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锋伐天下 > 第十七章 青铜炼法
    工城因诸多工匠铸造诸多器件而闻名,工城最主要的就是匠作院。
  
      工城城西是一个独立的区域,基本算作军镇之地,因此是用稍微矮一点的墙专门隔开来的,院墙上开了四个门,匠作院四坊各有一门,四坊并列排布,错落其中。而四坊中最特别,也是地位最高的当然是锻剑坊,它是靠着最高的城墙建造的,所占的面积较大,位置也相对更好一点。整个锻剑坊被围在一片城墙之中,而青铜司又被围在里面的一座城墙内,俨然一座小小城池。
  
      青铜司的学徒从来都是草原上四大部落的嫡系子弟,他们既掌控着草原上的资源,也想掌控青铜炼法。青铜司的学徒是不会被淘汰的,因为他们没有考试,而且也不是一个师傅带一帮徒弟,一般是一个师傅带一个徒弟,甚至地位更尊崇的,几个师傅带一个徒弟的也有。由于天生的优越性以及没有考核遴选机制,往往减少的学徒都是觉得无趣自己主动退出的。因此,为了把技艺传承下去,青铜司头领冥思苦想了一个好办法,就是每年吸收铸铁司两名最优异的学徒,充实到青铜司的学徒的队伍中。
  
      这样一来,铸铁司的每一个学徒都期望有一天能够走进青铜司去观察或者是学习青铜炼法,而铸铁司的学徒能够进入青铜司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在第二年中考中铸造出上品的兵器。
  
      这个年假阿苏勒去看望了姚秀才和李大夫,两个人对他一热情一冷淡,阿苏勒也不在意,因为李大夫的那种冷淡只是表象,如果自己想进一步求教或者学习新的知识,两个人无论是谁都会倾囊相授。阿苏勒也短暂地回到部落看望了爷爷阿苏瓦吉。爷爷对于阿苏勒两年时间能够进入到靠自己根本没有希望的青铜司学习倍感高兴,只是阿苏勒不在身边的日子,爷爷阿苏瓦吉显老的特别快,也促使阿苏瓦吉要进一步变强和快点查明自己的身世。至于部落里面自己曾经带领的一帮孩子们,已经成年的成年,甚至娶亲的也有几个了,阿苏勒想想如果自己还在部落里,应该也已经娶亲了,两年不见,大家有一定程度的疏远,但也明显流露出大家对阿苏勒取得成就的高兴与向往。
  
      阿苏勒提前赶到了铸铁司自己的住处,按部就班,勤学苦练着基本的入门功法。
  
      年假后的第一天一早,师傅阿里特领着尼加和阿苏勒步入一墙之隔的青铜司。阿苏勒边走边观察,看到很多与铸铁司不一样的地方。这里同样有几个大的仓库,不同的是除了司库负责登记以外,还另有士兵把守;冶炼间并不是开放的,而是很多个三面围起来的小房间,各类设施倒是和铸铁司差不多;但铸铁司的冶炼间都是开放和共用的,先到先得,没有固定分配。每一个小房间内都有2到3个人,分不清楚哪个是学徒、哪个是杂役、哪个是师傅,这与铸铁司也不同,铸铁司的杂役都是共用的,甚至有时候为了赶进度,学徒们还要充当杂役。
  
      三人一路深入,阿苏勒没搞清楚状况,却也没敢发问。一路上叮叮当当,噗呲噗呲之声此起彼伏,三人到达了一间更为开阔的大堂内。
  
      一名老者,须发半白,但神情坚毅,动作有力,从大堂内跨步而出。拱了拱手,“阿里特师傅,欢迎啊,上面已经知会我了,头领正好去王城公干了,因此我来接待,我可是恭候多时了!”老者笑问道。
  
      阿里特见此快走几步,“朗月大人,实不敢当您亲自迎接啊!送两名学徒过来学艺,也是惯例,阿里特当不起啊。”阿里特弯了弯腰,作出恭敬的模样,又转身对两人说道,“尼加、阿苏勒,你们快来拜见朗月大人,他老人家是青铜司的大师傅,还当过二十年青铜司的头领。”
  
      尼加、阿苏勒赶紧上前,弯腰行礼,大声说道“见过朗月大师傅。”
  
      朗月开怀大笑,大声说道“不错不错,今年的两个新人身形结实,人也有礼貌,很不错,看来是名师出高徒啊!”
  
      阿里特寒暄了一阵,独自走了。
  
      朗月招呼二人坐下,但二人面面相觑,都不敢坐,只是站在一旁。
  
      “近日青铜司受命铸造一批刀剑,要的急,要求也很高,大家都分配了任务,只能我这个老头子来教教两位了。”朗月缓缓说道。
  
      “不敢不敢,我们愿听大师傅的吩咐。”二人齐声说道。
  
      “好,捡日不如撞日,既然是铸铁司的高徒,定然铸造技艺已经打下一定根基。我今天就把青铜炼法的基本原则给你们说道说道。你二人用心记,但能理解多少也无所谓,以后还有时间去实践,不懂的也可以随时发问,不用拘束,只是一点,青铜炼法乃是我北蛮重术,未经许可,不得在青铜司以外的地方施展。”朗月看看二人,先是摇头晃脑,后是一本正经地说道。
  
      “铸铁主要是去除杂质,而铸铜有点相反,却是要在青铜之中加注其他物料。青铜炼法主要有浑铸、分铸、失蜡法、锡焊等四法,讲究控制铜锡的配比。有一个口诀是这样说的‘金有六齐。六分其金而锡居一,谓之钟鼎之齐。五分其金而锡居一,谓之斧斤之齐。四分其金而锡居一,谓之戈戟之齐。三分其金而锡居一,谓之大刃之齐。五分其金而锡居二,谓之削杀矢之齐。金、锡半,谓之鉴燧之齐’。炼法说来简单,但实操相当复杂,过程操控不易,以后你们慢慢去尝试。”朗月就想诉说着自己的家长里短一样,随手拈来。
  
      “另外,你们还是吃住在铸铁司,毕竟就是一墙之隔。等这次的任务结束以后,我会指派一位师傅专门教你们,这段时间就麻烦你们去打打下手,顺便熟悉一下流程。今天主要是先熟悉一下,明天正式开始学习。”朗月象征性地征求二人意见后,吩咐道。
  
      阿苏勒与尼加浑浑噩噩地过了一天,什么都没接触到,更是什么也不敢问,只是走马观花似的观察了青铜司内部设施、房屋的构建与分布。++(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