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僵尸西游 > 第二十四章 苏蓉蓉
    第二十四章苏蓉蓉

    紫金钵异度空间内。

    虽然这是一个以黑灰色为主色调的世界,但是释迦牟尼的金色佛法不断涌入,令整个世界变得神圣和威严起来。

    “你是哪方人士?为何会变成僵尸,成尸几年?所修何种大道,为何修此大道?”

    楚信开口询问跪在他脚下的苏蓉蓉,姿态高高在上,充满霸气,不容置疑。

    “回亚祖的话,晚辈五百四十九年前本为西牛贺洲罗刹国国王的王后,一场宫廷巨变致使我被逆贼害死,抛尸荒野。之后,因一口怨气,我尸化成僵,至今成尸已有五百年!”

    “晚辈先修过一百五十年魔道,后来转修佛道两百年,近一百五十年修的是仙道。起初修魔道是本性驱使,灵智成熟后觉察魔道走极端,无法长久,便舍弃魔道,而修正统无极佛道化解内心魔性。”

    “可是,晚辈难以接受佛道的来生成佛,那等于让我放弃数百年的苦修!没办法,晚辈只好转修正统无极仙道,求一个今生得道解脱。”

    说到这里,苏蓉蓉平静的语气中忽然充满怨恨,似咬牙道:“若不是臭和尚将晚辈摄入这狗屁空间,晚辈一定证得了太乙道果!求亚祖慈悲,为后生晚辈讨一个说法!”

    “那大和尚为何要抓你?”楚信反问道。

    他既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苏蓉蓉的祈求,而是抓到了双方交流中最为核心的信息。

    既然楚信身处紫金钵内,那么他和苏蓉蓉的对话八成会被金钵的主人释迦牟尼听到。

    这一点,苏蓉蓉至少也明白,所以她若撒谎,释迦牟尼绝对会即刻出言揭穿。

    “晚辈偷了他养的一只玉蝉,可是他养了数百只玉蝉呢!亚祖明察!一只玉蝉而已,大和尚太小气了些!”

    对苏蓉蓉而言,靠上楚信这棵大树,以后才好乘凉。那么,尽可能把她描述成受害者、弱者,方能打动楚信,生出保护她的心来。

    此时,楚信却是没有去想苏蓉蓉为什么要偷玉蝉,而是将所有的感知都投注到了金钵封印之上。他要感受一下,看一看释迦牟尼究竟有没有在外面观察金钵内的情况。

    只不过空间封印如同结界,想隔着结界感知另一边的信息是非常困难的。

    “既如此,我还犹豫什么?给我裂!”

    楚信心念一动,毫无征兆的打出一记穿云指。

    金钵内的空间上空,突现一个巨大的金色手指虚影,如同冉冉升起的太阳,慢慢向空间屏障靠近。

    苏蓉蓉大喜过望,心潮澎湃。

    “多少年了,我终于要自由了!”

    她抬起头感叹之余,赫然发现面前的楚信竟然消失了。

    “难道?!”

    苏蓉蓉举目望去,发现高空之中,金钵之巅的空间屏障上,此刻出现了一条小到肉眼不可见的黑色缝隙。

    “亚祖,请等一下晚辈!”

    当苏蓉蓉奋起十二分力气,冲到金钵空间之巅时,那条缝隙已经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原先光溜溜的屏障。

    “可恶的和尚!”

    她把一切的问题都指向了释迦牟尼,而不敢对楚信有任何的不敬。

    蟠桃园,瑶池之畔。

    望着嘴角血迹未干的释迦牟尼,楚信感动羞愧不已。

    刚才,他以穿云指直接破开紫金钵一丝封印,回到桃园。却不曾想到,这样做等于冲破金钵之主的防御,给释迦牟尼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内伤。

    楚信不认为他刚才对金钵封印的破坏,会把释迦牟尼伤到吐血的地步。

    释迦牟尼为了替他化解业火,消耗大量元气而虚弱不堪,最终被他乘虚而入,破开一条空间裂缝,才算唯一合理的解释。

    “阿弥陀佛,真人终于恢复如初,贫僧的这一场辛苦算是值得了!”

    释迦牟尼念了一声佛号,道了一句感叹。

    他也不知是故意假装不知金钵内发生的事,对楚信露出魃尸本相震慑苏蓉蓉的事只字不提,还是觉得说与不说并不重要,又或者一切皆是注定的因果机缘?

    楚信闻言,一阵心动,仿佛瞬间明白了释迦牟尼话中的意思。

    原来,他的历世业火被浇灭,等于过去无数世积累的业火已经被清除,从此因祸得福,这一世再也不会害怕业火焚烧。

    此外,他的头脑变得更加清晰,对天机大道的觉察与感悟也变得更敏锐,对未来的预测以及对危险、机遇的感知也变得极其敏感。

    以上这些,全都是洗刷掉过去无数世积累的业火后,带来的玄妙。

    “圣僧,此乃三枚蟠桃,还请快快服下!”

    楚信抬手向身边的一颗桃树一抓,摄来三枚红彤彤、白艳艳的桃子。

    “请圣僧赶快服下这些蟠桃填补元气,稍作休息,我们马上离开!”

    他现在对危机的感应异常灵敏,总觉得会有大事发生,身上紧张厉害。如今成功盗得蟠桃,越早离开越是安全,多停留一秒钟都有可能惹来杀身之祸。

    释迦牟尼岂会不明白楚信的意思,他也是有真本事的真和尚,对冥冥之中将要发生的事也有一点儿微弱的感应。

    若不是身处天庭,神识之类的探测之术无法使用,他们也不至于会这般紧张。

    三枚桃子下肚,释迦牟尼感觉神清气爽,力量似乎已经恢复,便就地调息了片刻。

    “不愧是先天灵根,果然非同凡响,一枚桃子就抵得数百年苦修啊!”

    释迦牟尼把三枚桃核收好,站起来,向楚信行了一个稽首礼。

    “感谢真人出手相助!”

    楚信不敢受礼,侧身避开,惭愧的回应道:“圣僧切莫客气,你我还是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吧!”

    他要不是粗心大意,误食瑶池圣水,释迦牟尼也不会冒险进来救他,所以总有些愧疚。

    “阿弥陀佛!”释迦牟尼道了一声佛号,伸手指着楚信脚边的水桶,道:“变!”

    楚信定眼一看,发现十个水桶之中已被“变”满“瑶池淤泥”,而释迦牟尼此刻也变成了仙童模样。

    “仙童”释迦牟尼笑道:“其实贫僧早就激活了子母珍珠的母珠,为了安全起见,才一直没有主动与你通话。正是通过你身上的子珠,贫僧才对你入园后的经历知道的一清二楚,所以不必惊讶!”

    “原来如此!”

    楚信心中之前产生的许多疑惑,现在终于找到了对应的答案。

    于是,他们一边聊,一边向园子外围走去。

    两者刚走出七八十步,便被一堵无色透明的特殊空间结界挡住去路。

    “果然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楚信气得咬着牙,心道:“再有一个时辰,就到念念指环封印活物的时间上限,看来是免不了一场恶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