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锋伐天下 > 第二十八章 一路向南
    落日余辉温情地挥洒在墨绿的草原上,晚霞映射出多彩的光线,丝丝缕缕、柔柔的、薄薄的,织就成七彩的光环。苍鹰在黄草地的上空,自由自在的飞翔,它背负着蓝天,似乎在召唤夜晚的到来。远处的草地上,一匹棕色的老马在悠闲吃草,身旁一匹棕红色小马驹静静地依偎在妈妈的身边,身后一大群牧马四蹄缓缓,信步跟随,悠然自得,对于来往客商毫不理睬。
  
      一行人,基本是一人双马,前面探路的,后面压阵的基本都配有刀剑和弓弩;十几辆马车被夹在中间,不疾不徐,跟随而行。
  
      阿苏勒就在队伍靠后的部位,和他随行的自然还有那位姓易的姑娘。今天出发时,姓易的姑娘穿的是中原装束,而且也为阿苏勒提供了中原的衣物,要求他打扮成中原镖师的模样。
  
      阿苏勒将近十六岁了,身形本就比一般人要高大,让人轻易分辨不出他的年龄。穿了一身中原镖师的褂子,将头发系在脑后,显得格外清爽,而且本来其五官就极为清秀,如此一来,显出了几分俊逸潇洒。
  
      经过阿苏勒的观察,易姓姑娘和商队的管事很熟,但是和其他镖师的关系就比较奇怪了,因为其他的镖师都和她保持一定的距离,而且隐隐有一股尊敬的意味在里面;至于对自己,大家的感觉就好像自己不存在一样,或者说是刻意让自己感觉到自己不存在。
  
      “易姑娘,请问此去中原要多久?出草原又要多久?我是第一次出门,不清楚这些情况。”阿苏勒和易姓姑娘靠的比较近,前后就隔了半个马身的距离,而且阿苏勒也只认识她,于是开口问道。
  
      “此去中原起码三个月,我们要先到顺天州,出草原一个月即可到顺天州红隼城,我的任务是护送你到红隼城。”易姑娘态度不冷不热,慢悠悠地回答道。
  
      随后几天,一行人晓行夜宿,白天走的并不急,夜间也仅仅是搭建一个简易的帐篷就休息了。阿苏勒察觉到一些反常的情况,白天赶路时,商队和镖师好像是刻意与自己保持一定的距离,但是大家的神态貌似又带着一丝尊敬;夜间宿营时,大家又将自己和易姑娘的帐篷拱卫在队伍中间。阿苏勒想来想去,觉得只可能是一个原因,易姑娘的身份相对比较高贵,自己只是沾了好处,而且这一点也能从她表现出的高傲印证而来。
  
      预计的一月行程,满眼的草原风光下,人很容易看的厌烦了。这一日,易姓姑娘主动找阿苏勒攀谈起来,也许是两人前后也相处了一段时间,其态度也有了一些好转。
  
      “这一路之上相对安全,你也不用担心。你马上就要离开北蛮草原了,可能需要了解一些基本的东西。救你之人也委托我向你简单地交代交代。那么你想了解些什么?”易姓姑娘提了提缰绳,靠前与阿苏勒并排而行,并且问道,只是双眼凝视前方,并没有看向阿苏勒。
  
      “在下对北蛮草原以外是一无所知,阿苏勒要感谢姑娘赐教。其实我现在最想了解的还是天下大势与地理分布等基本情况。”阿苏勒有点急切,自己与商队的人不熟,而且大家还极有可能是刻意躲着他,即便自己主动结交也没门路,这些迫切想知道的常识与知识是一无所知,更是无处可寻,如今易姓姑娘主动告知,自己是求之不得。
  
      “好,我就简单说一说如今的天下大势,其实我也是从别人处听来的,没有验证过。当今天下,人们能探知的这个大陆上被划分为四个互相独立,又相互钳制和依存的国家。北蛮占据北方草原,一马平川;顺天州据有西北部,多丘陵与沙漠;西泽之国遍布东北方,临海而建,国内多湖泊河流;南边被世人统称中原,现在是一个国号为“穆”的王朝,南穆朝的地形比较复杂,既有平原河流,也有高山峻岭。其实在十几年前,统治现在的顺天州、西泽之国与南穆的是一个强盛的王朝,被称为大穆朝,只是由于一些不为人知的变故,才一瞬间分裂为三个国家而已。南穆继承了之前大穆的大部分势力,代表着中原的文化与传承;顺天州现在的州主与当权者其实二十年前都是绿林好汉,因为那场变故,摇身一变成为当政者罢了;西泽之国也差不多,二十年前也只不过是海匪、水贼罢了。”易姓姑娘缓缓介绍道。
  
      “易姑娘,除了这四个国家,东南西北以外的地方又有些什么?”阿苏勒好奇地问道。
  
      “四国以外到底是什么,多为传说,真实见到的毕竟是极少数人,而且多为大家口口相传之言罢了。极北之地,寒冷异常,不适合居住,甚至牛马羊也不一定能够生存,但据说有兽人存在,传说的很恐怖,比如说兽人高三丈、半人半马、甚至半人半狮等,只不过没人见过。极东之地、极南之地都是茫茫大海,一望无际,时而波涛汹涌,时而风平浪静,因此除了众所周知、臭名昭著的强盗海匪以外,还传说有矮小丑陋贪婪的岛夷,以及善于潜水取珠、勤劳美丽的河洛人;岛夷多是海匪役使的奴仆,靠充当水手驾舟度洋为生,而长的半人半鱼的河洛鲛人则躲在大海深处、大岛尽处,生而与世隔绝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极西之地多事崇山峻岭、烟瘴横生、野兽遍布,生活着会巫术的狄戎族,他们都是悍不畏死之徒。大陆四国最需堤防的是极西之地的狄戎族,至于极北之地的兽人根本没人见过,而海匪都是贪婪之辈不足为虑。”易姓姑娘说到高兴处,甚至开始随手比划起来,可见其对传说之事也是极为向往。
  
      “感谢易姑娘,这天下大势原来也如此复杂,非德高智远之辈能知之。”阿苏勒毕竟年轻,听罢像传说一样的情况介绍,也开始兴奋和向往起来。
  
      想到自己的身世、武艺、门派等等仅仅是这恢弘大陆的一个小小组成部分,阿苏勒不由地豪气顿生,冒出一番想建功立业、功成名就的念头来。
  
      一番交谈,阿苏勒与易姓姑娘之间似乎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wanbenheji(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