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僵尸西游 > 第九章 声名远播
    楚信乃二代绿眼魃尸,五官的灵敏度非比寻常。对面师兄弟俩的窃窃私语,他全都听在耳里。
  
      三代黄眼劫尸已有不死之身,何况二代绿眼魃尸?
  
      三界之中,恐怕无人敢说能一招杀死楚信!
  
      就算是太上道祖也要大费周章,顶多是先将楚信封印,然后再慢慢炼化!
  
      故而,当得知凌松子要倾尽全力之时,楚信忽然变得有些开心,借此机会,他便可印证自身实力所处层次。
  
      “尽管放马过来。”楚信挺胸收腹,负手而立。
  
      凌松子感到被轻视,十分恼怒。
  
      他后退两步,屈膝半蹲,接着奋力跃起,如一鹤冲天,同时右臂使出十二分力气,把法力灌注进拂尘。
  
      “看招——白发三千丈!”
  
      “师父(师祖)小心!”观战的白洁与戴江紧张到了极点,眼见凌松子出招,纷纷忍不住喊道。
  
      凌松子拜入镇元大仙门下之前,是宝象国武力值排名第一的大将。
  
      在出家成为道士后,由于他左臂已失,道体不全,刀枪棍剑已不适合,故而选择了最简单却也是最难修习的拂尘作为法器。
  
      镇元大仙之所以收他为徒,正是看重了他的大毅力和极佳的德行。故而,在大仙悉心调教下,凌松子的修为一日千里,对拂尘的运用之道更是突飞猛进。
  
      经过多年演练和修行,凌松子结合道法,创造出一招只属于拂尘的绝技,那就是白发三千丈!
  
      看似普通的拂尘,经过凌松子以法力加持后,瞬间爆发出耀眼的银光,仿佛黑夜中的一轮明月。
  
      实际上,每一束银光都是一根从拂尘中延伸出来的银丝!
  
      其锋利之程度,似已划破虚空,导致银丝之下带着撕裂空间的黑芒,从四面八方朝楚信射去。
  
      楚信不闪不避,右脚后退半步,双臂弯曲,抬掌提起经脉之中的真气,在体表三寸外形成一道紫红色的防御气罩。
  
      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在气罩表面有许多毫毛般大的银色电弧。这些电弧都是由楚信体内的特殊真气衍生而来,玄妙异常。
  
      楚信体表气罩形成的瞬间,凌松子的绝招“白发三千丈”便攻了过来。
  
      说是三千根银丝,其实远远不止!
  
      近乎无穷尽的银丝如一根根锋利异常的神针,密密麻麻刺向楚信体表的防御气罩。
  
      楚信的身体感受到庞大的压力,正铺天盖地而来。
  
      这些压力一股接着一股,有种不把他碾成肉泥,决不罢休的势头。
  
      可惜,凌松子遇见的是楚信!
  
      “好!太好了!”
  
      旁观的白洁与戴江爆发出胜利的呼喊,两者完全没有想到楚信竟能施展出超强的防御力,挡住凌松子的致命一击。
  
      “不!这不可能!迄今为止,西牛贺洲还没有人能以肉身硬抗二师兄的三千银针!”
  
      如意子像是见到了最可怕的事情,吓得连连后退,扯着凌松子的胳膊就要跑路。
  
      凌松子甩开如意子的手,收回三千银针,化作拂尘,插于腰间。
  
      然后,他右手握拳,朝楚信拱了拱,行礼道:“贫道纵横西牛贺洲近千年,竟然第一次见到防御力如此强大的绝技!敢问阁下,此招唤作什么名字?”
  
      楚信运转心法,收了真气,撤掉体表紫色气罩,一字一顿道:“紫——雷——罩!”
  
      “真是玄妙!”凌松子感叹不已。
  
      “楚某不才,集合数千年苦功,独创了一门玄功,叫作‘皇极惊世’。此玄功由身法、心法以及八大绝招组成,而这紫雷罩,便是其中一招。”
  
      听着楚信轻描淡写的讲述绝招的来历,凌松子惭愧地低下了头。
  
      他没想到对方竟是入道比他早多年的前辈,难怪如此厉害,敢在万寿山附近开宗立派。
  
      “达者为师!晚辈自持道术高深,却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刚才被好胜心蒙蔽了清明,对前辈多有冒犯,实在是有罪!”
  
      凌松子不愧是个正直的、严于律己的有道真修,在得知楚信真正身份后,选择放低身段,立刻道歉。
  
      “晚辈在此以本命元神发誓,以后绝不会伤害前辈门下弟子,若有违背,不得好死!”
  
      言罢,凌松子拉起如意子的右臂,高高举起,道:“还不赶快发誓,求前辈原谅!”
  
      随着师兄弟俩的服软,万僵道宗因开宗大典而引发的第一次风波,到此结束。
  
      楚信也没有再出招对付凌松子,而是以凡间午餐招待师兄弟俩,并安排白洁、戴江亲自护送两者离开僵山地界。
  
      他与凌松子切磋之后,已生出和镇元大仙一战而不败的信心!
  
      更获知自身实力所处层次,至少不在原本《西游记》中大闹天宫的孙悟空之下!
  
      数日后。
  
      随着开宗大典的结束,万僵道宗的名号慢慢被参加大典的众妖四处传开,楚信的名字也逐渐传遍了整个宝象国。
  
      而在三清圣境听太上道祖说法的镇元大仙,掐指算知此事后,急忙命令身边的大徒弟天罡子下界,速回五庄观。
  
      至于回去做什么,地仙之祖却没有明说。
  
      天罡子作为镇元大仙的首席大弟子,未来五庄观的继承人,没有诏令亦可自由出入九重天域的天庭高级闲散官,当然也能掐会算。
  
      当他算出僵山万僵道宗成立之后,脸色大变!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安睡!?
  
      可五庄观乃玄门正宗,斩妖除魔也讲究出师有名。
  
      在归途中,天罡子一直在思考以什么理由去讨伐万僵道宗。回观后,他便火速召集两位师弟,共同商讨针对万僵道宗崛起的应对方案。
  
      天罡子的目光落在眼观鼻、鼻观心的凌松子脸上,道:“二师弟,你怎么看?”
  
      “顺其自然,一切皆有定数。”
  
      凌松子的回答十分干脆,但所答内容并不是天罡子想要的。
  
      于是,天罡子把目光移向如意子。
  
      “大师兄,我是这么想的……”
  
      如意子心中冷笑,脑海已浮现楚信被打得跪地求饶的场景。他乃小肚鸡肠、虚伪奸诈之辈,最善长借他人之手行不义之事。
  
      他认为凌松子没能帮他重伤楚信找回面子,是太仁义不愿下死手所致。当初离开僵山的时候,他的心中就开始算计怎么唆使他的大师兄出手教训楚信。
  
      天罡子千算万算,也不会想到他的两位师弟已与万僵道宗有过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