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末世有艘航母 > 第三十一章 冤家路窄 上
    “你叫我?”叶羽前后看了看问道。
  
      “小少爷,我是阿福啊,怎么连我都不认识了?灾变后家里就没了你的消息。你母亲不知道哭晕了多少次啊,老爷头发都白了,你是知道的,老爷最疼你了。”阿福全身只穿着一件灰色长衫,上面沾满了油污和泥垢,脚上蹬着一双皮鞋,一只鞋略大是褐色的,一只鞋略小是黑色的,他脸上密布着干硬的结痂,应该是被人打的,活脱脱一副乞丐模样。
  
      “...”叶羽在风中凌乱,这尼玛宿主找到组织了这是啊,他只见过‘父亲’一次,这个管家他也只见过一次,而且当时他刚醒过来,基本上处于懵逼状态,叶羽不知道这个正拽着他胳膊,兴高采烈的人是谁,但也猜了个大概,这副身体要去见家人了,我该怎么办?
  
      小楼第三层,一个三十多平米的房间,就是城南基地的最高指挥部了,齐壮热情的迎着疤脸走了进去。
  
      一个模样清秀的年轻人从办公桌后迎了上来,他穿着一身白色的西服,白色的皮鞋,一身的名牌,尽管这个基地肮脏混乱,他还是一丝不苟的打理着自己的形象。他是这个基地最干净的人。
  
      “小小?”清秀男人直接越过了疤脸,走到了慕容小小身边。
  
      慕容小小瞪着一双清澈的美眸,认识我的人很多,你是哪位?
  
      “呵呵...我是欧阳痴诗啊。咱们在京都酒会见过一次的。”欧阳痴诗尴尬的左手搭右手,做搓手状,她原本想绅士的单手接住慕容小小的手,然后单膝跪地,温和的亲吻一下她柔滑的手背。
  
      在欧阳痴诗的记忆中,慕容小小是一个优雅高贵的女人,她就像是古欧洲某个城堡里的公主,喜欢着许多浪漫的仪式。
  
      慕容小小是各家族争相追求的女神,身为欧阳家的长子,他也奋不顾身的加入了这群苍蝇之中,欧阳痴诗可是一个浪漫的绅士,可不像他那个废物弟弟,整天缠着自己家医院的小护士。
  
      然而,机会来了,他父亲已经在前几天去世,欧阳痴诗成为了这个基地的实际掌控者,慕容小小投奔到这里,还不是她为鱼肉,我为刀俎,到时候辣椒油还是凉水,还不是我说了算!一想到慕容小小一丝不挂的站在自己面前。娇.喘着叫自己主人,欧阳痴诗浑身一抖,竟是射了。
  
      慕容小小太熟悉这样的目光了,那是一种变态的**,她厌恶的靠在了刀疤身边,微微皱起了眉头,她眉间散着淡淡的哀愁,像是清风扶柳般惹人疼惜。
  
      就是这样,上次见到她时就是这副神情,太美了,啊!又来了!欧阳痴诗又是一阵颤抖,裤子里一片狼藉。
  
      “你在那哆嗦啥嘞,帕金森综合征啊?赶紧给俺安排房间和医生,着急做手术嘞。”疤脸伸手推了一把欧阳痴诗,指着军用折叠担架上的唐嫣然说道。
  
      欧阳痴诗向担架看去,要不是子孙泄光了,肯定又要再突突一次,担架上的唐嫣然因为伤口感染,已经陷入轻微昏迷状态,虽然面上气色不好,可眉宇间的高傲冰冷一览无余。
  
      欧阳痴诗狼也似的目光盯着唐嫣然,似乎已经吃定了担架上的小美人,兴奋的招呼着手下准备房间和医生。
  
      凤组的人员护着唐嫣然去做手术,房间内只剩下疤脸三人。欧阳痴诗激动的邀请二人去吃午饭,在末世,午饭就像是3106克拉的钻石一样珍贵,欧阳痴诗想以此证明自己强大的实力,借此虏获慕容小小的芳心,在末世,只有他欧阳痴诗才有资格XXOO眼前这个令人沉醉的女人。
  
