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末世有艘航母 > 第三十八章 清水镇 上
    叶羽拿着手电,肉疼的看着他最爱的兰博基尼,此时车头已经变成‘凹’型,车撞在了一个水泥墩上。

    叶羽举起手电向两侧照去,每隔50米便有一个水泥墩,水泥墩上面连着四排钢管,这是一面简易障碍墙。

    叶羽打开了挂在耳边的对讲:“车队熄火,隐蔽!”

    不断接近的哈雷摩托车队,忽然消失在黑暗中,静谧的夜,车队就像是从未出现过一样,这就是秘密部队的素质。

    探照灯强大的光柱打在了兰博基尼上,几名端着‘M6’制式步枪的武装人员,从障碍墙的另一侧跑了过来。他们仔细的检查了一遍兰博基尼。

    “车盖是热的,人应该没走远。”一名扎着蓝色头巾的男人,一手端枪,一手按着车盖说道。

    “三哥,肯定是流亡的幸存者,别管他们了,咱回去接着搓麻将啊,我特么手感刚上来。”

    “黄毛儿!你干啥去了?快点儿的啊,我要糊牌了,你快着点儿。”

    “等会儿,等会儿,我撒泡尿,一晚上净特么看你糊牌了,我输的都尿血了。”一个染着黄头发的年轻人,用胳膊夹着枪,嘴里叼着烟,吊儿郎当的站在路边嘘嘘。

    黄毛抖了两抖,提上了裤子,低头吐了口浓痰:“特么的今天晚上不赢回来,我就不叫黄毛儿。”

    黄毛儿一路小跑,跟上了前面的武装人员。

    “黄毛儿,俺记住你嘞,俺要是不大嘴巴子轮死你,俺就不叫疤脸。”疤脸从草丛中站了起来,面露凶光的说道。

    叶羽拍了拍疤脸的肩膀,以示慰藉。

    公路附近一个隐秘的树丛中,除了慕容小小,其他人都是开心的捂着鼻子,放肆的笑着。

    慕容小小手里拿着一块破布,仔细的擦着疤脸的脸“早说你躺着都中枪,你还不信?”

    “俺信啥嘞?他娘嘞,他尿俺脸上俺也就忍了,吐口痰啥意思嘞,恶心死俺嘞。”

    疤脸抢过了慕容小小手中的布:“俺自己擦嘞,她娘嘞,这小子火这么大嘞,这尿味,骚死俺嘞。”

    叶羽趴在一棵树上,手中拿着夜视仪,对面就是‘清水镇’,古时,是南方小国的一座要塞,占地不大,却扼守着南关古道,地理位置很重要。

    要塞四角是四座箭楼,箭楼上是四台大功率的探照灯,透过红外线夜视仪,叶羽看到箭楼上影影绰绰,人数不少。

    叶羽爬下树,招呼来风组的两名突击队员:“你们摸近点去看看。”

    第二天一早,叶羽等人刚刚睡醒,凤的两名突击队员已经回来了,她们的鬓角上还挂着露珠。

    “装甲车27辆,武装人员276名,米国现役部队制式装备,RPG20个,两挺W95重机枪,弹药不详,幸存者数量2000以上,只有成年男性和女性,没有老人和儿童。”

    “没有老人和儿童?”叶羽听到最后皱起了眉头。

    “你们休息!疤脸,跟我走!”叶羽穿戴着装备说道。

    “我也去。”唐嫣然拿起了自动步枪。

    “原地待命!”叶羽说完,便和疤脸消失在树丛中。

    “老处女,哥哥不喜欢你,你不知道么?”楚菁菁吃着肉罐头,把罐头盖儿扔在了唐嫣然脚下。

    “队长,她还是个孩子啊!”风组队员一拥而上。

    唐嫣然手中攥着战术匕首,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人家才不怕你呢,老处女。”楚菁菁嚼着罐头肉,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夜

    ‘清水镇’南边的陡坡下,一名扎着蓝色头巾的男人领着十多个人在围殴一个中年男人,除了男人的哀嚎声,还有枪托和长刀砍砸在人身体上的闷响声,中年男人浑身是血,皮肉翻卷的挂在身上,带着蓝色头巾的男人刀刀砍人要害,身后的十几个人也是红着眼睛砍砸着中年男人。足足殴打了十多分钟,才停了下来,中年男人早已断了气息,身体像是竹节一样,一段一段的铺在地上,最渗人的是,中年男人被砍掉的手指还在一旁微微的抽搐着。

    一个女人坐在地上,无声的哭泣着,她的嗓子已经沙哑了,死的那个男人,是她的老公。

    众人淫.笑着向女人围了上去,女人放弃了呼喊,只是侧过脑袋,悲痛的看着身边的丈夫,眼角,不时的滴落着泪水...

    “黄毛儿,你特么尿频啊,行不行事啊你,真特么废物。”

    “我撒泡尿,你们先玩吧,我一会就来。”黄毛叼着烟卷,站在一颗树下嘘嘘。

    黄毛扶着家伙的手忽的一抖,硬生生的憋住了尿意,他憋着呼吸听着后面的声音。

    “我草,你们别闹啊,又特么吓唬我?”黄毛儿一双三角眼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大树,就是不敢回头。

    身后死一样的静寂,只有风拂过树间的簌簌声。

    黄毛提上了裤子,他从腰间抽出匕首,喉咙上下狠狠滚动了几次,缓缓的转过了身体。

    黄毛永远忘不掉这个画面,那是一个男人,他手中的匕首还在低着鲜血,脚下是十几具被割喉的尸体,他们全都圆睁着双眼,好像在死之前见到了最可怕的事情。

    黄毛一屁股靠在了树干上,刚想大声嘶吼发泄一下惊悚的情绪,一只蒲扇般的大手直接给他扇晕过去。

    地上的女人赤.裸着身体,他的眼睛像是生锈的履带一样,滞涩的转到了叶羽的面上。

    叶羽蹲下身,从一具尸体的嘴里捡起了半支还没有熄灭的烟卷。

    “活着...挺累的吧?”叶羽吸了口烟。

    女人点了点头。

    叶羽一口吸完了半支烟,扔在脚下碾灭了烟头,他蹲下身,举起了手中的匕首...

    另一边的黄毛很绝望,他不理解为什么,为什么这个面上有一道刀疤的人,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嘴,一只手轮圆了招呼自己的脸,这边打肿了,他换另一边打,两巴掌扇晕了,一巴掌又扇醒了。

    尼玛要杀就杀啊,你特么一声不吭的扇我干什么啊?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的,有什么要求你说啊,我特么有问必答,有求必应啊,你别扇个没完啊。

    疤脸捏着黄毛的下巴,扒了扒黄毛的眼皮:“他娘嘞,咋这么不禁扇嘞?俺还没问你话嘞?”

    “就你这么个扇法,房子你都能扇塌了,再找个活口去。”叶羽探了探黄毛的鼻息,无奈的说道。==本站推出的一款免费小说阅读手机软件。为您提供丰富的小说资源,支持无网络阅读!为了节省手机流量。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shengwangll(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