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末世有艘航母 > 第六十六章 来自北方的杀手
    钥匙孔缓缓的转动着,一众萌妹惊恐的挤做一团,瑟瑟的抖着身体盯着门锁。
  
      刻着古典欧式环形图案的棕色木门,随着破晓的第一缕阳光,缓缓的被推了开...
  
      金黄色的阳光下,他面庞秀气白皙,本应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二世祖的那张脸,却透着一股杀伐果断与刚毅坚韧的气息,小麦色的皮肤下,是块块隆起的肌肉,正宣泄着强烈的荷尔蒙与躁动的爆发力,他虽然只穿着一条男士四角裤,却比武装到牙齿的战士更具有杀伤力,这种燃情四射的王霸之气,不经过尸山火海的打磨,是散发不出这种摄人心魂的气势的。
  
      叶羽的肩膀靠在门框上,抬手,点烟,深深的吸上那么一口,在使人清爽的曦光中吐上一串串缠绵的烟圈。
  
      叶羽用眼角的余光勾着这几个目瞪口呆直流口水的甜萌小妹妹,对喽,这才是哥正确的出场方式么。
  
      叶羽邪魅的舔了舔嘴角,又冲着众萌妹眨了一下左眼。
  
      “好帅啊...伦家受不了了。”黄色丝袜洋娃娃激动的流出了泪水。
  
      “被这样的变态玩弄死...我也是愿意的啊。”白丝女仆扑棱着一双迷离的大眼。
  
      叶羽很满意这种震撼的出场效果,他从门外拽进来一辆购物车,随手推上了房门,走到众妹妹身前,柔声说道:“哥哥给你们松绑,不许乱叫,不许乱跑,懂?”
  
      “嗯!”众妹妹忙不迭的眨着大眼,咬着嘴唇答应道。
  
      海龟女眼镜下的一双眼凌厉的扫视着叶羽,似乎要看透他的内心。
  
      叶羽给众妹妹松开了手脚,从购物车掏出了一个酒精锅,指着满满的购物车说道:“涮火锅喽,吃点热乎的,你们把去罐头,速冻鱼丸什么的都打开。”
  
      众萌妹看看购物车里的方便面,罐头,速冻涮品,调料...涮火锅?这是她们在灾变后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啊,能有一包五毛干脆面再配上一袋五毛辣条也就不差啥了。
  
      “这是从地下冷库里拿的啊,你没碰到那些人么?”紫丝未来战士拎起了一袋冻螃蟹问道。
  
      “现在没工夫搭理他们,我吃饱了先。”叶羽点着酒精炉回道。
  
      “...”众妹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工夫搭理他们?我们一直疲于奔命的躲着他们好不好?看这美少年壮壮的样子,不像是在吹牛逼诶。
  
      白丝女仆用一双迷离的眼盯着那个摆弄着酒精锅的男人,她似乎下定了决心,她紧紧的咬着嘴唇,偷偷的把双手伸进了自己裙子里。
  
      “嗯?”叶羽回过头看向白丝女仆妹妹,她有点婴儿肥的可爱面庞红扑扑的,似乎很害羞的样子,她猛的把一团东西塞进了叶羽手里,飞快的跑回了购物车那里,故作镇静的跟其余人一起准备着涮火锅的食物。
  
      叶羽松开手掌...
  
      “都尼玛说了多少次,我穿女人内裤真的只是个误会啊...”
  
      他手心里...是一条粉色的丝质小裤裤。
  
      *************************************
  
      唐吉可德城堡东北方3公里处,楼顶天台上,一个剃着茬头的魁梧壮汉趴在天台围墙边,手里拿着一副高倍双筒望远镜,观察着城堡里的情况,大汉旁边还趴着一个骨瘦如柴的小个子,他的手里也持着一副望远镜,就是这样的两个人,最萌身高差,最萌腰围差,最萌体重差,此二人相映成趣,为这残破的世界增添了一些视觉上搞笑的画面。
  