      又是一个三十多平米的小房间,屋子中央是一张梨花木餐桌,纵使是末日,欧阳痴诗也要保证自己的生活品味,他绅士的弯腰,一手拉开椅子,一手平伸邀请着慕容小小入座。
  
      慕容小小面上弯起迷人的弧线,优雅的点头,理着裙摆坐了下去,欧阳痴诗刚想坐到她旁边,却发现疤脸大大咧咧的拉开椅子坐在了小小身边,还吊儿郎当的翘起了二郎腿。
  
      “粗鄙!”欧阳痴诗暗自诽腹道,微笑着坐在了慕容小小对面。
  
      门外走进了一个邋遢的胖女人,端着托盘走了进来,把食物放在了餐桌上。欧阳痴诗绅士的冲着胖女人点头致谢,搞的送餐大妈一脸的懵逼。
  
      “小小,这是源自地底的纯净水源,经常品尝,可是有促进新陈代谢的功效哦。”欧阳痴诗把一支高脚杯绅士的递到了小小面前。
  
      疤脸瞪着一双牛眼仔细的看着杯中的水,水质很好,上面还飘着一层小气泡。
  
      欧阳痴诗用中指和无名指中间托起酒杯,大拇指很自然的握住杯壁,轻轻的顺时针晃动酒杯,眯起眼陶醉的嗅着水的味道,他相信自己的优雅和品味会征服慕容小小。
  
      然而,粗犷的声音打断了欧阳痴诗苦心营造的浪漫氛围:“啥纯净水源嘞?井水就井水呗,喝多了拉肚子就拉肚子呗。啥新陈代谢嘞?你没事儿吧?”
  
      欧阳痴诗清秀的面庞涨的通红,他即慌乱又尴尬的转移着话题:“这个是纯天然的绿色食品,我花了大力气才找到的,就算不是末日也不是那么容易吃的到的。”
  
      疤脸挠着脑袋,盯着盘子里摆成花型的绿色食物,开口道:“这不是野山菜么?俺执行野外任务的时候,经常吃嘞,味道苦着嘞。”
  
      慕容小小掩嘴轻笑,疤脸这个铁铮铮的汉子,有时呆萌到可爱。
  
      欧阳痴诗喉咙间卡着一口鲜血,这个粗鄙丑陋的男人,杀千刀的啊!他心中一万只草泥马飞扑向疤脸。
  
      然而,奔腾的草泥马没有停下来,因为疤脸把慕容小小的盘子端到了自己的身边:“这个给俺吃嘞,俺就愿意吃山菜嘞。”
  
      疤脸从包里掏出了一瓶600毫升限量版的精装干红,紧接着一口把井水zhou了个干干净净,还细心的掏出纸巾擦了擦杯子,他手指粗大,擦杯子的动作很笨拙甚至有些滑稽,他倒着世界级名酒的时候,就跟倒白酒没什么两样,一点也不优雅。
  
      疤脸又从包里掏出了一盒肉罐头,两块进口牛奶巧克力,仔细的打开了包装,放在了慕容小小身边。
  
      慕容小小又笑了,她笑起来很迷人,让人飘飘欲醉,她知道,疤脸准备的这些东西,全是从凤组队员嘴里套出来的,她喜欢干红,喜欢牛奶巧克力,疤脸不知挨了多少揍才换来这些情报。
  
      慕容小小轻轻的掰下了一块巧克力:“你也吃。”
  
      “俺大老爷们,不吃这些甜东西嘞?”
  
      “那天谁捡地上的棒棒糖来着?”慕容小小轻挑嘴角,温柔的问道。
  
      “嘿嘿!让你看见嘞。”疤脸傻笑着,一口把慕容小小夹在手中的巧克力吃进了嘴里。
  
      慕容小小知道,疤脸嘴很馋,但是包里的这些甜品他从来不动,因为这些都是她最爱吃的零食。++本站重要通知: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文字大小调节、阅读亮度调整、更好的阅读体验,请关注微信公众号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