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锋伐天下 > 第十章 祭司论剑
    阿苏勒一路没有停留,因为他想到了有一个地方、可以通过一个人安全地了解更多关于神兵利器和宝剑的知识,那就是部落的大祭司,号称部落里最睿智、聪慧和远见之人。
  
      大家虽然搞不明白阿苏瓦吉宁愿孤身一人也要把阿苏勒送到遥远工城去的意图,但是依然不妨碍他们用最大的热情欢迎阿苏勒,欢迎这个暂别一年后返回部落的族人。尤其是自己的小伙伴们,他们更是缠着阿苏勒问这问那,想了解一些草原上神秘的工城和王城的事情,阿苏勒简单地讲诉了自己一年的所学和收获,也讲了自己看到的一些趣事和乐事,收获了小伙伴们的无限崇拜。
  
      祖父很欣慰,对于阿苏勒的收获由衷地开心,但最关心还是阿苏勒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以及查找自己的身世有什么进展。阿苏勒趁机提出,自己未来几年可能都要和铸铁炼剑为伴,但是却对宝剑和兵器了解的极为有限,因此觉得特别困惑。阿苏瓦吉在一阵沉默后,带着阿苏勒走向了大祭司的帐篷。
  
      大祭司叫阿苏纳尔,由于他的见识、智慧和才能,地位尊崇,年轻一代已经不知道他的名字了。然后阿苏瓦吉却最了解这位大祭司,因为这个职位正是阿苏瓦吉让贤的。阿苏瓦吉年轻的时候游历了许多地方,甚至最远到过中原、河洛和岛夷国;并且非常乐意地把游历的收获分享给大家。
  
      祖孙两人来到大祭司的帐篷,阿苏纳尔招待他们坐下,并且询问了阿苏勒的近况。阿苏勒受了祖父的嘱咐,非常委婉地表示了自己想了解更多关于神兵利器和兵器宝剑的意愿。
  
      阿苏纳尔沉默了一阵,抬头正视阿苏勒,一双眼睛有如利剑一般,似乎要洞穿阿苏勒的眼睛一般。
  
      “普天之下,利器何几?神兵更是寥寥!神兵有灵,非凡人所能掌控,更是非普通人所能拥有。神兵自有认主之灵,利器却是有德者居之。”
  
      “中原自古就有诸多神话传说,很多都与神兵有关。听闻有轩辕剑,可自行修炼成仙;有射日剑,一剑辟神州,两剑开大地;还有七星龙渊,可引七星北斗之威;有赤霄,是天子行帝道之剑;有镇山冗水双剑,专门镇压大山深泽之灵怪。除此以外,也听说过道家成大道、儒家飞升、佛家成正果后所配之宝剑,由利器变神兵,本身已通灵,可传承主人之精气神。”
  
      “至于利器,就相对多一点,都是天下铸剑大家心血之作。北蛮工城里面的那些工匠是铸造不出来的。如今传世的且被武人、将相、帝王们珍藏的利器,听闻有钉于岩间能发白光的‘五丁剑’、屈之首尾相就的‘绕指柔’、百炼成剑的‘大夏龙雀’、斩妖除佞的‘尚方剑’、纹理似坚冰的‘清刚剑’、切玉如泥的‘昆吾剑’、‘照胆剑’、‘定光剑’、‘太阿剑’等等。”
  
      阿苏勒没有掩饰自己一幅神往的表情,但大祭司讲述的这些关于神兵利器的传说和自己获得的青锋剑好像没什么关系。自己曾经试过用青锋剑削铁和砍铜,倒是毫不费劲,也不知道是否已经达到了“利器”的程度;至于是不是神兵,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去试验。
  
      阿苏勒总算还是开了眼界,只不过怀揣青锋剑的秘密却不能告诉第二个人,只能靠自己慢慢去揣摩和尝试。
  
      阿苏勒不能有指向地询问,却可以借机问别的问题,比如关于武艺和练武。大祭司说道:“中原确实是文化的发源地,练武、铸剑、甚至兵法这些技艺领先我们北蛮几十甚至几百年。北蛮历来南下都是剽窃和抢夺,以武犯禁,但最后总是被同化的多。我们北蛮的高手都是生而神力,很少人是通过后天修炼提升的;也有比较简单的层次划分,都是用战阵上的破敌伤骑来论的,大致分为十人敌、百人敌、千人敌、万人敌以及无人可敌五个境界。”
  
      “无人可敌,太夸张了!有这样的高手存在吗?那千人敌、万人敌层次的高手多吗?”阿苏勒忍不住问道。
  
      “哈哈哈哈,小家伙,高手可不是‘奶皮子’到处都是!草原上的千人敌直接可以去王城做大将军了,至于万人敌……我这一生,只在30年前听过一人,不过在10几年前也消失了,哎,一言难尽。至于无人可敌,就说他是神仙也不足为过。”阿苏纳尔先喜后悲,先快后慢地说道。
  
      “阿苏纳尔爷爷,那中原那边的高手又是怎么分的?”阿苏勒又问道。
  
      “我只听说过大概,毕竟有些东西我也接触不到。中原那边武艺的境界统称为一到九品,又分为内外兼修和只修外功;如果只修外功,最高也只能提升到一个固定的层次,所以一般来讲,高手总是内外兼修之人。当然,内功也有对应的几个层次,基本上八品高手就和我们草原上的千人敌差不多了,九品高手也就和我们草原上的万人敌一般。这种层次之间的较量也要分不同的场合,如果在千军万马的战阵之上,我们草原上的高手因为拥有更多的实战经验而占有优势,如果只是平常的武艺切磋,我们很难是中原人的高手。”
  
      “阿苏纳尔爷爷,要怎么样才能成为那样的高手?”阿苏勒最后问道。
  
      “成为高手谈何容易,付出的不止艰辛和汗水,还必须遇到名师,受到悉心的指导,以及长达十年二十年的苦练之功,即便这样习练而成的高手也只是花花肠子,纸上谈兵之人;只有在生死之间顿悟,在赴死求难之间一次次锻炼自己的心性和悟性,才有可能成为高手中的高手。”
  
      阿苏勒也没有多问其他的东西,在这个睿智老人面前,必须谨守“言多必失”的道理。
  
      大祭司给阿苏勒打开了一扇窗,原来学武练剑还有如此多的层次和高低的区别,自己既然踏出了草原,就一定要向着成为一个强者进发,成为一个强者,了解自己的身世自然不是问题,阿苏勒暗暗坚定了练剑习武的决心。==(手机小说免费阅读器上线咯!超百万小说免费随便看,快来关注微信公众帐号xiaoshuokehuduan(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