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锋伐天下 > 第八章 初入剑坊
    匠作院占据工城西部的一大块区域,分为锻剑、炼器、铸农、冶金四坊,四坊又根据冶炼方法与出产成品的不同各细分为若干个司,比如锻剑坊又分为铸铁司和青铜司。

    每年匠作院都受命从北蛮四大部落及其分支中挑选百余名学徒,根据资质高下及各人所愿,分配到四坊各司。学徒三年,第一年小考,考核通过者留用,不通过者淘汰;第二年中考,通过者分配各自学习铸造的主要方向,不通过者贬为杂工;三年后大考,通过者可晋升为工匠,作为工匠在匠作院各坊司尽职五年以上的,可被天可汗划定为匠户,不受劳、兵、苦等各役;不通过者可获得一次补考机会,还不通过者仍然贬为杂工。

    三十名年岁相仿之人被分配至锻剑坊,阿苏勒等十八人受命至铸铁司当学徒。阿苏勒对锻剑一无所知,对烘炉、风箱、铁墩、大锤、小锤、铁钳、水槽等物件充满好奇。

    北蛮没有正规的文字,只是一些简单的符号,技艺都靠师徒之间口口相传。铸铁司通常指派一名年长、技艺精湛的工匠担任师傅,今年铸铁司专门安排阿里特传授技艺。

    铸铁司也安排了专门的食、宿,阿苏勒同阿海家族的阿海也先同住一间。

    晚间,阿苏勒躺在床上回想起来到工城这两天的一幕幕、一桩桩,感觉一下子就打破了自己在部落里那种平淡的生活。阿苏勒想到自己已经踏出了第一步,接下来只能独立完成几桩事情,第一是打听工城里面这两天刺杀和追查的情况,打听死去的老人范文杰是谁,这柄短剑到底隐藏着什么奥秘,自己是否会暴露,这柄短剑该如何隐藏而不被同门及师傅发现;第二是自己必须要好好学习锻剑的技艺,一定不能在每年的考试中被淘汰;第三是成为工匠并能立足之后,要打听有关玉佩和身世的消息,最好是探听和收集一些中原的人文和风俗;第四是自己只会粗浅的箭术,并无武艺,一旦遇难,并无自保之力,自己必须找机会学习武艺,只有自己越强大,实现自己愿望的可能性才会越大,如此一来,探寻宝剑中的秘密也要在不久的将来提上日程。这四桩事情要一步步实施起来,其中第一和第三桩事情在目前只能暗中打听。特别是想到自己的行李可能会被盗或者被搜查,寻找一个安全的藏剑之处,势在必行。

    阿苏勒想了很多招,要么把它藏在床板之间,要么藏在墙壁之间,要么藏在院子里的某些地方,可是都有不确定因素。最后,阿苏勒决定将短剑随身隐藏携带,毕竟北蛮常年气温较低,穿着厚一点不大会被别人怀疑。

    到铸铁司的第二天一大早,阿里特师傅将十八人集中到一起,为大家介绍了四大坊及各司的基本情况,简单描述了锻剑的流程和基本方法。

    铸铁司和青铜司是根据两种冶炼方法来区分的,铸铁司的冶炼方法相对简单高效,以产量为主要目标;而青铜司正好相反,工艺复杂出产量也较小。铸铁炼法主要是将生铁加热,通过不断搅拌使生铁中的杂质分离,得到熟铁,再经烘炉烧红、铁墩锻打、铁钳翻料、击打成形、小锤细改、淬火回火等工艺,冶炼出不同的兵器。

    铸铁司主要大量生产北蛮士兵使用的戈、戟与刀,青铜司主要少量生产百夫长以上军官用的剑与矛。

    阿苏勒就这样开始了自己的学徒生涯。第一年里,他按照铸铁的流程循序渐进地学习,第一步是如何挑选矿石,最后一步是铸铁成兵。每隔三个月,每名学徒有三天,或者每隔半年有七天休息时间。

    三个月的时间过的很快,阿苏勒在这期间没有外出的机会,一直都在认真学习铸铁之法,并且熟悉了挑选矿石、炼石成铁两个基本步骤。到了三月一小休的时间,同住的阿海也先趁机回自己的部落了。阿苏勒只是请人向祖父带回去了平安的消息,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要趁这三天时间打听当时那场刺杀的余波,还要研究青锋剑的秘密。

    阿苏勒换回平常的装束,决定到刺杀发生的地方和埋葬老人的地方打探一番。他步行到目的地附近的街道,再兜几个圈子来到刺杀之地,装作缓慢路过,结果场地上的兵器和血迹早已经无影无踪,周围也没有可疑的人。随后他来到南门外埋葬老人的地方,并不凸显的墓地没有什么改变,仅仅是些许杂草已经慢慢滋生了。阿苏勒没有发现任何问题、任何痕迹和任何可疑的地方,就仿佛这场刺杀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一方面发现危险已经暂时远离,一方面预料之外的惊险刺激却没有了,心里难免有些失落,甚至失望。

    日头过了正午,阿苏勒欲原路从南门返回锻剑坊,行至南门口时,却发现军士站岗的地方贴着一幅肖像,赫然就是死去的老人的,并且旁边还画了一把短剑。听到来往行人在讨论,仿佛说中原来的老头偷了工城工师大人的宝剑,如果能够找到人或者找到宝剑都将得到重赏。阿苏勒没有停留,更没有刻意打听,瞥了一眼图画中的中原文字和蛮文符号,装作若无其事地离开了。

    由于学徒们被安排分批次休假,同住的阿海也先已经回家,其他的学徒正在剑坊学习,因此阿苏勒回到住所后,觉得特别安静。阿苏勒关好门,把自己今天的一举一动回想了一遍,自认没有纰漏。他拿出短剑,仔细端详和把玩。老人口中的青锋剑通体黝黑、入手沉重,剑鞘上刻画了特有的文字和图案,阿苏勒特意找了一块废铁,试了一试,发现青锋剑特别锋利,此外再没有发现任何特殊的地方。阿苏勒回想起死去老人的话,觉得短剑中肯定藏着惊人的秘密,而且一个“死而复生”的老人也根本没有必要欺骗自己。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阿苏勒在外人看来依然正常起居,但他却花了大量时间试了很多办法,用水浸泡,用火烤,用阳光照,发现短剑都没有任何变化。

    难道自己仅仅得到了一把锋利的宝剑而已?而且还是一把容易惹祸的宝剑,阿苏勒看向宝剑的眼光有如看到了一块鸡肋,或者是一个烫手的山芋。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