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僵尸西游 > 第二十八章 界外诡棺,虚幻之头
    第二十八章界外诡棺,虚幻之头

    池心井位于瑶池正中心,深不可测,仿若黑洞。

    如果单从池面上看,平静如镜的水面没有一丝波纹,池水的颜色也基本相同,表示这口井并不存在。

    然而,事实上,关于这口井的来历,乃是天庭最高机密,除天道六圣外,知道其秘密的人屈指可数。

    西王母便是这几个人当中的一个。

    虽然她目前的实力还无法抗衡天道圣人,但通过特殊结界与神秘黑袍人相结合,蒙蔽玉皇大帝张自然还是可以做到的。

    三界之中,除天道六圣出手之外,想瞒过他们其中任何一人几乎不可能成功。

    西王母心知肚明,因此才对楚信下死手,就是要制造出一种致对方于死地的假象。

    天道六圣能看透六道范畴之内一切生灵的过去现在未来,近乎全知全能,却无法看穿六道之外的生灵。

    比如,证得道果的修士已经跳出六道,不坠轮回,天道六圣看不透。

    再比如,域外天魔和僵尸,非人非鬼亦非神非妖,同样也不属于六道之内,天道六圣一样看不透。

    他们只能看见楚信被西王母下死手打入了池心井,对于瑶池圣水之下发生的事情,他们无法探知。

    瑶池圣水可不是一般的凡水,能沾着“圣”字的东西,至少对天道六圣也会起到某种程度上的功用。

    不过天道六圣心中清楚,这口井下埋着一口棺材,此棺乃天庭被开辟之初,于一块超级巨型星辰里挖掘而来。

    起初,那棺材并无特别异常,但后来除天尊之外,凡是触摸过棺材的人一律变成了丧失神智的魔头,青面獠牙,见人就咬,折腾半个时辰后便化成了飞灰。

    这些人不仅身死道消,就连时间长河里也找不到他们的踪迹,六道轮回中也查不到其历世投胎记录,仿佛未出现过一般。

    此事惊动了当时参与开辟天庭的天道五圣。

    除女娲娘娘之外,仙道三大始祖与佛道两大始祖联手,天道五圣合力,各色先天至宝、灵宝轮番轰击,都没有打开那口棺材,更谈不上炼化毁灭!

    盘古大世界之中,天道圣人乃是至尊至极的无上主宰,有于混沌中定地风水火,演化小世界的可怕实力!

    五大天道圣人联手也无法破开,可想而知,这口棺材究竟有多么的神秘!

    为了防止这口棺材引发三界危机,而瑶池圣水有阻挡一切生灵包括天道圣人在内的神念的特殊性质,于是天道五圣选择在瑶池之中开辟出深不可测的池心井,将其封存。

    从此以后,凡是斩仙台上无法杀死,雷部正神难以消灭的罪大恶极之坠落仙神,表面上统统被关入天牢,暗地里却悄悄被丢入池心井,借助诡异棺材之力,将其从时间长河中抹去。

    慢慢的,这口棺材有了一个新的名字——界外诡棺,意为“三界之外的诡异之棺”。

    而现在,楚信被西王母打入了封存界外诡棺的池心井中!

    暗中观察一切的天道六圣不认为楚信还能活着出来,他们收拢神念锁定池面,稍等片刻却也一无所获,便纷纷从西王母布置的独特空间内抽回了神念。

    西王母正是觉察到六圣神念的变化,才敢趁着监察空挡的机会,施展特殊空间之术,把天罡子的天职令牌与储物法宝传送给李德全。

    她这么做,就是要故意制造混乱,让天庭的防御系统动起来,把注意力转移到下界捉拿子虚乌有的妖魔之上,削弱对瑶池仙府的监察。

    如此,她西王母筹备无数年的计划,方可趁机顺利开启。

    为何这么说呢?

    楚信进入池心井只是西王母计划的第一步,见到虚幻之头是第二步,继承虚幻之头的道心衣钵才是至关重要的最后一步!

    虚幻之头的道心太过强悍,在传承给楚信时,会产生天地异象。因此把所有人的注意力调走,才能保证传承的安全性。

    确认瑶池四周没有其他人的神念停留后,西王母闭上双眼,轻轻呼出一口气,下一秒整个人化作一股青烟,腾空消失。

    池心井之中的奇异空间内。

    被西王母一拳打得有些发晕的楚信,摇摇晃晃煽动翅膀,勉强固定住了如一片树叶左右飘荡的身形。

    楚信举目四望,发现身体周围有许多蚕豆般大的白色气泡。他吸气的同时,感觉鼻腔中涌入了一股清凉的液体。

    原来,此处空间之中充满了高浓度的瑶池圣水!

    所幸高级僵尸可用肺呼吸,也可以用周身毛孔呼吸,甚至还可以不呼吸。

    楚信身为二代绿眼魃尸,现沉入水中却不受影响,除行动起来有点不自在外,与在陆地上并无太多区别。

    煽动翅膀,四处游荡了一会儿,楚信发现此奇异空间非常庞大,堪比地球上的一个室内体育馆,而在空间的最下方地面中心,放着一口奇特的棺材。

    首先,棺材是淡红色半透明的玉石材质,棺材盖的头部左右两个角各有一个洞,两个洞之间拴着一条大拇指粗的暗金色铁链。

    其次,棺材盖上雕刻着一尊龙首人身,背生双翼,虎尾利爪,上半身肌肉盘结,下半身穿短裤的魔神。

    魔神胸前戴着一串铁链,链条下坠着一个形似一口小棺材的饰品。他左手拿着一把斧头,右手握着一杆长矛,骑着一只形如猎豹的灵兽,咧嘴咆哮,栩栩如生。

    最后,棺材四周方圆两米之内的瑶池圣水,颜色深如黄油,看起来非常粘稠,隐约间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死力。

    奇特的棺材吸引着楚信的注意力,而他的内心深处似乎有股神秘的力量,正驱使他不断靠近那口界外诡棺。

    楚信来到棺材两米之外,感到眼前一暗,才发现界外诡棺四周的瑶池圣水之所以黄稠,是因为里面融合了大量的动物骨灰。

    忽然,界外诡棺的棺材盖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缓缓推开,而那些黄稠的圣水竟然逆流进入了棺材之中。

    楚信有种在慢镜头回放的角度下,观看水是如何逆流的错觉。

    所有的黄稠圣水逆流进入棺材里之后,界外诡棺的盖子竟然又慢慢复归原位,好似刚才诡异的一幕从未发生。

    如果不是眼前的黄稠圣水失去了踪迹,楚信简直怀疑他此时身处梦境。

    “你终于来了!”

    棺材盖被无形力量盖上的瞬间,一道低沉、沙哑、浑厚的声音同时在楚信心中响起。

    听到这个悠远绵长的声音,楚信下意识联想出一片空旷辽阔的大草原。

    界外诡棺之上,一个额上生双角,脸部皮肤红似火的虚幻之头,如喷涌的泉水缓缓冒了出来。

    “吾足足等了你三千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