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窒息朋友圈 > 第91掌 是蜕变还是咸鱼二
    必然什么时候说过,但林歇的起床气还是无法让他深入思考,其实这句话在空姐和他共处的第一个早晨,也说过同样的。

    所以他自然不知道他说这句话之前发生的事情,也就是那个带着照顾意识的放好被褥和鞋摆放的位置。

    自然还有那抱有私心,让无数男人浮想联翩,又无法拥有的早安吻。

    而从她娴熟的姿势和动作,想必第一个清晨,必然是做过的,那林歇的初吻则无法考证了......

    下床榻,看了看手机,时间接近六点半,睡六个小时,以是维持多年的习惯,久而久之就不会觉得困倦,只有临睡前的一二个小时会格外疲惫,不过睡眠质量会提高不少。

    赵念慈还没醒来,他今天可能无法和她吃早餐,自己也不可能每天都睡懒觉。

    他去厨房热了白煮蛋还有花卷,在从煮好的鸡蛋中间切开,再剥皮,放进热乎乎的黄糖,接着让分开的鸡蛋沿着切缝,重合在一起。

    煮了小米粥之后,让电饭锅保持恒温,把特制的糖心鸡蛋和安放在托盘上的花卷同时放进去。

    接着,从哪里找来一张纸,回房间找到黑芯笔,写下:我去公司了,不管几点起来,一定要吃早餐,十点起也要吃,然后十二点再自己准备点。

    写完后,可能觉得字里行间的语气有点不够温暖,在下面加了个简单的三个笔画的笑脸,然后自己看着纸条傻笑......

    或许是这些日常对于他来说不可思议吧。

    七点时已经出门,却赶上了最繁忙的上班高峰。

    挤得和往常一样,地铁门口排了长长一队,各自拥挤的向地铁的门,好不容易进去,还要忍受其他人头皮发出来的味道。

    憋着呼吸,离开地铁,林歇到位于磁器口住宅区的公司,此时大部分职员已经上班,当务之急是各部门开早会,研讨昨日的直播,再就是维护网站等等,一切有条不紊,却又有明显的松散。

    看起来就像是为了忙碌而找点事做,没有一个实用的点。

    然后林歇进去,因为提早昨晚就说过,所以小秘书已经在等待,他也不太讶异,引导着进入会议室,坐在首位的是爱斯。

    超级富二代华锋还没来公司,不过也不能要求一个含着金汤勺的人太多。

    林歇其实对眼前的阵仗有些内心发怵,让他对付两人还绰绰有余,但突然让他和“众人”齐刷刷的二三十双眼睛对视,一时之间还难以接受。

    不过再难也得直面,如果这都是必须的。

    爱斯让林歇坐在身边,而且自己的位置稍微侧了些角度,隐隐以林歇的位置为主,发话:“这位是新请来的CMO(市场总监),大家认识一下。”

    林歇内心还没确认听到是啥,白目的思考一会,才想起CMO是市场总监的位置,负责企业营销组织建设还有激励的工作。

    和每一个部门都有关联,有点像是万事屋的意思,就像是家里三个孩子,最忙又不得宠的老二的感觉。

    可不管怎么样,总监,位于总经理的下面,也就是正儿八经的高管啊!

    林歇一下子从一个普通的助理,成为了一家拥有正经五证公司的高管,自然难以让人接受。

    在场的除了爱斯和已经服气他为人的小秘书,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他只是想尽自己所能的让赵念慈的身价超乎想象,却无意之间让自己也扶摇直上,虽然证明自己的能力,

    地位会变高是必然的,越努力越幸运,适用于任何人。

    但真正来临的那一刻,还是会感到不可思议。

    可能是从未受到过如此瞩目,这是林歇生活二十多年来的诟病,那就是脸皮跟不上骨骼的生长,到现在还是十**岁会脸红的模样。

    所以他暂时不负昨晚侃侃而谈的他,有些不争气的慌神了一下。

    这入其他人眼中,尤其是原本的市场总监,早上被告知下放副总监的刘震眼中,更是荒唐。

    哪来的毛头小子跑自己头上了?刘震那空白的脑门都快气出油光,不免当场嘲讽道:“怎么?还没睡醒吗?”

    这话引的其他开早会的人窃笑,一天没事尽搞事。

    林歇自然也听到了,他回想起了原先文案公司的氛围,再一看一些原本不想笑,也装作迎合大众笑的人,暗自鄙夷的上扬嘴角。

    慌神只是一瞬间,今日不同以往,林歇本来就不是屈居任何人的脾气,在任何情况,都能掌握住气氛,这才是他真正隐藏深刻的能力。

    “大家好,我叫林歇。”林歇不同于任何一刻的,自然的翘起二郎腿,他的黑色九分裤,再加上平底白色布鞋,让脚踝裸露出来。

    穿着不符合上班族的严谨,但表情好像已经征服世界。

    爱斯如看妖怪一样看着林歇,其实这番情理之中又意料之外的晋升,是他昨晚和华锋带着试探意味的决策,U看书(www.uuksu.om )想试看看林歇是不是百分之一千有这个能力可以参与公司决策。

    虽然手段迅猛了一点,如果林歇一个不小心,还可能翻车,会让爱斯在众人心目中的地位也崩塌。

    所以直接爆出晋升讯息,看林歇的那一瞬间萎缩的慌神,他还内心沉重,短暂的想到,可能看错人了。

    可还没过多久,最多二三秒,林歇就收拾好心情,以如此自然的姿态,穿着去晨练的衣裳,和这个位于主位的位置,融合在了一起。

    让所有带着审视和刻薄的眼神,都变得软绵,没有任何意义。

    “我知道你们很多人不了解我,我也不会过多的自我介绍,因为履历在这谈不上用场,从现在开始,有实干能力的人说话算数,三观歪,做事勤恳,我也认他姥爷!”

    这是林歇说的第二句话,瞬间浇灭了包括刘震在内,所有想要给新来高管人的心。

    这已经不是新官上任三把火,而是一马蹄要踹翻他们建立好,腐朽的“舒适空间啊!”

    一时之间,交头接耳,探讨之声不绝于耳,纷纷当众松散的讨论起林歇的话。

    林歇面色不动如山,爱斯捏一把汗,因为在场不少人都是他恳求着找来的,虽然之后大多数事情,都可以证明他们实际派不上用场,可以又拉不下脸去要求,自己还是太年轻。

    空姐担忧的看着林歇,攥紧裙角,面部肌肉微动,心里反复道:加油。

    华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门口一脸抑制不住火热的听,看来早高峰的可怕都无法挡住他相信林歇的这场豪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