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僵尸西游 > 第八章 镇元门徒凌松子
    楚信收到消息后,先安排白洁、戴江把参加大典的群妖从另一个甬道送走。
  
      众妖离开后,他又去了一趟后山禁地白骨洞,检查完石碑的空间大阵,确定安玲珑的平安无事,才率领白洁与戴江出门迎战。
  
      洞口,数十丈开外的空地上。
  
      凌松子穿着宽松白袍,头上黑白相间的长发被一根金色丝带束在脑后,腰间插着一根拂尘,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国字脸,没有左臂,肤质黝黑,看起来很像修苦行的道士。
  
      刚吃了苦头的如意子已恢复仙风道骨的模样,只是白嫩的脸此刻变得铁青,有些难看,目光中似乎能喷出火来。
  
      他一见到楚信,便立即大叫道:“二师兄,就是他打伤了我!宝象国边境的平安县也是被他所屠戮,数万百姓的死皆由他一手造成!”
  
      由于楚信整合了僵山,收编之前白洁麾下的数十名小妖,而这些小妖曾干过杀人灭村的勾当,身上皆有业障纠缠。
  
      凌松子乃有道真修,目光如炬,扫视一眼便看穿小妖们造孽颇深,知道它们都不算良善之辈。
  
      可他见楚信身上却有不少功德神光,与寻常妖魔大为不同,来历断然非同一般,一时间陷入犹豫之中。
  
      “老三,你确定没有认错人?”凌松子沉思片刻,侧目直视如意子双眼,低声问道。
  
      如意子毫不慌乱,故作悲壮神色,咬牙切齿道:“此事乃我门下道童亲眼所见,绝不会有假!”
  
      闻言,凌松子点了点头,举目向楚信望去,决定先礼后兵。
  
      戴江见凌松子深不可测,十分担忧,便小步靠近白洁,垂头低声问道:“师父,这凌松子感觉好厉害的样子,您可知道他是什么境界修为?”
  
      白洁秀美紧锁,沉吟片刻道:“看不透,起码比奸贼如意子高出一个层次。凌松子和虚伪的如意子不同,他恪守戒律,严尊道义,没有绝对的理由,他不会滥杀无辜。像他这般严于律己的人,定被如意子用花言巧语蒙蔽了,否则断然不会来我们僵山。”
  
      “可恶的如意子,等弟子有了实力,一定将他打成猪头!”戴江愤愤不平,紧握双拳道。
  
      楚信抬起手,示意白洁与戴江骚安勿躁。
  
      他抬起脚,踏出一步,身形一闪,便在凌松子对面五米外出现。
  
      凌松子眯起双目,沉声道:“好快的身法!”
  
      “阁下可是地仙之祖的二弟子凌松子?”楚信以颇有礼貌的口气问道。
  
      凌松子点头承认,反问道:“你是万僵道宗掌教?”
  
      他见楚信默认,接着道:“西牛贺洲广阔无垠,人、妖混居,势力复杂。每天都会诞生许多门派,同时也有许多门派或因失去传承消亡或被仇家灭门或被其他门派吞并。我观你身负功德,乃有道之士,何不入我师门做护法?”
  
      “地仙之祖的名号,三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楚某不才,开创万僵道宗,愿为三界亿万灵蕴僵尸寻求解脱、不坠轮回之道。”
  
      楚信说到人生志向,显得十分平静。
  
      凌松子道:“入我师门,可获祖师庇佑。若有缘,遇得成熟的人参果闻上一闻,便可多活三百六十岁,吃一个,就能增加四万七千年寿元。”
  
      “我没猜错的话,距离人参果的下次成熟,至少还需八千多年才是!”
  
      楚信记得原本《西游记》中描述,唐僧西行时,五庄观的人参果才成熟。现在距离孙悟空出世西游量劫开始起码还要八千年,而等唐僧西游时又过了一千多年,故而他才有此一说。
  
      见凌松子默认,楚信已对人参果不抱希望。看来,他要想短期内帮助安玲珑重塑肉身,为今之计,只有上天庭盗取蟠桃!
  
      “你既然不愿皈依,那就休怪贫道无情了!”
  
      凌松子毅然动手,拔出别在腰间的随身法宝——那根拂尘。
  
      楚信抬手阻止道:“慢!”
  
      “你还有何话说?”凌松子以为楚信改变了主意,急忙道。
  
      “你我若冒然交手,必会伤及无辜。不如这样,你站着不动先受我一招,倘若我没有打倒你。那么,换成你来打我,若我被你打倒,则任你处置,但请你放过我门下弟子。”
  
      “不可!”凌松子背侧的如意子闻言大叫。
  
      如意子却是观察到楚信说话时非常平静,眼神中透露着三分期待,还有七分狂热。他担心自己的二师兄着了对方的道,毕竟他被楚信打伤过,心口仍在隐隐作痛。
  
      而守在集英洞入口处观战的白洁、戴江却同时高呼道:“师父(师祖),三思啊!”
  
      白洁与戴江是怕楚信吃亏,被凌松子一击打成重伤,到时候师徒俩的未来可就没了希望。
  
      “让我二师兄先出手!”如意子近乎跳了起来,高声道。
  
      凌松子后退半步,低下头,瞅着如意子,有些难为情的说道:“老三,你让我先出手,是不是太不仁义了?万一把他打死了怎么办?”
  
      如意子心想:“打死他也是你的因果,跟我又没有关系。”嘴上道:“他若是出阴招,二师兄你可就惨了。所以,我们必须先发制人!”
  
      这时,楚信狡黠一笑,道:“我可以答应。不过,规则要稍微改一改。”
  
      如意子昂头道:“怎么个改法?”
  
      “你二师兄若没有打倒我,得受我一招,并且你俩必须以元神发誓,以后永不伤害我万僵道宗的弟子!”楚信用强硬的语气说道。
  
      凌松子扯住如意子,沉声道:“万万不能答应!若我没有打倒他,那咱们师父的脸就被你我给丢尽了!”
  
      “二师兄,你的成名绝技‘白发三千丈’连翠云山芭蕉洞的大力王牛霸天也能击败,放眼西牛贺洲,有哪一个妖魔是你的对手?我观那楚信和牛霸天水准相似,有你出马,还不是手到擒来?就算你没有打倒他,也是他太过狡诈,到时请师父出山,不就得了?”
  
      如意子再次施展他的极佳口才,一连抛出三个问题,彻底打消凌松子的最后一丝顾虑。
  
      凌松子松了口气,抬头迎上楚信的目光,郑重其事道:“多有得罪,贫道要出手了!”
  
      “一定要用尽全力!”
  
      如意子在旁边煽风点火,低声道:“大奸似忠,大伪似真!谁知道他身上的功德神光是不是修炼某种邪功而显露出来的假象,总之决不能心慈手软!”
  
      凌松子冷言回应道:“你师兄我对上妖魔何时手软过?这次,我定要使出十二分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