓们的欢迎欢呼,却突然看到前面的天空上有一个飞行物。
  
      李植愣了愣,朝李兴问道:“李兴,那是热气球?”
  
      李兴看了看那个飞在天上的东西,笑道:“没错,大哥,你上次给齐六他们画的热气球图纸,被那伙工匠们做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