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锋伐天下 > 第二章 试探身份
    站在高处的公头狼开始嚎叫,应该是在发布命令,其他野狼跟着嚎叫起来,却迟迟没动。

    几个孩子被狼群包围在其中,两个小一点的孩子传出惊惧的呼声,带头的孩子指挥大家将马头朝外围成一圈,出声安慰着其他人,并且伸手接过了狼崽。赵承平本想快速骑马靠近,结果发现自己所骑之马顾忌野狼群的存在,使劲抽打才慢慢靠近,心里盘算着也没什么好办法,如果狼群群起围攻,只能以硬碰硬。

    孩子们见赵承平拔刀靠近,心里多少有点抓住救命稻草的感觉。赵承平也不管他们是否能听懂中原话,高声叫道:“狼群怕你们伤害幼崽,你们抓着幼崽退出包围圈,试探它们会不会进攻。”领头的孩子是否听懂了赵承平的话,也似乎早有准备似得,吆喝着其他几个人以圆形的方式慢慢退出包围圈,向赵承平靠近。

    公头狼趁孩子们疏忽之际,飞扑向带头的孩子。带头的孩子发现头狼扑向自己,立刻手拉缰绳,让马匹直立前腿,险险地避开了去。头狼见攻击无效,呼啸着指挥狼群扩大了包围圈,松松散散地仍然围住一帮人。赵承平扬起手上的刀,对领头的孩子说道:“我抓住狼崽断后,你们缓缓离开。”领头的孩子转身向其他几个人说了几句话,自己留下来不动,其他几人听命缓缓退开,慢慢退远了。

    “把狼崽给我,你也走吧。”赵承平对留下来的孩子说道。

    “不,我根本不怕狼群,只是怕其他人出事。”领头的孩子操着还算流利的中原话答道。

    “好!我们一起退,狼群一直没进攻,应该是怕我们伤害狼崽。等我们退出几里地,不怕浪费马力的时候,再把狼崽还给它们。”赵承平牵马退开,一边说道。领头的孩子也没多说,和赵承平一起退着离开了,而狼群也成半圆形包围着,不远不近地跟踪而至。

    赵承平和带头的孩子策马不行,不疾不徐,在几里地以外与先退走的其他孩子们汇合了,并且把狼崽放在一个土坡上,只见头狼带领狼群嗷嗷呼啸着,叼着狼崽离开了。

    带头的孩子看解除了危险,这才稍显羞涩地向赵承平说道:“谢谢这位大叔的援手,如果不是您这么冷静,我们几个人一急躁起来,恐怕要出事。狼群倒是没什么好怕的,但是万一出事了不好跟部落地其他的大人们交代。对了,请问您贵姓?”

    赵承平其实根本没听认真听带头小孩说的话,危险解除后,他一直在不经意地观察带头的小孩,并且可以断定,这是一个中原孩子,和北蛮草原上的小孩很多地方都不一样。他自己在思考着,兴许这就是师傅派我来找的人,心底又重新燃起了成为正式弟子,在帮派内得到升迁和重用的希望;目前最关键的就是侧面打听这个孩子的身世,并且要注意不能轻易被人察觉。

    赵承平回过神来,打了个哈哈,说道:“我也是对野狼好奇才一路跟来的,也算是偶然而已,你们不用谢我!倒是你们遇到野狼群也镇定自若的表现,让我十分佩服,所以很想和你们交个朋友。”

    带头的小孩听说来人要和大家交朋友,顿时感觉一伙人都成为了大人一样,十分欢喜,主动说道:“我叫阿苏勒,马上就十二岁了,按照草原上的规矩,很快就成年了,我们也很高兴和你做朋友。一会儿请你到我家里去喝酒吃肉,现在的羊肉正是上膘的时候,十分美味,而且我爷爷肯定也非常欢喜。”随后阿苏勒指了指其他几个人,介绍了大家的名字。

    回到部落后,阿苏勒和赵承平同其他几个小孩分开了,径直向阿苏勒家的帐篷走去。“爷爷,爷爷,我今天交了一个朋友,我带他来喝酒吃肉。”阿苏勒远远地朝帐篷内喊道。

    一个白发苍苍、脸色棕黄的老牧民掀开门帘,一股爽朗的笑声扑面而来,只听见老人家大声说道:“我家阿苏勒今天又交了新朋友,可喜可贺,快请进来喝酒,一只肥羊已经在烤架上了,呵呵呵”。

    赵承平赶紧下马,快走几步,扶着老人家的伸出来的胳膊说道:“老人家太客气了,太客气了,今天阿苏勒带着我领略了草原的风情和美景,我十分感谢啊,又要来叨扰酒食,真是过意不去。”

    老人见赵承平言谈热情直接,诚恳朴实,爽朗大方,也是十分欢喜,已经拉着客人进了帐篷。老人说道:“不见外,不客气就好啊!我就阿苏瓦吉,草原上的名字吗都比较难叫也比较难记,你就叫我大叔,或者瓦吉大叔就行,来来来,请入座。”

    帐篷内的陈设是典型的北蛮草原上牧民家的格局,既不奢华,却是样样齐全,物件兼备。阿苏勒从柜子里翻出一坛子酒,等阿苏瓦吉先入座了,赵承平才干脆地坐下,并且拱手为谢。阿苏瓦吉让阿苏勒按照草原上的待客的风俗,将羊颈肉先切下来送给赵承平,显示待客之礼。赵承平起身致谢,拿起酒杯,用食指蘸了一点酒,朝上和左右三个方向各洒了几滴,以示尊敬,扬起脖子喝干了酒,还不忘夸奖几句好酒。

    阿苏瓦吉见赵承平十分在行草原上的礼仪,对自己很是尊重,言谈也十分投机,一来二去渐渐聊开了,从部落的贸易、迁徙、人物,草原上的风情和人物等等,甚至聊到了野狼野马,阿苏勒也在旁边不时插嘴几句。

    赵承平看聊的差不多了,趁阿苏勒走开的时候,找个契机对阿苏瓦吉说道:“瓦吉大叔,我看阿苏勒虽然小,但是带着一帮孩子,就是大家的头领吗,比他大的小的孩子都听他指挥,这是你教养的好啊!你一个人带孩子这么辛苦,阿苏勒的父母呢?”

    阿苏瓦吉听赵承平这么提起,停了一会儿,叹息了一声,像是做了决定似得说道:“老弟,今天我们谈的挺投缘的,我也不瞒你,而且说不定我还要请你帮忙。事情是这样的,十几年了,我也在找阿苏勒的父母,但是一直没找到,而且没什么有效的线索,说不清楚也就一直拖着,没敢跟阿苏勒把事情讲清楚。”

    阿苏瓦吉平静的几句话却在赵承平心里掀起了轩然大波。

++(本站重要通知: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