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锋伐天下 > 第二十一章 牢中受审
    阿苏勒头脑晕沉,四肢无力,是被一阵喝骂、鞭打和惨叫声吵醒的,而逃跑、被擒的种种仍然历历在目,闪现在自己脑海里。清楚的记得,被擒后,自己是被反绑双手扔进马车拉走的,根据路程上所花的时间来估计,自己应该还是工城内,只是不知道在哪个区域,哪个位置罢了。

    阿苏勒活动一下双手,已经被解绑了,能够自由活动。触手可及的石块,冰冷,略显潮湿,硬邦邦的。光线很暗,基本什么也看不见,自己努力适应一下,渐渐能够看到一些模糊的影子。阿苏勒释然地自嘲一笑,嘀咕一声“和想象中的牢房一个样”。三面是石墙,一面是铁窗,铁窗外是一条走道。牢房内只有一些干草,一个类似马桶一样的东西,别无他物。

    在地牢里分不清楚外面是半天还是黑夜,只是很安静,没有来来往往的人,唯一能听到的还是把自己吵醒的声音。感觉自己又饿又渴,自己昏睡了多久不知道,反正已经好几天没进食了,肚子不争气地咕咕叫着,想想如果不是修炼内功,肯定挨不到现在。两条腿还是隐隐作痛,双手被反绑后麻木的感觉倒是好多了。阿苏勒站了起来,能行走,问题不大。

    想想这几天自己身边发生的诸多事情,依然记忆犹新。有一个奇怪的地方,穿夜行衣、蒙白面巾的人为什么要救我?难道他们是陷阵堂的人,这个在工城里横行且势力极大的帮派的人?不知道双方交战结果如果,不过黑衣人还是追上了我,看来他们毕竟寡不敌众,只是帮我拖延了时间,好在我把宝剑藏了起来。等等,宝剑,现在的情况是只要对方得不到宝剑,肯定不会杀我,只是受刑肯定在所难免。经过这件事情,我在工城是待不下去了,当前要想办法逃出去,逃出这里再想办法逃出工城。去哪里呢?干脆直接经顺天州去中原。

    阿苏勒一边踱步,一边紧张地思考着,反而一时间忘记了自己忍饥挨饿的感觉。一阵脚步声朝这里走来,很轻但很沉稳。直接打断了阿苏勒的思考。

    一个人走到关押阿苏勒的牢房然后停了下来,阿苏勒略微抬头,看到一身熟悉的黑衣。阿苏勒继续踱步,没有理睬来人。

    黑衣人开口了:“听到刚才的鞭打和惨叫声了吗?那个人偷了工师大人的东西。还死不承认,被活活打死了,一共打断了三条鞭子,真是浪费。要想让他死,有太多种方法了。外面的院子里养着狮虎豹狼,正愁没吃的。下面有水牢和火牢,扔里面,两天就死了。哈哈哈哈哈哈…..”。

    看阿苏勒毫不动容,也不说话,黑衣人继续说道“你叫阿苏勒,三年前那个骑马救人的人应该是你吧?三年了,我快把工城和草原都翻过来了,结果没想到你就藏在眼皮子底下。这也好,始终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睡了一天一夜,我们到处翻找过了,还是没找到。”阿苏勒明白在自己睡觉的这一天一夜里,黑衣人肯定又在四处翻找了好几遍,自己藏的妥妥的,他们不可能找到宝剑。

    “不吭声,好呀,你是要先用刑,还是继续坐牢?你住的这间是石牢,那边还有水牢和火牢,如果还是不说,我可以把你关在死牢里,死牢里有几个被关了好几年的死囚,他们对你这种细皮嫩肉的很感兴趣,哈哈哈哈哈。”黑衣人不紧不慢说着。

    阿苏勒始终一言不发,只是等黑衣人说到兴奋处,抬头看了看,发现黑衣人正是三年前指挥众人攻击师傅的带头人。

    “宝剑对你没有,你不可能参透,我试过了,你只是筋骨强健、气息悠长一点,根本不会武功,而且你现在学武功也晚了!怎么样?我们合作,把东西给我,我让你继续在青铜司学铸剑,而且还可以给你好多的银钱,如何?”黑衣人有点着急了。

    “还幻想有人来救你?不可能。那晚救你的几个人武艺倒是不错,没想到让让他们溜了。告诉你,我还巴不得他们到这里来救你,我早就布下天罗地网,等他们自己来投,到时候我来个瓮中捉鳖,手到擒来。”黑衣人想到高兴处哈哈大笑起来。

    阿苏勒心底盘算着,如果把宝剑给他,在这些视人命如草芥的人眼里,自己必死无疑。这里护卫森严,不可能有外人来救我,即使来了估计也很难救我,我只能自救,我该怎么逃出去,自己必须好好筹划筹划。

    “你给我点时间让我考虑考虑。”阿苏勒朝黑衣人缓缓说道。

    “好!给你一晚时间,记住识时务者为俊杰,明天我再来。我叫人给你送吃的,放心,不会毒死你。”黑衣人一边说话一边大踏步离开。

    一会儿,有人送来饭菜,有肉有菜,还有一盘馒头。阿苏勒饿极了,但他留了个心眼,只吃馒头,对肉和菜一点没动。

    阿苏勒接下来静静思考自己怎么逃脱,首先肯定是没有外援来救自己了,而且还必须确保这件事情不要影响到远在部落的祖父;然后我该怎么逃,如果拒绝交出宝剑,结果是要么受刑,受刑后自己能逃跑的几率降低了,因此尽量不要受刑,保持体力;要么是关在水牢和火牢里面受折磨,那里的防守肯定更森严,能逃跑的几率更小;最后要是被关进死牢,一想到那些死囚,自己宁愿死掉算了。所以,要想逃走,唯一的办法就是离开这里,趁乱寻找机会。

    思来想去,阿苏勒还是决定暂时虚与委蛇,暂时答应,在带他们去取剑的路上再逃;应该带他们去哪里取剑呢?阿苏勒想了好几个地方,一个是铸铁司,太封闭,逃不了;一个是茶馆和医馆,但是可能会影响到别人,这个不行;还有一个是野外,更不行,根本逃不了;只剩下一个地方,就是三年前,黑衣人与师傅大战的亭子间,那里有人聚集,人来人往,更容易逃脱。就这样决定了,不成功便成仁。

    阿苏勒一旦决定,便放下一切包袱,休息、调养以恢复体力。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zuopingshuji(按住三秒复制)下载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