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末世有艘航母 > 第四十七章 广厦 下
    叶羽叼着烟卷,潇洒的弹着烟灰走在前面,疤脸在无数道激光一样的注视下,缩着脖子走在后面,他再也不想找婆娘了,末世的人类,已经超出他认知的范畴了,她们太牲性了,她们会榨干自己的...

    陈阿皮扭着水蛇腰,不断地介绍着周围的情况,让叶羽惊奇的是,这里连服装店,理发店都有,当然了,最火爆的还是情.趣商店。

    暗红的光线中,叶羽忽然看到了一盏灯笼,它很特别,突兀的挂在点点红海中,那盏灯笼因为长时间没人打理,表面上布满了灰尘,你在远处可以清晰的看到,灯笼上斑驳的印记,应该很久没有被点亮过了。

    “那个灯笼...怎么回事?”叶羽抬手指向了灯笼。

    陈阿皮双眼一边向疤脸抛着媚眼,一边掐着兰花指扭动着身体说道:“那个小表砸啊,可出名了呢,可惜啊,就要被饿死喽。”

    叶羽凝视着那盏灯笼,刚想继续问下去,陈阿皮一把拽住了疤脸的胳膊:“来来来,人家给你买衣服去,你看看你啊,就穿个裤衩,人家才不让那些小表砸占你便宜呢,这胸肌,只有人家才可以看哦。”

    “滚犊子!”疤脸一掌拍了出去,陈阿皮连眼镜框都没有了,碎的一塌糊涂。

    服装店内,陈阿皮温柔的像水一样,仔细的给他挑选着衣服:“这两张卡给你们,以后吃的用的都要自己赚了哦。”

    叶羽接过卡,卡片是灰色的,前后印着‘z’组织的logo,卡的低端有个凹槽。

    “自己赚?”叶羽举着卡问道。

    “卡是空的,你要是想吃饭,想找小表砸,想买漂亮的衣服,是要用拳头去赚的哦,外面的那些擂台,你上去放倒一个,把他的卡抢来,然后插进卡下面的凹槽中,他的钱就归你了哦。”陈阿皮指着卡下面的凹槽说道。

    “那俺抢他们的,他们咋整?”疤脸挠着脑袋问道。

    陈阿皮似乎很喜欢和疤脸说话,他翘着兰花指,扭动着腰肢说道:“一种办法呢,就是被放倒的人再去放倒别人,一种办法呢,就是...”陈阿皮向窗外努了努嘴。

    疤脸和叶羽向窗外看去,那是一排排铁笼子,里面的丧尸嘶吼着想要挣破枷锁,却是徒劳,还有一些人站在笼子外,像逗狗一样,不断的把手伸进笼子里,丧尸咧开大嘴咬过去,他们猛的把手抽了出来,站在一旁哈哈大笑。

    没有能力去干掉别人的人,都被关进了笼子里!

    “千万不要让卡一直空着呢,卡的数据七天为零的话,是会有人来把你们关进笼子里的。你们要一直战斗哦。”陈阿皮选了一件衬衫,附在疤脸的身体上比了比,然后撅起嘴摇了摇头,把衬衫丢在了衣架上。

    “还有哦!有钱了去光顾光顾那些小表砸吧,人家有时候想想,她们怪可怜的,昨天饿死了二百多人呢,都是姐妹,能不心疼么。”陈阿皮用食指沾着面上的泪珠,弄得叶羽菊花又是一紧。

    “为啥饿死嘞?”疤脸往腿上套着裤子,笨拙的样子一点都不像他战斗时那么灵敏。

    “在‘广厦’这里,男人呢,要用拳头捍卫自己的生命,而女人就要用肉.体了,曾经也有几个小表砸像男人一样到拳台上打擂,可毕竟是少数啊,大多数的女人还是得靠长相和那个那个的技术养活自己,要是没人光顾的话,她们就没有粮食喽。”陈阿皮面色有些伤感,就像他说的那样,毕竟都是姐妹啊!

    疤脸挠着大脑袋,憨厚的问道:“那俺是不是打谁都行嘞?”

    陈阿皮妩媚的推了一下疤脸:“打谁都行啊,只要哥哥拳头硬,这里的臭男人,你随便打啦,我...”

    陈阿皮还在卖力的施展着媚.术,忽然感觉耳边传来风声,一个蒲扇般的大手砸在了自己的脸上,然后,华丽丽漂亮亮的扑街。

    疤脸蹲下身,从陈阿皮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卡,插在了自己的卡上...

    “讨厌了你!人家是工作人员啊,每个月领薪水的,你抢我干什么呀?”陈阿皮泪眼婆娑的趴在地上,看着已经走出服装店的二人,大声的抗议道。

    陈阿皮整理好发型走出服装店的时候,叶羽和疤脸早已经消失在视野中了。

    几名壮硕的大汉路过服装店,竟是绕着陈阿皮走开了,他们的眼神不是厌恶,而是...畏惧!

    “你过来,叫你呢!”陈阿皮指着一名落单的男人喊道。

    男人身材高大壮硕,陈阿皮消瘦的身形站在他面前,就如汪洋中的一叶扁舟,让人不忍直视。

    健硕男人却畏手畏脚的接近了陈阿皮:“皮哥,有事儿您吩咐。”

    陈阿皮一手翘着兰花指,一手夹着卡,递到了大汉面前。

    “皮哥,我这也没多些了,您把卡给我,我给您放倒几个去,您看行不?”大汉躬着身子说道。

    陈阿皮拿卡的手猛的向上一抖,大汉双手捂着脖子惊恐的看着陈阿皮,渐渐没了气息,而鲜血还顺着他的指缝流个不停。

    “哼!废话真多,人家今天买不到面膜,伤了皮肤,你担待得起么?”陈阿皮从大汉兜中掏出了一张卡,插在了自己的卡上。

    陈阿皮走在楼宇林立的水泥路上,大汉们见到他都是一副畏惧的神情,绕开他几米远之后再继续赶路,甚至有些人远远的见到他扭头就走,动作利落,绝不拖拉。

    然而街边的女人却不一样,他们见到陈阿皮,都在热情的打着招呼,态度很恭敬,一反她们皮笑肉不笑的本质,她们是发自内心的尊重这个...呃...姐妹。

    陈阿皮走到一个屋檐下,挥手招呼过来一个女人,女人一路小跑来到了陈阿皮面前。

    这女人身形有些单薄,面色也有些苍白,可能是饿的,她很自然的把卡递到了陈阿皮的手中。

    陈阿皮把自己的卡插进了那张卡的凹槽里:“你们啊,招呼男人的时候用点力气,我看着都假,能有客人么?再这样下去的话,你们就要被饿死了,都什么时候了,还顾着那些个自尊,都是屁!”

    女人紧紧地抿着嘴唇,双眼有些黯淡:“知道了,谢谢皮哥。”

    “哎!”陈阿皮重重的叹了口气,目光移向了那盏破旧的灯笼,他自己也有些记不清,那盏灯要有多久没有被点亮过了:“你去给她送点吃的吧,你们这些小表砸,真让人心痛,咱们女人的命啊,还真是苦呢。”

    陈阿皮翘着中指,沾了沾眼角的泪水。++本站重要通知:你还在用网页版追小说吗?还在因为广告问题而烦恼吗?OUT了你,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文字大小调节、阅读亮度调整、更好的阅读体验,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