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僵尸西游 > 第二十七章 参赛
    第二十七章参赛
  
      就在楚信三人相聚酒楼吃晚饭的时候,如意子已回到客房,并紧闭门窗。
  
      室内漆黑一片,他独自坐在四方桌边,正用心声与玉袍大帝交流。
  
      “大帝,通天之路的漫长您也知道,属下认为,我们没有必要参与这趟浑水。”如意子心道。
  
      玉袍大帝没有回应。
  
      如意子不敢内视识海,他怕冲撞了玉袍大帝的真容,就像俗世王朝的百姓未经许可不敢直视国王一样。
  
      故而,他不知玉袍大帝是否沉睡。
  
      他犹豫片刻后,接着用细小的声音开口道:“为了争夺赏金供奉的名额,通天之路上必定会有争斗,属下得大帝您赐予的三千年功力后,自认法力修为已达天仙之境,可是断域之中神通与法术无效,属下肉身羸弱,不堪大用。”
  
      他这次专门开口说话,生怕心声作用细微,可是玉袍大帝依旧没有回应。
  
      如意子额头有冷汗渗出,他明白扬眉教的悬赏令关系到淮阴龟山下的水猿大圣无支祁,而无支祁又是玉袍大帝口中的“造化灵猴”。
  
      造化灵猴究竟有多么厉害如意子不清楚,但是玉袍大帝的怒火他如意子还不敢承受!
  
      “大帝!”如意子纠结无比的喊了一声。
  
      他并不想死在通天之路上,他也不是那种有骨气的人,否则也不会沦落到宝象国,遇到玉袍大帝,成为对方的傀儡。
  
      如意子再次低声喊道:“大帝,非属下贪生怕死,而是属下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你所考虑的问题,寡人皆已知晓,不必多言。”
  
      在期盼之中,如意子的脑海中终于响起了玉袍大帝充满威严的声音。
  
      “多谢大帝!”如意子以为玉袍大帝不打算命令他参加这次比赛,连忙道谢。
  
      玉袍大帝疑惑道:“你觉得,寡人会让别人把无支祁带走么?哪怕重入轮回,转世再修,你也必须给寡人保证造化灵猴的自由,决不能让任何人再把其囚禁!”
  
      如意子心中咯噔一下,身子凉了半截,入坠冰窟。
  
      看来,那所谓的造化灵猴对玉袍大帝来说,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可是——”
  
      如意子刚想辩解,就立即被玉袍大帝打断。
  
      “可是你现在无法施展神通法术,肉身力量又羸弱不堪,是也不是?寡人告诉你,你错了!现在,寡人命令你从窗户跳下去!马上执行寡人的命令,听到没有?!”
  
      玉袍大帝霸道的声音配合着恐怖的威压,令如意子不敢生出一丝一毫的反抗念头,唯有按照命令行事。
  
      他推开窗子,闭上双眼,以视死如归的姿态,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只听“嘭”一声巨响,如意子好似一块千斤重的巨石,从天而降。
  
      他的双脚踩碎青玉石板,深陷地下,脚踝已没入地下。
  
      “这?!”如意子忽然之间发觉自己似乎拥有了强悍无比的肉身。
  
      他在跳楼之前,心中存着一丝侥幸,觉得玉袍大帝应该不会轻易置他于死地。
  
      毕竟,无论怎么说,玉袍大帝目前寄生于如意子识海的事实,是不可逆转的。
  
      除非玉袍大帝有了夺舍如意子肉身的胜算,否则他还不会让如意子去送死。
  
      “寡人说过,会保你不死!现在,你可以放心踏上通天之路,大胆向登天台进发!记住,决不能让扬眉教把水猿大圣带走,寡人要收服无支祁为己用,你必须参赛!待无支祁被释放后,剩下的事便交给寡人!”
  
      大街上,人来妖往,忽然从楼上跳下一个穿着破烂衣服的野道士,人与妖皆驻足围观。
  
      断域里神念法术无效,如意子用普通袖布蒙着脸,也不怕被路人识破本相。
  
      他很嚣张的抖了抖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甩开步子快速前进,在众多围观者眼中只留下一道残影。
  
      “属下一定不会辜负大帝的期望!”如意子一边高速前进,一边向玉袍大帝表忠心。
  
      由于街道上人多口杂,当楚信与释迦牟尼、安玲珑聚在一起吃完饭的时候,如意子跳楼产生的声音并没有引起楚信三人的注意。
  
      更何况,他们身处断域境内的安乐镇,城中稀奇古怪的人或妖具多,每天发生一些常人所不能想象的事情,完全很合理。
  
      等楚信跳楼的时候,大街上的青玉石板已恢复了原样。
  
      断域之中不存在大道与天道法则,青玉石板可以自动修复,是因为其材质特殊的缘故。
  
      至于青玉石板是何材质,唯有当年参与铺砌通天之路的扬眉教之人知道。
  
      张自然曾以玉袍道人身份登上扬眉教副教主宝座,其分裂出来的玉袍大帝亦不知安乐镇的存在,由此可知安乐镇应该是张自然成为三界共主之后才会建造出来的。
  
      耳康师傅酒楼。
  
      六楼,天字一号客房。
  
      傲长天死皮赖脸的缠着布谣碧莲,苦口婆心劝说着。
  
      “公主殿下,你千万不能参加扬眉教这次举办的赏金供奉选拔赛,吾等魔族对于盘古宇宙内的生灵来说乃是域外魔头!此大赛乃光明正大之事,一旦涉足,必然会暴露吾等的身份。”
  
      “那又如何?”布谣碧莲鼓着嘴道:“本宫不施展魔功,谁知道我是域外天魔?”
  
      傲长天承苦笑道:“比赛之中,吾等若不变身化魔,仅依靠肉身力量想要取胜,简直不外乎痴人说梦。公主,请三思!”
  
      “本宫不信!那万僵道宗的教主楚信也是六道之外的生灵,受三界众生排挤,亦属于外道修士之中的异类,他能参赛,为何本宫不可?”布谣碧莲摇头道:“你不让本宫参加,本宫偏偏要参加!”
  
      傲长天十分无奈道:“那楚信乃是万僵道宗之主,即使他最终没有夺得定海神珠,只是成为了扬眉教的赏金供奉,但至少也对其创立的万僵道宗进行了一次有效宣传。若其最终大放异彩,光明正大夺得定海珠,万僵道宗的名声将会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顿了顿,他接着说道:“亲爱的公主殿下,您参加比赛又是为何?即使胜出,定海珠对您而言又有何用?”
  
      “请不要用‘亲爱的’来称呼本宫,你不配!”布谣碧莲寒着脸道:“本宫干什么,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送客!”
  
      于是,傲长天灰头土脸的被布谣碧莲的侍女“请”出了客房。
  
      “公主殿下,三思啊!”
  
      ………分割线………
  
      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