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僵尸西游 > 第二章 五庄观拜帖
    第二章五庄观拜帖

    深夜,星光灿烂,皓月当空。

    白骨洞中灯火通明。

    释迦牟尼如一尊门神,半眯着双眼,双手合十,一动不动守护在一间石室前。

    如小花猫般大的幼体蛟龙蹲在他的脚边,低着可爱的小脑袋,鼻子对准石门下方的缝隙,用力吸了吸两三下。

    此石室,正是洞内所有石室之中,装修最豪华的那一间!

    “大和尚,您说十二个时辰够不够用?”

    释迦牟尼微闭的双眼猛然睁开,惊讶地望向脚边的幼体蛟龙,愣在当场。

    “你才多大,竟已修炼出神念来?”

    应覆海没有回答释迦牟尼的问题,而是继续用神念传音过去追问道:“您说为什么人身才符合大道,动物形态就不能修成大道么?”

    释迦牟尼却也有趣,仍旧没有回答应覆海的问题,自语道:“你是洪荒异种,天生便拥有神念倒也在情理之中。不过——”

    “不过什么?”应覆海听到释迦牟尼这么说,立即有了兴致,紧跟着问道。

    释迦牟尼道:“阿弥陀佛,从你的言行来看,你似乎知道你生母过去的遭遇。”

    见应覆海没有否认,他继续说道:“那么,既然如此,你不觉得奇怪么?”

    “奇怪什么?”应覆海再次追问。

    “虽说龙族是天地之间最奇异的生灵之一,极易与其他种族混血产生后代,但这后代始终会带上龙族的一些烙印,体现在外形上。”释迦牟尼说到此处,选择了停顿。

    应覆海有些不耐烦道:“大和尚,您究竟想说什么,拐弯抹角有意思么?”

    他说着,纵身一跳,如狸猫般灵活,落在释迦牟尼右侧肩膀之上。

    释迦牟尼道:“最起码,你会继承你生父的一点血脉,可你身上的鳞片与你生母一般,皆为青绿色。最令贫僧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你的后背竟然还有两片微小的翅膀雏形。”

    应覆海闻言,忽然眯了起来圆溜溜明亮亮的一双大眼睛,可爱的眼神瞬间变幻,一束凌厉的寒光从中射出。

    寒光好似一柄无形的神刀,向着对面甬道石壁横切而去,在上面划出一条深深的口子。

    释迦牟尼望着那深深的口子,怔怔出神道:“或许这就是洪荒异种的独特之处。”

    应覆海道:“大和尚,您现在可以回答晚辈的第一个问题了么?”

    释迦牟尼对幼体蛟龙的说话风格感到十分无奈。

    他以前也见过像九头蛟那样的洪荒异种,至于应覆海这般,口头上对他这个大和尚尊敬万分,但姿态却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他还是头一次见到。

    强势!

    即使迫于辈分上的高低,应覆海不得不使用尊敬之语对待释迦牟尼,但仍掩盖不了来自骨子里的强势!

    “想在十二个时辰内帮助你师姐重塑肉身,难度很大。”

    释迦牟尼也是个大度的人,没有因为应覆海的强势而心有不满。

    毕竟每一个人都有其独特的气质,天生的性格不是想改就能改掉的。

    何况,应覆海才出生近三个月!

    说起来,楚信上天庭盗蟠桃才花了二个多月的时间,而从北俱芦洲赶回僵山,一路上就花了近三个月。

    北俱芦洲地理环境极为特殊,大部分地方常年被奇异迷雾覆盖,不仅神念进入无效,而且迷雾上空也无法施展腾云之术。

    剩下没有迷雾的地方,到处又是沼泽森林、雪山、火山、沙漠等各种极端环境。

    若从陆地上赶路,没有个七八年,想从北俱芦洲来到西牛贺洲,那是不可能的!

    唯有从北海绕行,是最快的路线。

    楚信与释迦牟尼从北海上空驾云飞行,并以消耗两枚蟠桃为代价,两度施展空间挪移之术,最终才顺利回到僵山。

    近三个月都在赶路,因而被楚信抱在怀里的应覆海,一直都没有受到外界的干扰。

    所以,这一路上,他都在领悟与学习来自其血脉传承中的神通异能。

    神念,便是其中之一。

    刚才以目光化成利刃,削铁如泥的瞳术,也是其中之一。

    应覆海听了释迦牟尼的观点,摇了摇小脑袋,言道:“换成别人怕是不行,但我师父或许可以做得到。”

    他之所以对楚信非常有信心,是因为楚信曾以一己之力,硬生生抽空了他生母九头蛟体内那极其可怕的魔气。

    当初,那些魔气被楚信以血蝠海产生的吸力归拢于一处,又借助炼丹手的化血气为丹丸的手段,才把所有魔气凝结成一颗鸡蛋大小的黑色魔珠。

    然而,应覆海所不知道的是,楚信施展出的这一招,是融合了惊世八绝中炼丹手的抟炼元气为丹之术,与血蝠海的掠夺吸收之力。

    楚信与瑶池中心池心井中的虚幻之头合一后,拥有了全新的道心,故而对神通绝招的运用胜出过去数十倍。

    也唯有创造皇极惊世的他,可同时把两大绝招之中的精华之处,糅合到一起施展出来。

    正因如此,楚信强大无比的身影,便深深印入了应覆海的记忆,被其纳入自己的认知体系之中,成为他潜意识里认定的东西。

    这导致他对楚信有一种盲目的信任,不需要理由的信任!

    “楚教主为了全身心迎接后天的比斗,才决定在比斗之前完成为你安师姐重塑肉身之事。”

    释迦牟尼道:“目前才过去两个时辰,贫僧此次为你师父护法,绝不敢掉以轻心。”

    当夜无事。

    次日上午,距离楚信闭关为安玲珑重塑肉身已过去八个时辰。

    释迦牟尼望着洞口结界,言道:“再有四个时辰,天黑之前,若楚教主与你师姐还不出来,那此次重塑肉身之事便算失败了。”

    “有人靠近空间结界!”应覆海如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

    就在此时,将白骨洞与洞外世界隔断的巨石碑边上,来了一位万僵道宗的入门弟子,正是被白洁安排前来送信的不灭。

    释迦牟尼正打算施展佛门幻力,探一探结界外面是谁,应覆海却纵身一跃,化成一束青色的光,直奔洞口而去。

    不到一分钟的功夫,应覆海嘴里叼着一封书信,回到了石室门前。

    释迦牟尼拿过书信,打开一看,暗叫不妙。

    原来,白洁一大早就收到了五庄观迁人送来的拜帖!

    拜帖中说,明天镇元大仙会带三大弟子拜会万僵道宗,届时便在僵山兑现半年之期的约定,挑战楚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