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锋伐天下 > 第十四章 医馆杂工
    与李记茶馆相反,济世堂医馆经常都是门可罗雀。这济世堂医馆也在城北,而且就在李记茶馆的斜对面。大宅子的前厅就是一套医舍,医馆挨着药铺,医馆是诊病和重病病人休息之所,药铺却没有老板,仅仅是大夫一个人兼着,冷冷清清的。

    济世堂医馆诊病的大夫也姓李,只不过工城的大多数人已经叫不出大夫的本名了,尊敬他的人称呼他“李华佗”,却又有一部分叫他“李疯子”。李大夫医术高超,但是行为怪异,是否诊病全凭个人喜好。王城的达官显贵请他诊病,不管是几大部落的头领,还是天可汗的亲属护卫,他从来不去,并且对外宣传,不管谁要看病就到工城济世堂医馆来。工城的显要们仗着就近的便利,以为只要亲自去济世堂医馆诊病就肯定没问题了,可“李疯子”一句话“除非马上要死人了,否则看不看病全凭自己的心情”。达官显贵们一点办法也没有,谁让这个李大夫曾经诊愈过北蛮天可汗之疾呢。

    这样一来,显贵们只要不是特别着急或者特别病重的情况下,尽量就不上门求医,可是这李大夫是火眼金睛,只是看一眼,冷冷一句话“既然已经叫庸医看过了,还来我这医馆干嘛”,直接送客;有时候老百姓来求医时,李大夫到时相对热情一些,但是一来老百姓口袋中的银钱有限,敢来诊病的人本来就不多,二来老百姓们把两个病人的药方一对比,一样的药方,但是银钱却从来都不一样。“华佗”与“疯子”就这样翻覆之间传遍了整个工城。

    最近来求医问药的人发现药铺中多了一个管理药方药材的年轻小伙计。小伙计也不是天天能够见到,也不见小伙计到医馆帮忙,只是照看着药铺;小伙计话不多,来药铺取药买药验方的人也不多,只看到小伙计经常捧着李大夫药铺里的书在看,却不知道能不能看的懂。

    这个小伙计就是不再去茶馆帮工的阿苏勒,由于偶尔帮助姚秀才求药拿药,和李大夫混了个脸熟,而且貌似李大夫和姚秀才之间本来就很熟稔的样子。要说整个工城书籍最多的地方也就只有这家济世堂医馆了,为了学到更多的中原文字甚至是中原文化,经过姚秀才的推荐,阿苏勒就顺理成章地来到了医馆,兼着药铺杂工的活计,学习着中原文字。

    阿苏勒的本意显然不在这里,他的目的还是搞懂那篇入门功法中的那些奇怪词语,看了整整一个月的各类医书,才勉强搞懂了自己想学习的原来是“穴道”。可是没人指点,光靠自己看书,根本入不了门。

    阿苏勒当然明白不能简单地求教于别人,在行家眼里,这样的举动太显眼了。于是本着勤能补拙的心态,阿苏勒翻看了大量的书籍,经常是拿一本文字版的,再拿一本图示版的,两相比对,但有的叫法不一样,有的写法也不一样,治不同的病对应的穴道更是千差万别。这样一来,阿苏勒学习的进度很慢很慢,经过较长的时间,也才搞了个似是而非,半懂不懂。

    阿苏勒还是决定冒险一试,找个机会求教于李大夫,先用旁敲侧击,再用迂回作战的方式。李大夫无法全身心地在病人身上施展自己的才能,反而对阿苏勒的勤奋刻苦起了恻隐之心,于是一问一答,慢慢地变成了尽心点拨。阿苏勒从长远考虑,没有仅仅速成地去学习与功法相关的几个穴道,而是从基础开始学习,试图掌握更全面的知识。

    又经过了半年的努力,阿苏勒终于大致了解了想要学习的东西。原来这些穴道位于“经络”,也就是能量的通路;五脏六腑“正经”的经络有十二条,身体正面中央有“任脉”,身体背面中央有“督脉”,各有一条特殊经络,纵贯全身;这十四条经络上所排列着的人体穴道全部共有三百六十五处。

    对于习武之人来讲,最重要的莫过于奇经八脉、十二经络与三十六个致命死穴。奇经八脉包括任脉、督脉、冲脉、带脉、阴跷脉、阳跷脉、阴维脉、阳维脉。十二经络包括手三阴经、手三阳经、足三阴经与足三阳经。而三十六个致命死穴主要分布在头颈部、胸腹部、背腰骶部与上下肢等四个主要部位,三十六个要害穴如果受伤,轻者致残重者毙命。

    与当李记茶馆的小伙计一样,阿苏勒是一边学习铸铁,一边到医馆帮忙,顺便学习医学基础知识的。阿苏勒学的很快,李大夫似乎也教的很开心,甚至在解答疑问的同时,会不经意地加入一些对医理病方的介绍与解释;甚至李大夫还漏了口风,愿意将自己的衣钵传承与阿苏勒。阿苏勒却婉言谢绝了,他坦诚地告知李大夫,自己受人介绍才到匠作院锻剑坊铸铁司来当学徒的,自己当学徒的目的主要还是报答自己的祖父,并且不能给介绍人添麻烦,并且学有所成,特别是称为匠户才是自己最大的期望;并且学习中原文字是自己无意中发现的一种爱好,也是给自己的业务时间找点事情做,等这里的书学的差不多了,自己也该回去准备第二年的考核了。

    一学一教之时,李大夫没有过多的去强求什么,却故意滴在不经意间流露出一些感叹。原来李大夫从来不用自己的真名,背井离乡十几年,有家不能回,有亲人却不知道近况如何,医术精湛却仅仅只用皮毛之术行医。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阿苏勒已经熟知了人体的穴道与经脉,终于到了告别的时候了。李大夫怪人怪脾气,也不过问,送给阿苏勒几本书,算是曾经有过交集了。然而在学习之余,阿苏勒并没有简单地被自己的进步冲昏了头脑,他隐隐觉察到了一些不正常的细微的几乎不可查的问题,姚秀才和李大夫的关系非同一般,自己冒险向两个人求教却没有引起注意,反而学到了比预想中更多的知识。

    一想到这里,阿苏勒惊出一身冷汗,自己是有企图的,难道姚秀才和李大夫也是有企图的?他们的企图是什么?自己一个学徒,没有什么值得别人惦记的东西啊,除了随身藏着的宝剑,难道他们发现了我的秘密?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