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僵尸西游 > 第三十三章 玉袍大帝
    第三十三章玉袍大帝

    西牛贺洲。

    万寿山,五庄观,人参园。

    人参园是一座花园,分内外两个院子,外院之中有朱栏宝槛,曲砌峰山,奇花翠竹,四时蔬菜,而内院里面只有一颗人参果树。

    人参果树位于花园内院正中间,青枝馥郁,绿叶阴森,叶儿似芭蕉模样,直上去有千尺余高,根下有七八丈围圆。

    此时,镇元大仙盘膝坐在人参果树之下的蒲团上,左手掐诀,右手持一根拂尘,神态庄严。

    他的面前跪着一个道士,正是从天庭归来不久的天罡子。

    “你乃天庭高级闲散官,无事之时清闲非常,有事之时却又异常忙碌。忙者,亡心也。丢失天职令牌,想来倒也情有可原。”镇元大仙对天罡子犯下的过错,做出了一个他认为合理的解释。

    天罡子闻言,连忙磕了三个头,大气也不敢喘。

    镇元大仙顿了顿,又道:“可是,你的储物法宝乾坤袋竟然也丢失了,这只能说明一件事!你忙于争名夺利,疏忽修炼,以至于败给了那天雄道人!”

    “求师尊责罚!”天罡子额头贴着地面,出言道。

    镇元大仙甩了一下拂尘,微微笑道:“你经此一难,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可明白?”

    天罡子稍微抬起头道:“弟子已经将天职令牌与辞呈上交给太白星君,从此以后专心修道,绝不再沉溺虚幻的名利。”

    “孺子可教也!”镇元大仙欣慰地点点头道。

    天罡子心头一喜,知道这是镇元大仙对他的肯定。

    他一直没有证得道果,一方面是因为他对大道运行规则的了解程度不够,另一方面也是他不想去了解。

    说简单一点,也就是说他不想证道!

    为什么?

    因为他想继承镇元大仙的道心衣钵,成为盘古大世界的第二代地仙之祖!

    地仙之祖也是一个天地尊位,一旦天罡子继承了镇元大仙的道心衣钵,就等于半只脚踩在了地仙之祖尊位上面!

    不过,镇元大仙现在还没有要退位的意思,天罡子只能选择一直等待。

    “从今日起,为师将传授你地仙之宗源玄功‘天地宝鉴’!”

    就在天罡子心生欢喜的同时,镇元大仙再次开口言道。

    镇元大仙能开创出仙道五派之一的地仙流派,获取地仙之祖尊位,成为地仙流派第一天尊,完全是修炼了天地宝鉴的缘故。

    天罡子听到镇元大仙要传授他天地宝鉴,第一反应是在做梦。

    他刚丢了官,又被五庄观的邻居给打败,丢尽了自家师尊的脸面,不被惩罚已是万幸,岂能有如此待遇?

    然而,镇元大仙从来都不会开玩笑,说一不二,说传授就一定会传授。

    天罡子倘若开始修炼天地宝鉴,只要他不出意外的话,早晚能跨越太乙、大罗,一步证得混元道果!

    “师尊慈悲!弟子、弟子无以为报,唯有终身侍奉师尊左右,以报大恩!”

    镇元大仙笑道:“好徒儿,为师果然没有看错你,把头抬起来吧!”

    待天罡子抬起头后,镇元大仙看着他的眼,接着道:“至于你下挑战书给万僵道宗掌教天雄道人之事,为师已知晓。两个月后便是比斗的日子,届时为师会替你好好收拾那个嚣张的僵尸亚祖!”

    天庭,凌霄宝殿。

    此时,雄伟壮阔的大殿之中,仅有玉皇大帝与托塔天王君臣二人。

    张自然高坐玉帝宝座之上,李靖站在他的右前方台阶下。

    “爱卿有何事需要奏,需得如此紧张?”张自然面无表情,随口问道。

    李靖浑身打了个激灵,忙道:“启奏陛下,臣乃天庭御林军统帅,有护卫众仙神安危之责任。但刚刚有一邪魔混入天庭后又逃了出去,待臣派兵追查时,已不见踪影。可以肯定一点,此邪魔从西天门而入。”

    张自然听了李靖的汇报,依旧是面无表情,没有任何反应。

    李靖心惊胆战,接着跪下,道:“此乃臣之过,臣犯了失职之罪,请陛下责罚!”

    “下次注意。”张自然摆了摆手,示意李靖退下。

    他似乎对邪魔来去天庭之事,毫不知情,对李靖的失职好像也不想追究。

    而这一切在李靖眼里却有另外一番意思。

    李靖认为这是玉帝陛下故意给他面子,不想太过追责。故意给他一次改过的机会,让他将功赎罪,加大对天庭的监察力度,加倍警戒。

    “陛下仁慈!”李靖叩拜之后,起身离开了大殿。

    他前脚刚出凌霄宝殿的大门,后脚张自然就挥手布下一个结界,隔断了整个大殿与外面世界的联系。

    “你为什么不处置李靖?他玩忽职守,其罪该革职查办!”

    大殿之中,忽然凭空冒出一个模糊的人影,悬浮在半空之中,与高坐在玉皇大帝宝座上的张自然遥遥相对。

    这个人影似透明的水晶铸造而来,虚幻不实,却又真正存在,而且还能开口说话。

    此人与楚信在池心井之中见到的虚幻之头类似,都属于虚幻灵体一类,看起来和修道者的灵魂、真灵相似,但实际上却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这就像精神分裂的病人,眼中看见的那个被分裂出来的人一样,是一种意志的人物化体现。

    “谁让你出来的?”张自然有点生气,脸色一沉道。

    虚影冷笑道:“寡人为什么就不能出来?!你以为登上了玉皇大帝尊位,就能彻底摆脱寡人吗!笑话!你就是寡人,寡人就是你,你想摆脱自己,除非你死了!”

    “你这次出来想说什么赶快说,朕还有事!”张自然赫然间从宝座上站起,瞪着虚影道:“定海神珠已被燃灯古佛演化成了二十四诸天,你想重建扬眉教是根本不可能的,此事休要再提!”

    虚影楞了一下,嘲笑道:“寡人还未开口,你怎么就知道寡人想说什么?笑话,你知道的寡人就不知道吗?”

    张自然凌空飞起,落在大殿中央,浮在半空,看着虚影那张与他一模一样的脸,冷冰冰的道:“再不说,就别怪朕对你不客气!”

    “很简单,在西牛贺洲境内的宝象国国都,建一座玉袍大帝庙宇,寡人要让宝象国的所有人都供奉玉袍大帝神位!”

    “玉袍大帝?你给自己取的这个名字不好听,建议你换一个。”张自然瞪着虚影的双眼道。

    “笑话,寡人想取什么名号,与你何干?要想寡人不给你使绊子,你还是乖乖答应最好!”

    言罢,虚影朝前踏出一步,重新回到了张自然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