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僵尸西游 > 第十二章 挑战书
    万寿山。

    五庄观,议事厅。

    凌松子是个本性善良,公正无私的人,当听到如意子提出的那些对付万僵道宗的谋划后,他的脸色变得极为尴尬,眼神中透着愤怒之色。

    “我反对!那万僵道宗的掌教天雄道人对于我等而言,也是个有数千年修道岁月的前辈,我们岂能假师尊之名,行不义之事?”

    如意子冷笑道:“他们可都是僵尸!乃死后复生之生灵,身无阳气,却如活物一般行走坐卧,说好听点是妖魔一类,说难听点是天、人、阿修罗、饿鬼、地狱、畜生六道之外的邪灵!”

    凌松子连连摇头,拍案而起,大声道:“此言差矣!万僵道宗虽招收的门徒皆为僵尸,但其掌教天雄道人身负功德金轮,三大门规又是正派作风,自成立以来未曾做过一件伤天害理之事,也不曾与我万寿山有深仇大恨!师尊平日里便教导我等凡行事以道义为第一,若他老人家得知我等在背后算计邻居,你们想想,我们会受到怎样的处罚?!”

    “二师弟言之有理,身为师兄,我感到惭愧啊!”

    天罡子叹了口气,低下头道:“可是,三界之中唯有仙道、佛道、神道三者是统摄三千大道的无上正统无极大道,其他如魔道、妖道、巫道、鬼道等之类皆为外道,纵然修到一定程度会有毁天灭地之威能,却终究无法证得道果,难以逃脱轮回。那万僵道宗不修正道,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能坐视天雄道人在西牛贺洲崛起,而不理不睬吧?”

    如意子用无奈的目光斜了一眼凌松子,急忙道:“二师兄,我的意思只是假师尊之名发一份挑战书吓吓他们,让他们搬离西牛贺洲而已!这又不是什么大事,就算师尊他老人家知道,我与大师兄顶多受一点小小的处罚罢了,没你想象的那么严重!”

    凌松子知道刚才有些失态,便重新坐下,语气平和道:“我等实力远不及天雄道人,恐怕只有师尊可与其一较高下!我担心,你的挑战书一下,正合了他的意,毕竟他那万僵道宗刚成立,正缺少一个扬名立万的机会。”

    “二师兄,为兄有三个问题想向你请教,不知你可能替我解惑?”天罡子和颜悦色道。

    “不敢指教大师兄!”凌松子异常谦虚道:“请大师兄示下!”

    天罡子冷着脸道:“你还知道我是大师兄!好!那我问你,师尊之实力比上三清之一如何?”

    “太清、上清、玉清三位天尊乃是仙道创始者,皆与师尊同辈,任何一位都有于混沌之中开辟世界的能力,但师尊有天地宝鉴地书在手,与三位天尊中的任意一位交起手来自然是立于不败之地的!”凌松子分析道。

    天罡子又问道:“佛道的两位创始者接引佛祖、准提佛母比之师尊如何?”

    “自然也是立于不败之地!”凌松子提起自家师尊,自豪感油然而生。

    “好!最后一个问题!师尊比之神道的创始者玉皇大帝陛下又如何?”天罡子接着问道。

    凌松子傲然道:“师尊乃地仙之祖,整个无极大陆四大部洲、十大中洲、三大灵岛、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皆由天地宝鉴地书镇压,可调动无极大陆的无限大地之力,纵使玉皇大帝陛下施展成名绝学纯阳九重天也难以击败我们的师尊!”

    “好,二师弟,你回答的非常到位!”天罡子笑道:“那么,你觉得万僵道宗的天雄道人比之仙道三清、佛道祖母、神道大帝如何?”

    “这——”凌松子顿时哑口无言。

    天罡子哈哈一笑,道:“这就对了嘛!我们的师尊是不会败的!”顿了顿,他看向如意子,接着道:“三师弟,你稍后以师尊名义写一份挑战书,明日亲自送去万僵道宗,此事就这么定了!”

    如意子得意洋洋道:“那楚天雄仗着僵尸之体、神通广大,开创了万僵道宗又如何?师尊一个喷嚏,估计会把他吹到十万八千里之外!二师兄,你就等着看他们灰溜溜地搬家吧!”

    凌松子皱眉道:“僵尸者,非人却有人之先天道体,非仙却有仙之神通法术,非鬼却能如鬼般吸收至阴之灵气!那万僵道宗掌教乃僵尸中的顶尖存在——二代绿眼魃尸,实力深不可测,师尊虽然不会被他打败,但想赢他——”

    “别忘了师尊的袖里乾坤!只要他进了师尊的袖里乾坤,哼,到时候一切还不是师尊说了算?”如意子毫不客气出言打断了凌松子的话。

    天罡子闻言,脸色一变,怒斥道:“休得对你二师兄无礼!”

    “对不起,二师兄!刚才一时激动,还请原谅!”如意子是个脸皮极厚、为达目的而不折手段的人,知道言语有失,便连忙起身致歉。

    凌松子摆摆手,叹了口气,望着如意子,诚恳的说道:“三师弟,修仙之人,切记好勇斗狠,修身养心才是性命双修之正途,你且好之为之!”

    言罢,他又转视天罡子,意味深长的说道:“大师兄,师尊不在,你有权处理观内一切大小事务,既然你意已定,身为师弟,我也不方便多说。我一个缺了左臂的残废,力有所尽,也帮不上你什么大忙。而且,我还有功课要做,就不在这里陪你多聊了!”

    “二师弟!”天罡子站起高呼一声,欲喊住转身离去的凌松子。

    如意子安坐原处,斜眼瞅着凌松子的背影,“哼”了一声,低声叽咕道:“还真让人搞不懂呀,师尊竟然会收这样一个死心眼的残缺之人做徒弟!”

    天罡子见凌松子没有回头,甚是固执,心头有些失落。而当他坐回靠椅,瞥见如意子自鸣得意的样子,听见其低声自语的内容时,心里一下子烧起一团怒火来,甩手给了对方一个响亮的巴掌。

    由于天罡子出手毫无征兆,力气也不小,因此被一巴掌打愣住的如意子反应过来之后,他的左半边脸上已浮现出五个红色指印。

    “大师兄,你——你打我?”如意子气急败坏地站了起来,质问道。

    天罡子伸手指着门外凌松子离去的方向,颤抖着胳膊,大声呵斥道:“不当人子!不当人子啊!若非当年二师弟把你从野狼口中救下,你早变成鬼去地界报到了,岂会来到五庄观?!”

    如意子强势反驳道:“无凭亦无据,这断不可能!师尊明明告诉我说,他老人家收我为徒,是看中我天资卓越,乃可造之才,跟二师兄没有半点关系。我刚才自言自语,那也只是下意识发发个人牢骚,你不要胡诌一个子虚乌有的事情来诓骗我!”

    “还敢顶嘴了!哼!信不信由你,总之以后不准再说你二师兄坏话!否则我听见一次打一次!两日后我将去西天门附近收集仙灵之气,我不在的时候,你给我老实点!”

    天罡子大袖一甩,转身踏步离去,留下如意子一人愣在原地,默默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