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之冒牌主神 > NO.一百零一 当黑子遇上另1批新人
    意识到彻底丧尸化之后生存能力其实很弱的陈潇,思来想去之后,趁着自己意识还在,快步走到了列车上的厕所当中,反锁之后又把自己牢牢地绑在了扶手上。

    这么做其实也有着一定风险,比如说在面对人类的时候,他将没有任何的反击之力……但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毕竟如果真有人类过来发现并击杀他的话,意味着主线任务也没什么希望了。

    做完这一切,陈潇已然失去了大半的人类意识,丧尸的本能让他忍不住挣扎着,想要挣脱自己设下的束缚。

    他最后的意识是:还好自己绑的是越挣扎越紧的绳结。

    ……

    列车骤停之后,杜薇薇又下令将列车门完全打开。

    也只有这样,才能加速人类丧尸化的进程……试问,当大家都在拥挤的车厢中避难的时候,忽然间门开了,你会怎么做?

    答案很显然,绝大多数人会从车门挤出去,以为因此就能逃出生天。

    黑子的跳车无疑是引领潮流之举,有了第一个这么做的,就会有更多跟随着这么做的,这就是人在绝望时刻的心理。

    但这么做却是会忽略了另一点,他们能够出到外边,丧尸就不能么?而且少了列车内相对狭窄的环境,丧尸在追击他们的时候,将会更加的轻松与方便。

    黑子自然不会担心这个,他的目的很简单,在他的丧尸化倒计时走向终点之前,尽最大的努力来击杀他认为有风险的人。

    是的,他的目标已经转变,从之前的主要剧情人物转化成了凭直觉来击杀。

    这是有原因的,他没看过釜山行,也就不知道谁是主要剧情人物。再加上列车骤停这个事件的突发,他觉得剧情应该是发生了改变的。

    因为之前陈潇给他大概地说过原剧情,并没有提到过有列车骤停这一段。

    所以当他下了列车之后,看到跟随着他从车窗涌出的人群,以及前方列车车门涌出的丧尸群,再看着丧尸追杀人类。他的计划就在一瞬间发生了变更,他决定按着自己的直觉来行动。

    混在丧尸群中,他顺手击杀了几个人类,他再度返回了列车上。

    他想到了一件事,列车上的厕所以及乘务人员的办公室,这两个地方一旦锁起来,那可是绝佳的避难场所。

    万一有人躲在里边不出来呢?

    以其在列车外边和丧尸抢人头,不如返回列车捡漏。

    黑子这么想着,开始一节车厢一节车厢地进行观察清理。

    所幸这时候车厢内丧尸和人类的数量都不怎么多,他的目的也只是击杀藏起来的人。整个行动的效率倒也不差,如果没有藏起来的家伙,那么他一分钟不到就能搜遍一节车厢。

    这样的速度,应该是可以抵达车尾了。

    黑子这么想着,却是没有丝毫的放松,反而神经更加紧绷了。他必须保持着这种状态,才能保证自己在发现有藏起来的家伙的时候,能够做到一击毙命。

    就这么一路冲到最后一节车厢,还真让黑子抓到了几个藏得好好的家伙,其中就有原剧情中的自私大叔。

    但当他进入最后一节,也就是被轮回安排轮回者进驻而额外加入的那节车厢时,他愣住了,这里的几人都显得相当镇定。

    而且更关键的是,这些人给他的感觉,并不像是乘客。

    “前边有丧尸!”

    黑子决定先出言试探一下,然而,这几个人仍旧在做着自己的事情,

    或发呆,或张望……从他们的眼神中看不出任何的惊惶。

    “我说,前边有丧尸!”

    黑子再度强调。

    “那又如何呢?反正不过是一个梦的事情,就连你,也是我们梦中的存在。”

    之前一句话哏得沈诸蛋碎的妆糊了的女人说了一句,算是对黑子两次警告的回应。

    黑子同样被哏得不清,而且他比沈诸还要更加蛋碎一些,他听了这个女人的话语,一时间有些茫然……什么叫“就连你,也是我们梦中的存在”?难不成说自己是虚构出来的人物?

    是的,就这么一代杀神,黑子,这时候居然在怀疑自己的人生。

    毕竟被抓入轮回空间这事,实在是有些太过于匪夷所思了,再加上亲眼所见的丧尸袭击人类,他的三观正在重新塑造。就在这种关键的时刻,一个看似很清醒很理智的声音告诉他,你是虚构的。

    这由不得他不想歪了。

    “既然我是你做梦虚构出来的,那么,你给我去死!”

    黑子忽然露出森然的笑意,脚一蹬地,猛然冲向了那个女人,U看书(ww.uuanshu.com)一斧子劈向她的头部……

    “你是杀不了我的,杀了这个梦境中的我,我会在下一个梦境中活过来,或者说,回到现实!”

    那女人尖叫着,语气终于透出那么一丝恐惧。

    然而,她很快被自己的观点所洗脑,惊恐的面容归复到了淡定,头一抬,就这么等待着斧头的劈下。

    作出决定的黑子,这时候自然不可能收手,斧头正正地劈在那女人脑门上。巨大的力量将她的头颅劈成爿片,鲜血脑浆一阵喷洒。

    “桀桀……”浑身浴血的黑子忽然怪笑了起来,“不是说我是你虚构出来的吗?怎么你死了,我却活着?”

    “所以说,她自己也是一个梦,我的梦。”

    之前附和梦中梦思想的那个男青年忽然出声了。

    “那我就把你也干掉!”

    黑子闻言恶狠狠地看了过去,将消防斧从女人爆碎的头颅中拔出,又用力劈向了那个男青年。

    男青年下意识地进行了闪避,但他的下场比女人好不了多少……斧子擦着他头部一侧而下,半个脸颊被劈得血肉模糊,接着砍在他的肩膀上,一条胳膊就这么被砍了下来。

    “啊~!”

    巨大的痛楚让男青年惨呼出声,紧接着他就捂着肩头伤口倒在地上,疼得眩晕过去。

    黑子咧嘴一笑,嘲弄道:“我还是你梦中虚构的么?”

    说着,他一斧头劈在男青年脖子上……杀人嘛,自然不能是疼晕过去就算了的。

    ………………

    (呃,怎么说呢……还是不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