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末世有艘航母 > 第二十五章 末日之花
    慕容小小瑟瑟发抖的缩在墙角,她在害怕,除了疤脸,任何陌生的面孔她都怕,几个月前,她还是华夏国万人追捧的大明星,她享受身边那些崇拜,尊敬的目光。
  
      然而灾变后,一起都变了,女人的眼中满是嫉妒,男人的眼中是赤.裸.裸.的**,直至她逃进了那个防空洞,她的尊严,她的高贵,她的内涵,她所拥有的一切,像是坍塌的堤坝,瞬间便被人类恶劣,残暴的洪流一卷而空。
  
      在她最绝望的时候,她遇见了疤脸,自己紧紧的抓住了他,常年混迹在娱乐圈,她阅人无数,她知道,这个男人不会伤害自己,因为这个男人是她平生所见过的,最傻,最幼稚的成年人。
  
      叶羽走进房间,慕容小小见到叶羽,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起来,她紧紧的捂着胸口,眼中充满了恐惧,难道她看错了人?自己洗去了面上的泥土,露出了她原本引以为傲的面庞,她狠这张脸。这张脸现在带给她的,是耻辱,是悲痛。
  
      这个叫做疤脸的男人把自己献给了他的长官?他要怎么对自己?自己终将躲不过被人摧残蹂躏的结局么?
  
      慕容小小紧紧的咬着嘴唇,屈辱的泪水,湿了面庞,湿了衣襟,湿了人心。
  
      叶羽看着慕容小小惊惧的样子,轻笑道:“我有那么可怕么?”
  
      这种笑里藏刀的人,最可怕了,他面上带着灿烂的笑意,其实内心已经填满了龌龊肮脏的想法,慕容小小想到这里,身体惯性般的向后缩去,然而身后是墙。
  
      这个男人,这个男人!走过来了!与其被动的被蹂躏,还不如主动一点,毕竟他们队里,只有两个男人,讨好他,他就会保护自己,自己就能活下去!慕容小小想到这里,忽然跪在地下,迅速的爬到了叶羽身前,伸出手去解叶羽的腰带。
  
      慕容小小感觉自己的双手,像是被一把铁钳夹住了一样,她惊恐的抬眼看去,叶羽的面色阴沉,双眼怒视着自己。
  
      “我只说一次,松开手,站起来!”叶羽的声音透着不容反抗的威严。
  
      慕容小小眼神躲闪,不敢触碰叶羽咄咄逼人的目光,她缓缓的松开了抓着腰带的手,站了起来。
  
      叶羽神情缓和了许多,掏出了一支烟:“抽么?”
  
      慕容小小轻轻摇头,身体还在瑟瑟发抖。
  
      叶羽轻轻的吐了个烟圈,从兜里掏出了一管药膏递了过去:“疤脸刚才在药房找来的,叫我拿给你。”
  
      慕容小小接过药膏,那是一管治疗淤痕的药膏,慕容小小捏在手中,下意识的拉了拉衣服,她想挡住胳膊.腿,脖子.背部.淤青的痕迹。然而却是徒劳,她的身上布满了青紫的痕迹,这是屈辱的印记,是防空洞中那几个畜生一样的人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
  
      叶羽指着椅子说道:“坐,我给你讲个故事。”
  
      慕容小小听话的坐进了椅子里,低着头,面上不断的滑落着泪水。
  
      叶羽走到窗前,望着窗外,缓缓开口道:“一样的世界,一样的末日,我带着我的小队执行任务,路过了一个幸存者聚集地,那还真特么的是性.存者聚集地。”
  
      叶羽说道这里捏灭了手中的烟头,又点了一根,叹口气继续道:“一百多个男人的聚集地,只有一个女人,你那点痛不及她的万分之一,我们见到她时,她已经快死了,在末世,这样的人我们见过太多了,我们已经麻木了,小队在这里休息一晚,第二天我们便出发了,那个女人像尸体一样倒在地上,我临走的时候,她的一双眼看着我,眼神中全无生气,空洞的像是没有灵魂的躯壳。我偷偷的走到她身边,给她留下了一把刀,也许,死,是她最好的选择。”
  
      叶羽说到这里,神情有些黯淡,似是勾动了记忆深处某个不能触碰的伤痛。
  
      “3天后,我们小队执行完任务,又返回了这个地方,打算休息一晚,然而这个地方已经被烧成了灰烬,只剩下一个女人,他坐在倒塌的房梁上,身边...是...男人的...生.殖.器,她在数,一个一个的数...她手中紧紧握着一把刀,那是我的刀。”
  
      “我们把她带回了基地,她很倔强,倔强的帮助弱者,倔强的维护着基地的治安,她被基地的幸存者叫做“末日之花”,一朵带刺的花,从此,再没有任何一个男人敢碰她一下。“
  
      叶羽转过身,看向慕容小小说道:“你比她幸运,因为你遇到了疤脸,我这兄弟,可能是这个世界上仅有的傻子,一个善良的傻子,我希望,你可以好好的珍惜他,而不是因为他手里的枪。你要知道,你有了疤脸这个男人,就等于有了一支军队守在你身后,没有疤脸,你什么都不是!”
  
      “你是聪明人,自己选择吧。”叶羽抽出了腰间的战术匕首,轻轻的放在了桌子上,走出了房间。
  
      慕容小小把匕首握在手中,神情复杂的盯着匕首,久久未动。
  
      叶羽刚走出房外,就看见鬼鬼祟祟趴在门口的疤脸。
  
      “也特么就是你,要是别人,我才不浪费口水呢。”叶羽指着疤脸说道。
  
      “首长就是首长嘞,俺在外面听着都快掉眼泪嘞,你讲的这个故事是真的吗?”疤脸嬉皮笑脸的贴上来问道。
  
      “编的,赶紧给你婆娘擦药膏去,别烦我,两个小时后出发!”
  
      叶羽摔上门,刚躺倒在床上,门又被敲响了。
  
      “你又干什么啊?我是长官,你是长官?我当你警卫员得了呗。”叶羽怒视着疤脸说道。
  
      “俺...俺最后求你一件事嘞,保证最后一件事儿嘞。”疤脸诚恳的竖着一根手指,点头哈腰的说道。
  
      “说!”
  
      疤脸四处张望了一会儿,趴到叶羽耳边悄声道:“俺就想着嘞,俺都有婆娘了,你告诉凤组那帮娘们儿,别老欺负俺呗,俺这么一个身高八尺的汉子,怪没面子的嘞。”
  
      “滚!”叶羽暴喝道,摔上了房门。
  
      唐嫣然一晚没睡,她持着开着保险的自动步枪,扣着扳机的手心满是汗水,她仔细的搜查着整栋购物中心,她隐约的记得,那认识那股危险的气息,那股气息就像是梦魇般不停的摧残着她的神经。
  
      唐嫣然踹开长廊的安全门,一道模糊的身影,站在黑暗中,隐约的,唐嫣然看见,那道身影在对她笑。
  
      唐嫣然紧绷一晚的神经,终于找到了发力点,她狠狠的扣动了扳机。
  
      与此同时,齐继海像狗一样的在地上爬着,他伸着舌头,呼呼的喘着气,狂热的眼神,像是见到了世界上最好吃的狗粮...【本站手机APP阅读器上线了!阅读器同时支持免费在线阅读、离线阅读,小说阅读爱好者的必备阅读神器。免费看小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zuopingshuji(按住三秒复制)下载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