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僵尸西游 > 第二十七章 池心井
    第二十七章池心井
  
      天庭,瑶池仙府,蟠桃园内。
  
      楚信的目光死死锁定西王母,他感应到西王母身上散发着一股若有若无的魃尸气息。
  
      西王母怎么可能会是僵尸?
  
      这种意料之外的情况,颠覆了他过去对眼下世界的认知!
  
      如果连传说中拥有不死药的西王母都可以变成僵尸,那么是不是所有跟“不死”两个字挂上钩的人,都有可能是僵尸之体?
  
      见到楚信双目之中流露出震惊的眼神,西王母的绝美容颜轻轻一笑,仿佛能够迷倒众生。
  
      她焕发笑容的情况可不多见,张自然未登上玉皇大帝尊位之前就开始追求她,无数岁月过去了,而见到她笑脸的次数却也屈指可数。
  
      楚信盯着西王母的笑容,差一点就被迷了魂儿。
  
      “看好了么?”西王母面色一变,寒着脸道:“传闻你是二代绿眼魃尸,乃僵尸亚祖,一身实力可比大罗道果境,本宫今日便想见识一下你的手段!”
  
      这话等于是告诉楚信,她只是打算切磋一下,没有下死手的意思。
  
      楚信可不这么想,因为他从还未出手的西王母身上,感应到了浓烈的死气与煞气。
  
      “暴雨梨花!”
  
      随着西王母的一声低吼,以楚信为中心,四面八方凭空冒出来无数朵亮银色的梨花。
  
      梨花仿佛来自冥界的催命符,每朵都附着足以冻碎一座泰山的煞气。
  
      而在楚信头顶的上空,更是赫然间浮现出无数如雨滴般大的半透明液体,像从超级巨大喷头,喷洒而出的雨水。
  
      这些可不是普通的雨水,而是由黄泉幽冥之中的死亡之力凝结而来!
  
      凡人沾着一滴立马会化成飞灰,普通修道者碰着至少要掉半条命,就连天仙境修士也不敢轻易触碰,稍有不慎,将落得被死力纠缠而终生患病的下场。
  
      “出手就是致命杀招,显然想要逼我使绝招啊!”
  
      楚信不慌不忙的运起体内皇极真气,于身体四周形成一层紫红色的无形气罩,气罩表面附有无数银色电弧,挡住了来自西王母的可怕攻击。
  
      西王母颇有兴趣的打量着楚信身体表面浮现出来的气罩,好似欣赏一件艺术品般盯着看了好久,同时却不忘驾驭法力,催动致命杀招“暴雨梨花”进行第二波进攻。
  
      死亡之力凝结而来的暴雨“哗啦啦”打在楚信体表的气罩上,发出锅铲摩擦瓷盆时的“滋滋滋”刺耳噪音。
  
      每一朵煞气化成的梨花,都似一颗微型炸弹,撞上气罩就发出“噼啪”的爆炸声。
  
      暴雨退去,梨花败落。
  
      除体表气罩从紫红色转化为淡紫红色之外,楚信毫发未损,不过他的面色变得沉重了起来,看西王母的眼神也多出三分敬意。
  
      “迄今为止,能令我至强防御性绝招‘紫雷罩’受损的,唯有你!我必须承认,你很强!”
  
