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锋伐天下 > 第四章 工城掀浪
    第二天下午,商队交易完成,满载转移另外一个部落。

    赵承平几乎是一夜无眠,在顺便向阿苏瓦吉和阿苏勒辞行以后,缓缓跟随商队而行。行至几里地以外后,赵承平向商队管事辞行,管事当然不会问为什么,赵承平快马加鞭飞也似地向工城赶去。

    王城与工城是北蛮两大半固定城池,之所以说是半固定,主要和北蛮逐水草而居的政权形式有关,一般的城池没有意义也无法守卫,因此,王城作为历代天可汗的驻地,是普通民众朝拜之所,更是各大部落商议军国大事之所;工城容纳了南朝中原等各地的能工巧匠,为天可汗的军队提供兵器和铁器。

    工城坐落在草原身处,与王城相隔不远,两座城池遥相呼应。工城仿照中原城池建设的规划,按照东西南北划分不同的功能区域,城西是北蛮铸铁炼铜之所匠作院,占地极广,所属各坊各司错落分布;城东是一溜店铺,是各色行商坐贾交易之地,小到生活必须之物,大到骡马车架,应有尽有;城南是工师和仓吏等办公的地方,而城北主要聚居了大量的普通老百姓。

    天机盟成立十年,几乎是一夜之间出现的,分布在北蛮、顺天州和西泽国,三国呈三足鼎立之势,又共同对抗位于中原,自号正统的南穆朝,天机盟下属三堂——陷阵堂、冲杀堂、江龙堂分布在三国之内。陷阵堂在草原上成立三年之后,逐渐被北蛮最高当权者天可汗所默认,多年来势力雄厚,却实力不外露,为了不引起北蛮当政派的猜忌,一直未大势扩张。陷阵堂与北蛮共生互助,主要帮助保护商贩、引进中原控制的一些物资、训练各类工匠等,而北蛮政权对于陷阵堂不过份的要求基本都会答应。

    陷阵堂有堂主1人,副堂主2人,长老四人;下设前中后三舵,分别为战骑、陷骑与游骑三舵。战骑舵负责帮助北蛮保护南来北往的官方商贩,并且联络冲杀堂与江龙堂;陷骑舵驻守工城,保护堂主与副堂主,维持陷阵堂的安全及秩序,并参与各类工匠的训练与兵器铁器铜器的锻造;游骑舵散布的北蛮草原上,联系并保护北蛮四大部落的头领,收集情报,顺便做生意维持陷阵堂正常开销。

    赵承平最初便是游骑舵属下,因为机灵果敢,又多立功劳,才被副堂主易天行收为记名弟子。记名弟子的身份是不公开的,和正式弟子差别较大。赵承平连续赶了两天两夜的路,而且一路上在游骑舵的几个点均更换了马匹,虽然人疲马乏,但一想到这可能是一桩天大的功劳,便浑身是劲,恨不得插翅飞过去;简单的讯息已经飞鸽传往堂口了,副堂主易天行命赵承平务必尽快赶到堂口亲自禀报。

    在工城城东,矗立着一座仿中原式样建造的大宅院,大门前两只镇邪的狮子威武不凡,大门正上方一块牌匾,上书斗大两个字“陷阵”其形龙飞凤舞,似乎随时可能破匾而出,大门门面上镶嵌着密密麻麻整齐排列的门钉,龟蛇两对兽首门环栩栩如生。

    赵承平飞身下马,将马匹缰绳随手甩给两边站立的护卫,急急忙忙穿过照壁和院子,向大厅而去,由于连续骑了两天马,奔跑起来也是晃晃悠悠的。赵承平来到大厅,见副堂主易天行已经站在了门口,并且来回走动,一副着急上火的样子。赵承平正想躬身行礼,副堂主挥了挥手,招呼他进到大厅。赵承平见大厅里还另外坐了两个人,都不相识,仪表却是威武不凡,赵承平向副堂主看去,正想询问如此机密,这种场合讲述是否合适。

    副堂主易天行见赵承平一副为难的样子,明白过来,向另外两位拱拱手,对赵承平说道:“承平,上面两位分别是乔堂主和肖副堂主,可直言无忌。”

    赵承平连忙拱手行礼,原来自己入堂八年,竟然是第一次见到另外两位正副堂主,见三人欲言又止、心急火燎的神情,赶紧开口说道:“属下赵承平,现属游骑舵,三年前被易副堂主收为记名弟子,并派到通达商行,名为镖师,实为暗中查找一名十来岁的中原人和一块玉佩。三天前,属下在草原深处的一个部落里发现一个十一二岁的中原男孩,并设法结识其唯一亲属,一名五十几岁的老牧民。获得老牧民信任后,打听到这名叫阿苏勒的男孩是其十一年前在草原上捡到的,男孩随身一个物件上印有几个符号,老牧民拓印下来请我助其识别其含义,这就是那块布匹。”赵承平缓缓从怀中拿出珍藏的布匹,双手递给易副堂主。

    易副堂主接过布匹,立即问道:“见到从其拓印的物件了吗?是不是一块玉佩?”

    “未曾见到,也不敢追问,怕打草惊蛇。”赵承平连忙答道。

    易副堂主将布匹递给乔堂主,转身对赵承平说道:“承平,辛苦了,三年暗中查找,实为不易,好在老夫没有看错你,你性子坚毅,又能稳重处事,终于查出一点端倪,不管此事验证结果如何,我都将收你为正式弟子,如果查明正是我们寻找之人,你是居功至伟。你先去休息,后续我会安排,你切记此事到此为止,不可外传。”

    赵承平收敛神情,仍然露出喜色,连忙拱手退出大厅。

    “我看这拓印文字的形状像是从玉佩上而来,只是这字体和这玉佩还需肖师亲自辨识。天行,肖师那边回话了吗?”一直稳坐的乔堂主站起身,边踱步边说道。

    “肖师行踪不定,一日前我便飞鸽传信,也应该有个回音了。这样,我赶紧再用暗语拟书信一封,再次传信。”易天行喃喃说道。

    “报……”一名弟子持一个竹筒飞奔入内。易天行一把接过竹筒,三两下拆开一个小纸卷,念到:“天纵、天行、天工:速将拓印之布送至红隼城。”说完将纸卷递向其他两人。

    “我看已有五分真,还有五分留待肖师亲自审定。”一直不言语的副堂主肖天工说道。三人交换了一下眼神,默契地纷纷点头。

    “来人,叫战骑舵舵主来大厅议事。”乔天纵大声言道。

    是夜,十骑出东门,一身劲装,浩荡而行,朝南而去。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zuopingshuji(按住三秒复制)下载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