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末世有艘航母 > 第二十九章 城南基地 上
    唐嫣然胳膊和腿上还缠着绷带,连路都走不了,气势却还在,冰冷的双眼似是要刺透叶羽的内心。

    叶羽选择回避,这尼玛是人格分裂么?昨天晚上还温柔的像块棉花糖,还有偷窥癖,是跟踪狂,叶羽身上冒着冷汗,他想象不到那样的一种画面是要有多刺激,被秘密部队的变态,而且还是冰霜女神天天跟踪偷窥的赶脚!我要是早知道你这样迷恋哥,早特么就办了你了。

    叶羽YY一阵,抬脚向疤脸踹去:“刘大彪怎么带部下的,有了婆娘,精.虫上脑了吧你!这种低级的危险都意识不到?凤组的队员都被炸上天了,你还在这吃棒棒糖?”

    疤脸猝不及防的被怼了一脚,他身体猛的一缩,刚刚塞进嘴里的棒棒糖都掉在了地上:“俺看着他兜里有个棒棒糖,吃了又咋了?你们为啥老针对俺嘞,俺怎么知道他们要往车上贴炸弹嘞?”

    疤脸指着摩托车骑手的兜子,委屈的辩驳到,他弯下腰,把棒棒糖捡了起来,吹了一下,又塞进了嘴里。

    “你的枪法是跟谁学的?”唐嫣然面色苍白的抚着车门,冷冷的问道。

    叶羽飞起一脚,疤脸灵活的向后一闪,裂开嘴笑道:“俺就知道你又要动手嘞。”

    叶羽指着倒在地上的改装哈雷摩托,说道:“还吃?还顶嘴,还知道躲,一天天天的什么正事也不干,还不去把摩托车推上去,凤组的车不能开了。”

    唐嫣然冷冷的观察着一切,没有继续逼问,她双眼盯着叶羽,心中的一潭温泉已经荡开了层层涟漪。真的是你么?还是因为我总是想念你,产生的错觉?唐嫣然止不住的回忆着,他狂野的性格,不羁的笑容,还有在靶场练枪时,舔嘴唇的小动作,她甚至都不知道他的名字,她只知道自己喜欢这个男人。

    叶羽满脑门的冷汗,他躲到唐嫣然看不到的位置抽烟解忧愁,太特么尴尬了,遇到上一世的迷妹,叶羽有些头大。她害怕唐嫣然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之后,那个变态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皮鞭沾凉水?辣椒油?叶羽深深的吸了口烟叹道:“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

    疤脸这边,慕容小小体贴的帮疤脸收拾着散落在地上的物资。

    “俺咋的你们了?都欺负俺?俺那么好欺负么?”疤脸狠狠的掰着撞弯的车把,似乎要把一身的怨气全部发泄出来。

    “不要生气啦,也就是你,躺着也能中枪。”方才发生的事情,慕容小小全都看在眼里,她知道叶羽是在转移唐嫣然的注意力,而疤脸只是叶羽随手瞄准的靶子。

    疤脸掰直了车把,推着摩托车回道:“啥靶子,俺就是弄不懂你们在想什么,就知道欺负俺。就你对俺最好嘞,咱上个没人的地方,说会儿悄悄话儿呗。”

    “才不去,就该他们欺负你,你自己弄吧。”慕容小小把拾在一起的物资扔回了排水沟里。

    疤脸郁闷的跳进了排水沟,唐嫣然冰冷的双眼凝视着一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叶羽蹲在道边抽着烟,YY着辣椒油,皮鞭乱七八糟的东西。

    瞬间,众人的注意力集中到前方,发动机强劲的马达声,断断续续的枪声,隆隆的回响在丘陵间,一个接着一个黑点跃入了众人的视野。

    一辆吉普疾驰在最前面,后面紧跟着几十台摩托车,一个男人站在吉普的天窗外,向着后面的摩托车队射击。

    骑手们怪叫着,左右摇晃着改变着行驶路线,吉普上的男人由于紧张,抖着持枪的手,神情慌张的胡乱射击。

    一名骑手趁男人换弹夹的时候,拧紧了油门,冲到了吉普的右侧,伸手把一包粘性炸药贴在了车门上。

    一声巨响,吉普翻滚着撞在了排水沟中。骑手撒开手把,回过头怪叫着挥舞着双手。然而他挂在面上胜利的笑脸忽然凝滞了,因为其他骑手没有像往常一样一起欢呼,而是扭着车把想要掉头。

    骑手回过头,看向前方,恐惧是他最后的表情,吉普被炸开的瞬间,吉普车后的那些骑手,看见了站在百米外的疤脸,然而想调转车头,却已经晚了。

    疤脸站在道中央,魁梧高大的身躯配上他面上醒目的疤痕,他带着防弹护目镜,像是来自未来的战士,来到这里收割人命。

    号称‘人肉收割机’的95式重机枪,跟玩具一样的被疤脸拎在手里,黝黑的枪口忽然喷吐出夺命的火舌,抛壳口弹射着黄金色的弹壳,在疤脸脚下跳着死亡之舞。

    密集的子弹像是倾泻的暴雨,把摩托车骑手拍倒在地面上,14.5毫米的子弹像是一把把锋利的镰刀,最前排的骑手俱是拦腰而断,还有十几个骑手被割断了手臂,一时间,破碎的肢体和内脏四处翻飞,山道间,升腾起一团血雾,久久未散。

    疤脸一手持着冒烟的机枪,一手摘下了护目镜:“他娘嘞,就因为你们这帮小犊子,害俺被踹了多些脚?”

    凤组的突击队员持枪冲上去,给没有死透的车手脑袋上补枪,叶羽悠闲的站在一旁抽烟,好像发生的这些事情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灰色的吉普侧翻在排水沟中,凤组队员持枪走了过去,两个男人手忙脚乱的从车里爬了出来,车内还有两具被撞断脖子的尸体。

    枪口隔着车门,两发点射,动作干脆利落,尸体的脑袋爆出了一篷血花,两个男人高举着双手:“不要开枪,我们是城南幸存者基地的人,我们不认识这些骑摩托车的啊。”

    突击队员用枪口指了指路面上的叶羽,扣着扳机的手丝毫没有松懈的迹象,两个男人战战兢兢的跑上了排水沟,因为疤脸和叶羽的位置是同一个方向,他们误以为疤脸是这组人的头儿。

    “你好,我是城南基地的治安长,齐壮,谢谢你们出手相救。”说话的中年人,穿着夹克衫,头上戴着个棒球帽,眉眼间带着一股浩然正气,胆子却小的不行,此时他看着疤脸,像是看着食人的恶鬼,一双手不停的抖动着。

    “俺闲的蛋疼嘞?救你?”疤脸扛着枪,在两人懵逼的目光中,屁颠屁颠的跑到了叶羽身前。

    “队长,这两人咋处理嘞?他们说附近有个幸存者基地嘞”

    “这点屁事还问我?给唐队做手术啊,伤口化脓了,你特么一天天啥也不知道!”

    “你们基地在哪里嘞,俺们车上有个伤员,需要地方静养。”疤脸扛着重机枪,气势临人的问道。

    “不远,再走2个小时的车程就到了。”中年人结巴着回道,一双眼敬畏的盯着疤脸,这特么都是些什么人啊?】手机客户端正式上线了!百万免费小说的阅读神器!有离线缓存,精品推荐,更新提醒等功能,让您随时随地不浪费流量看小说!客户端下载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wanbenheji(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