      大汉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使劲的眨巴着眼睛“哎呀吗呀,三扣子,这望远镜你革(革,三声,在,的意思)哪儿整的?看的我眼珠子直疼,还特么啥也瞅不着。”
  
      小个子男人,扣了扣鼻屎,擦在了阳台上:“能不能别老叫我外号,我扣啥了我扣,成天三扣子,三扣子的,闹不闹听。”
  
      “扣鼻子,扣耳朵,扣****人送外号三扣子,我说错了咋的啊?”大汉仰躺在阳台上,眼望着天,心里有些怀念家乡的那片黑土和白云。
  
      “滚犊子,尼特么才扣***呢,一天天的就知道埋汰我。”小个子说着话,一手把着望远镜,另一只手竖着食指,掏起了耳朵,然后擦在了阳台上。
  
      “问你话呢,望远镜革哪儿整的?啥玩意都看不着?咋收拾儿叶羽?”
  
      “就那,就革那整的。”小个子把手伸进了裤子里,手指动了动,又从裤子里抽出来,在阳台上擦了擦,指向了楼下的一间门店。
  
      大汉翻过身举着望远镜看向楼下门店,看了一会,飞起一脚把小个子踹翻在地上。
  
      “你踹我干啥玩意?”小个子动作麻利的站了起来,扣着鼻子叫道。
  
      “哎呀我的吗呀,我咋就带了你这么个完蛋玩意出来呢?一天天迷瞪(deng)的,犊子玩意儿,你特么上‘晨光玩具店’给我整望远镜?,你告我我,这玩意能看见啥?”
  
      大汉轮圆了胳膊,把望远镜摔在了小个子身上。
  
      “这望远镜咋的了?上面还有英文字母呢,还写着‘变形金刚’呢,这还是进口的呢。你眼神儿不好使,你还赖上我了?”
  
      大汉站了起来,咬牙切齿的走向了小个子:“来来来,你个犊子玩意儿,就你那熊sai(三声),你还进口的,能不能长点心?咱抓住叶羽就吃喝不愁了,你这犊子样,咋抓?”
  
      “狗剩子,我告你啊,你别老跟我俩呜呜喳喳(前面两个字三声,后面一声)的嗷,整急眼了,我还怕你咋的?”小个子一个箭步跳到了后方,与大汉拉开了距离,他嘴上很强硬,眼神却出卖了自己,他很惧怕大汉的拳头。
  
      大汉抽搐着眼角扑向了小个子,一双拳头如暴雨般的落在了这副羸弱的身体上:“大老远的跑这旮瘩(一声,四声)来,净特么给我找不自在,让你找望远镜,你特么给我整个儿童玩具,就你这熊出,啥时候能弄死叶羽?”
  
      “狗剩子,别打啦!我刚才看见那城堡里有人了,指不定他就gai(三声)那里呢,别打我了。”小个子鼻青脸肿的坐了起来。
  
      “你瞅着人啦?”大汉垂下了拳头。
  
      “嗯呐,我真瞅着人了,骗你我出门被车轱辘压死的。”小个子没有擦面上淤青的血迹,而是扣了扣鼻子。
  
      “咱进去看看去,三扣子,你可长点心吧,行不?大老远的,咱图个啥?不就是为了口饭么?你瞅瞅你那个损色(sai三声),你那个鼻子有啥扣的呢?”
  
      三扣子放下了抠鼻子的手:“知道了,狗哥,我以后消停儿的还不行么?”
  
      “哎!你可真愁人呢你,要不是你爹临死的时候把你托付给我,我特么才不尿儿你(尿儿,管的意思)呢,你看你那个尿儿汤(尿汤儿,怂包,软弱的意思)劲儿,哎呀吗呀!真气人呐!”
  
      大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拎起了地上装着双筒猎枪和大砍刀的背包,大汉把包背在了背上,领着三扣子,向唐吉可德城堡走去。、++本站打造免费无错误无广告小说APP上线啦!已经有300万的道友选择了本站APP,各种网友经典书单推荐!不用再担心书荒问题!关注微信公众号xhsjyd(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小说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