      紫雷罩是惊世八绝中两大防御性绝招之一,也是楚信甚为得心应手的防御绝招,修炼到极致可罩住一方世界,形成绝对领域,领域之内,他就是唯一的主宰。
  
      只不过,楚信目前的力量无法将紫雷罩推演到最强境界,能够挡住西王母惊世骇俗的连续两波攻击,已经让他心满意足了。
  
      西王母并没有接话,而是漠然望着远方的楚信,略显失望的摇了摇头,然后提起两掌,双脚同时发力,瞬间消失在原地。
  
      楚信见西王母一晃,忽然不见了踪影,心头一紧,下意识开启法眼,欲看穿西王母的踪迹。
  
      “不知你还能不能挡住本宫的‘隔空摘月’?!”西王母的声音于虚空之中响起。
  
      然而,楚信终究还是慢了半拍,等他的法眼捕捉到西王母时,他的身子已经被对方打飞。
  
      眼看就要落入瑶池之中,楚信怒吼一声,露出魃尸本相,急忙煽动翅膀,稳住了快速下落的身体。
  
      正当他表露魃尸本相,准备反击之时,西王母隔着老远,对准他的胸口打出一记直冲拳。
  
      楚信感觉不妙,催动巨大的双翅护住正面,却不料西王母的拳头竟然跳跃空间,从他头顶虚空蹿出,狠狠地落在他的天灵盖上。
  
      汹涌澎湃的冲击力,将楚信送入了瑶池之中,并恰巧把他推进了池心井里。
  
      僵尸亚祖,落水无声!
  
      见楚信终于被打落进入池心井中,西王母抬手擦了擦额头并不存在的香汗,暗暗松了口气。
  
      她踏出一步,挪移到瑶池之畔,伸手向池面虚空一抓,再把手翻过来时,掌心便出现了一枚令牌与一个小布袋。
  
      令牌是天罡子的天职令牌,小布袋是其储物法宝。
  
      看着令牌与布袋,西王母面无表情,再次施展神秘的空间之术,把这两样东西送到了九重天域之外的李德全怀里。
  
      同一时间,西天门处。
  
      李德全感应到胸口一紧,伸手摸了一下,确定是令牌与布袋后,便找了个借口,离开西天门,向托塔天王府而去。
  
      没过多久,他就来到了托塔天王府的府邸大门口,正好遇到魔礼寿迎面走来。
  
      “不是让你镇守西天门,你来此处作甚?擅离职守,可知该当何罪?”魔礼寿端起了广目天王的架子,大声呵斥道。
  
      李德全弓着腰低声下气道:“回禀天王,末将巡逻时,在西极登天台下方云层捡到两样东西,事关重大,宁愿被处罚,也要前来上报托塔天王,不曾想遇见了您!”
  
      “速速拿出来于本天王!”魔礼寿哼了一声道。
  
      李德全单膝跪地,双手奉上令牌与布袋。
  
      魔礼寿拿过两样东西,在手中仔细一看,发现是天罡子丢失的东西,顿时吓得双腿一软,差点跌倒。
  
      幸好李德全眼疾手快,急忙将其扶住,才让他没有出丑。
  
      “这下完了!”
  
      魔礼寿觉得他这个广目天王的位子算是做到头了。
  
      “天王,我们怎么办?”李德全小声问道。
  
      魔礼寿吸了一口气,稳住心神,吩咐道:“你速回西天门值守,切莫再擅自脱离岗位,本天王自有决断!”
  
      李德全走后不久,托塔天王李靖驾云来到了天王府。
  
      见魔礼寿守在府邸门口,他便上前询问了一番。
  
      当李靖得知,天罡子丢失的天职令牌与储物法宝已在西天门外被找到时,整张脸都黑了。
  
      “传本王命令,速调回所有影卫!”
  
      一盏茶的功夫不到,三十名证得太乙初果的影卫在蒙面影卫队长的带领下,全部回到了托塔天王府。
  
      蒙面队长哪吒回到卧房,迅速换掉影卫软甲,带着刚写好的奏报,来到了李靖平日处理公事的书房外面。
  
      “还不进来?!”
  
      听到李靖不带一点儿人情味的声音,驻足在门外的哪吒眉头一锁,右手捏紧了奏报。
  
      “启禀天王,此乃末将调查的结果!”哪吒恭敬地把奏报平放在李靖面前的书桌上。
  
      李靖也不看哪吒,望着奏报,低声道:“出去吧。”
  
      “是,天王!”
  
      望着哪吒离去的背影,李靖失落的叹了口气。
  
      随后,他打开奏报,认认真真阅览一遍,猛然间站了起来,一掌拍碎了极品仙石打造而成的书桌。
  
      “查!给我查!仔仔细细的查!这妖魔如此嚣张,不是打我御林军统帅的脸,而是在挑衅整个天庭的守卫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