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锋伐天下 > 第十八章 渐有收获
    朗月大师傅将阿苏勒和尼加分配到了不同的炼铜间,要求两人从打下手和充当杂役开始学习。

    阿苏勒跟着一个叫赛尔的青铜铸炼师傅,所在的炼铜间编号为“二十三”的号码,用北蛮符号大大地写在房门上。赛尔师傅少言寡语,没有带徒弟,也没有把阿苏勒当做徒弟,仅仅是把阿苏勒当成杂役,他要求阿苏勒能看、能摸、能学,就是不能问。这个“二十三”号炼铜间一共有五个人,除了赛尔师傅、阿苏勒以外还有三个人,三人都身强体壮,大家之间没有交流,阿苏勒甚至不知道这三个人叫什么名字。赛尔师傅主要监控加锡和加其他物料的多少与次数,以及最后刀剑成型的程序,其他三个人中,一个人负责加料,一个人负责铸型,一个人负责修样,而阿苏勒很自觉地当起了杂役。

    尼加的待遇似乎要好一点,两个人在往返铸铁司的路上经常交流,甚至回到宿舍后,尼加都会主动来找阿苏勒聊聊一天的收获。用尼加的话来说,他们俩个人白天在青铜司,和往年铸铁司选送的学徒们一样,注定要被青铜司的学徒们区别对待;而两个人晚间回到铸铁司,又面临着被铸铁司的学徒们孤立起来的不利局面,这样一来两边不讨好,十分难做人。尼加甚至提出要搬到阿苏勒的房间来住,被阿苏勒婉言拒绝了。

    尼加跟着的师傅脾气还不错,甚至有时候还主动教他加料的配比、铸型的火候等等,并且与新任师傅、学徒和其他帮手杂役基本上也混得半熟了。阿苏勒一想到自己的处境就觉得十分不妙,自己跟了一个怪师傅,结果前面几个学徒也成了怪学徒,师傅不教,徒弟们好像也不是真心学,甚至没什么好学的,难道自己要无休止地浪费时间和精力。

    另外,尼加还传递了一个信息,据说最近与北蛮相邻的顺天州和西泽国似乎有联手北侵的趋势,这打破了以往三方独立不相侵犯的状态,北蛮巫相受天可汗指派,命令工师集中精力做好兵器等战争准备,支撑好军队南下的驻防和换防。因此,铸铁司和青铜司的兵器需求量陡增,为了武装闲散部落的战士,工城必须加班加点赶制兵器盔甲。

    阿苏勒没有抱怨,并且也不打算多说话,自己能够进入青铜司已经很不容易了,这对于成功学成铸剑,称为匠户又更近了一步。另外,阿苏勒最近发现,随着自己修炼内功心法的逐步深入,自己对外界的感知以及对细微事物的掌控有了一个质的提升,相比之前的铸铁炼剑,现在自己控制火候和锻剑成型的水平进步了好大一截。但是自己这种能力的提升遇到一个不愿意教授的师傅,自己没办法抗辩,看来只能一次次重复地用心领会了。

    阿苏勒很有心地从看和听当中去学习新的青铜炼法,整个冶炼的程序是已经看的七七八八了,只是有些程序牵涉到数据,有些程序牵涉到原理,都不得而知,没办法更近一步了。他能够运用自己灵敏的感知去预估一些数据,但仅仅是预估,由于没办法求证,所以根本不能为我所用。阿苏勒想来想去决定还是要打破僵局,自己可不能等,或许可以从与尼加的交流中去获取知识,但是尼加看似粗犷,但是却心细如发,提及数据和配比等关键知识时,往往闭口不提,或者顾左右而言他。

    阿苏勒在炼铜间打杂时,除了打杂、学习以外,还可以关注了这个围起来三面独留一面的炼铜间。他发现撑起三面墙的四根柱子都是精铁所铸,并且上面可歪歪扭扭地刻画了一些符号,这些符号比较怪异,不是自己熟悉的中原文字,也不是自己认识的北蛮符号,但是直觉告诉他这些符号并不是随意的简单刻画,一定有特殊的作用。因为经过自己的仔细观察,在铸造一些不同的兵器的关键程序时,赛尔师傅会不经意地对照和观看其中不同柱子上的符号。两相对照,阿苏勒很兴奋,但掩饰的很好,在他看来,自己只要破解其中的一两个符号,就能够顺藤摸瓜,了解到更多的青铜铸炼知识。

    细心的阿苏勒是完全正确的,他不经意留心的举动甚至引起了赛尔师傅短暂的惊异。在繁忙的一天结束后,以往第一个离开的赛尔师傅留了下来,等收拾各类物料杂件的阿苏勒完成工作以后,这个炼铜间就只剩下赛尔师傅和阿苏勒两人了。赛尔先开口了:“你发现了?”

    阿苏勒直视赛尔的眼神,心底飞快地盘算起来,思考着到底应该承认还是否认,是承认更能够过关,还是直接否认更能够打消赛尔的疑虑;自己根基未稳,如果承认了会遭受什么,如果不承认又能不能简单地蒙混过关。经过短暂的沉默,阿苏勒还是下定了决心,要拼一把,也许这就是打破僵局的最好办法,阿苏勒缓缓而沉静地说道:“我发现了一点点”。

    “好!没有永远藏得住的秘密,这个炼铜间是我的师傅传给我的。虽说是师傅,其实我也不算是他的真正弟子,当年的我就和你现在一样,是一个学徒,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一个杂役。他开创了这个青铜司,有一天又不告而别,不知所踪,甚至引起了工师和巫相的过问,这四根柱子就是他留下来的。别人只当是铸炼过程中留下的痕迹,却不知这上面隐藏着秘密,而我学到的十不足一。我师傅自号‘欧冶子’,并说能参透四柱所刻,就能够承其铸炼玄学。今后我会在铸炼过程中讲解一些入门知识,至于你是否能够相互辅助以参透师傅所留玄学,就靠你个人的造化了。但谨记一点,我是不想埋没师傅之所学才告知你这些,如果你胡言乱语,我绝不手下留情。”赛尔说完拂袖而去。

    接下来的日子里,赛尔就好像变了一个人,开始在铸炼过程中,故意讲解一些基本的知识和流程,让其他三人大为疑惑,但是只有阿苏勒知道,他慢慢入门了。但是随着学习的进一步深入,他发现在有限的时间内,要领会到更多柱子上的玄学是不可能的,这个必须一边磨炼一边试验,因此,阿苏勒强迫自己将柱子上刻画的所谓玄学死记硬背下来,也许有一天会派上用场。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