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锋伐天下 > 第六章 盟内密议
    红隼城作为顺天州七大城池之一,是顺天州与北蛮接壤之地。红隼城占尽地利因素,一直是南来北往的重要通商口岸与中转驿站之一。城内行商坐贾,南来北往,熙熙攘攘,灯红酒绿,无所不有。

    顺天州有两大主要的武林派别,天煞教为第一大势力,有着官方背景,教中也不乏官府子弟任职,既作为州主耳目收集各类情报,又以势压人,掌控大小帮派。另一大帮派是天机盟三堂之一的冲杀堂,既保持一定的势力和实力,又从不扩张,并且与官方、天煞教保持井水不犯河水之势。冲杀堂主要以护镖为主,也有少量的经营。冲杀堂总堂就建在红隼城内,近年以来,冲杀堂已经基本垄断了南来北往的所有护镖生意,两分舵之一的疾风舵负责南来的护镖生意;暴雷舵负责北往的护镖生意,而且暴雷舵的镖师们常常在北蛮境内与陷阵堂战骑舵的人直接交换客商,安全又省事,其他镖局镖行只能望而兴叹。

    冲杀堂堂主陈天元,此人年近五旬,身长八尺,高鼻阔眼,龙眉豹颈,姿体雄异,性如烈火,善使一根马槊,江湖人称“霹雳火”。自三日前接到总盟的飞鸽传书后,当即与副堂主宋天佑紧急筹备总盟要求的聚会事务。

    这日午时,宋天佑候在总堂议事大厅内,陈天元赶至三十里以外迎接总盟之人。陷阵堂堂主乔天纵、副堂主易天行与肖天工先一步赶至,江龙堂堂主齐天龙、副堂主方天灏与徐天浪也与陷阵堂诸人前后脚赶至,大家也不客套,拱手为礼,便各自找位置坐下了。

    听到大门外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厅内各人纷纷站起来迎向阶下,只见冲杀堂堂主陈天元陪着一名头戴巨大斗篷之人快步走来。众人让开道路,纷纷行礼,头戴斗篷之人摆摆手,算是见礼了,径直往大厅内的主位坐下。

    “诸位,请坐!闲话不叙了,事情紧急,而且涉及天机盟每一个人,因此原定一年一度的三堂聚议提前到今日,当然按惯例轮流坐庄,这次就劳烦陈堂主了。”头戴斗篷之人坐定后,随侍之人接走他脱下的斗篷,赫然正是出现在工城内,接待赵承平与阿苏瓦吉的算命大师。

    陈天元听来人点名自己,赶紧站起来拱手说道:“肖师,为兄弟们办事,属下之幸,不敢贪功”。

    陈天元口中的肖师,也就是算命先生随后说道:“好!此前,已经传信告知大家大概情况。十二年来,我们三个分堂散出去近千人四处查探,苦心人天不负,当然期间也证实过多次谣言和误传,但这次经我亲自证实,人、相貌、年龄、证物都能一一匹配,已经能确定九成九。我已经传书左军师,请他做最终的裁定,当然他老人家行踪不定,不知道何时有结果。但是,我们不能干等,因此今天召集大家商议,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一阵沉默之后,东道主陈天元首先开口了:“这还等什么?肖师,几万兄弟,十二年了,都在等这一天。再等下去,兄弟们的热血性情就快磨光了,就怕到时候人心一旦散了,再凝心聚力怕要费诸多周折。”

    陷阵堂堂主乔天纵说道:“肖师,各位兄弟,我们已经等了十二年,也不拍多等一两年。我个人认为,我们在之前准备的基础上,要进一步加快进度,未雨绸缪,到时候登高一呼,必定四方云集。”

    江龙堂堂主齐天龙接口道:“肖师,各位兄弟,本人在听闻此消息以后,高兴之极,彻夜未眠。找到了少主,我们就是师出有名了。但是我们还要考虑两个方面的问题,第一是少主本身的能力和号召力,如果少主也能像少帅一样,知人善任、唯才所宜,肯纳忠言、行事无私,排名布阵、无所不能,何愁大事不成?只是少主这十二年在草原上长大,为牧民所养,让他接受也要一个过程,何况悉心培养?因此,我认为,事半而功倍,对于少主的培养要提升日程。第二是我们明面上的力量虽说比较好看,但是毕竟不再是军队,个人力量与军阵冲杀相比,我想结果可想而知;尤其是十二年了,还有一个主要的问题我们一直悬而未决,那就是当年的那场阴谋,以及策划阴谋的人,我们始终未能查明。”齐天龙说完,环视大家,大家有的点头,有的摇头,再一次进入了沉默。

    众人口中的肖师拍拍桌子,吸引住大家的目光,说道:“天元性急,本是大将之风;天纵沉稳,思虑周全;但天龙所说也很有道理。左军师萍踪不定,由我这个右军师暂代其职,因此,我建议一方面等欧师最终决定,另一方面,我们大家也要明白,既然少主出现,计划自然提前了,我们要做筹备工作,马军、水军、步军本就分属三堂,请大家从即日起,加紧粮草、兵器与机械的筹备,加快军阵与士卒的演练,随时待命。另外,少主不能出事,首先我会制订培养计划,其次成立暗卫,保护少主安全,暗卫由陷阵堂负责,要人要物其他两堂不得推脱;还有就是传令下去,玉佩乃盟主信物,今后见玉佩如见盟主,不得有误。”

    话一说完,众人齐刷刷起立,拱手道:“谨遵右军师令!”

    “好,好,大家就坐,大家就坐。另外还有什么重要军务要议一议吗?”右军师肖天钦一边摆手,一边说道。

    “启禀肖师,南穆不周山男派掌门剑近日出现在草原上,游骑舵侦知持剑的是前几代退隐的掌门范文杰,目前天煞教的人已经悄悄跟上了,我们是要示警、抢先还是黑吃喝?”陷阵堂堂主乔天纵说道。

    “哦!不周山的掌门剑,这个是宝剑啊,我们熟知的都是战场杀人之术,武艺却是不行。武艺,武艺……天纵,这样,你去布个局,让少主得到此剑,不能被识破,拿剑没用,关键是武功心法和招数,如果人手不够,请天元帮你。”右军师肖天钦缓缓说道。

    “谨遵军师令。属下已经先期派了四名护卫一路暗中保护少主,另外也跟几个部落打了招呼,请他们照看老牧民和他们的部落。”乔天纵说道。

    各堂分头行事,但大家私下都争执一点,既争先恐后派遣护卫高手充当暗卫。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