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锋伐天下 > 第三十章 再遇群盗
    一招“追云逐电”终于让阿苏勒找到一丝用剑的感觉。围攻自己强盗的还剩下四个人,见阿苏勒由一阵胡乱使剑很快就变为一剑伤人,其他几个人有点慌神了,几个人互相打量一下,大有配合抢攻之势。

    阿苏勒个人自保尚难,因此也没法关心易姑娘,并且从心里也认为对方应该比自己更加的从容不迫。阿苏勒静下心来,六式剑法在脑子中快速地过了一遍。

    只见对方一人抓住一个空挡当头一刀砍下,势大力沉。阿苏勒眼见格挡不开,以左脚脚尖为轴,旋身一让,对方的刀锋正好从自己身侧砍下。同时另外一人见阿苏勒侧身,身形无法调整之际,又横刀砍过来,直往阿苏勒腰间而来。阿苏勒见侧有刀锋,横又有刀刃,脑子中突然闪过“裂石流云”这招,身随心动,身形再后退一步,将佩剑竖向从左到右划了一个弧形,先是荡开左侧刀锋,后是与身前横刀正面相击,并且趁对方两人正在恢复身形之际,深吸一口气,身形突然拔高,从上击下。只听“当”的一声,身前之人手握之刀甩出去老远,右肩中剑,血如泉涌。

    身侧之人此时身形还未站稳,但已经看见己方之人中剑,自知阿苏勒剑法惊奇不敌,身边几人吼一声,也不管中剑倒地之人,撒腿就跑。阿苏勒眼见危险已经解除,也不去追赶,正在回味自己使用剑法的心得。抬眼四下望去,不远处草地上横七竖八倒下好几人,易姑娘提剑站在自己身边;被自己用剑击伤的两人中,先前手臂中剑之人已逃,肩部中剑之人斜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阿苏勒正踌躇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时,易姑娘“呵呵”笑一声,一剑结果了肩部中剑之人的性命。

    易姑娘见阿苏勒面露不忍之色,又笑了,随即说道:“我们没带金创药,救不了他;而且即使救了他,以草原上悍匪的性格,一定杀十个二十个客商来泄愤,所以,杀了一了百了。”阿苏勒一听对方讲的也有道理,原本就是有些人可救有些人不可救。想到远处躺着的一堆人,自己这边有四人逃脱,不知该怎么处理,问道:“易姑娘,逃跑的几个人怎么办?”

    “恭喜你,杀不完他们,强盗就会阴魂不散,直到出草原为止。不过,我们的目的本来就是通过猎杀强盗来提升实战技艺,所以,让他们来吧。”易姑娘口中说着肃杀之语,又被一阵风吹起了头发,显得格外飒爽。

    阿苏勒抑制不住兴奋之情,同时又被残酷的现实点醒,跟随易姑娘往宿营处奔去。两人一路上奔行速度放缓,易姓姑娘还有意引导阿苏勒总结实战经验,并且教导阿苏勒在交手过程中,要综合对方的眼神、肩膀、腰腹等的变化来判断对方的剑势,只有与更多的人交手才能了解和见识更多的剑招,了解更多他人的剑招才能熟能生巧、甚至下意识地判断自己该用什么样的剑招来接招。

    临近宿营地之前,易姓姑娘与阿苏勒一前一后行走着,易姓姑娘突然转身站定,阿苏勒脑子里还在思考今晚的收获,见对方转身之后才努力停滞身形,结果差一点两人就撞上了。阿苏勒很不好意思地红了脸,而易姓姑娘却咯咯咯咯地笑出了声音,并说道:“你还是按照你自己的安排练剑,如果还有机会猎杀强盗,我自然会来找你。”

    阿苏勒还在窘迫中没有回过神来,只看到易姓姑娘已经转身而去,却听到风中传来一句话:“我叫易清卓。”阿苏勒回味着易姑娘的名字,自嘲道:“为什么肯告诉我名字了,名字还不错。”

    白天依旧随商队南行,但接下来的每个晚上,阿苏勒都在固定时间,并且趁大家都休息以后,独自去不远处练剑。经过一次实战后的练剑有了些许的变化,首先自己会想象别人的剑招,对应地出招;其次还会思考自己的几招剑法在什么样的形势下怎样连贯、流畅,甚至有挑选地运用;最后甚至将那晚强盗们的剑法也回忆和比划起来,自己的剑招招数有限,也许敌人的剑招也可以为我所用。在练剑之余,易清卓狡黠的笑、飘飘的长发和柔软的身姿总会不经意地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自己想见到她又有点害怕见到她,不管怎样,连续多日,易清卓都没有出现。

    又是一个夜晚,商队的伙计和镖师们像是极有默契地早早宿营了。阿苏勒仍然持剑而去,找一片不远不近的地方开始练剑。今晚的月极为皎洁,如圆盘般高挂天空,天上繁星点点,然而最亮的仍旧是那几颗,星星一眨一眨地闪烁在灰色的天幕上,让阿苏勒不时想起易清卓明亮出彩的眼睛。白天易清卓刻意疏远自己,也没有机会说话,自己也没有勇气去和她交谈。阿苏勒练剑有些走神了,却听了那个熟悉且盼望的声音,阿苏勒知道是易姑娘来了,自己压抑了几天的话脱口而出:“清卓…啊,不…我是想叫你易姑娘…。”

    易清卓止不住笑声,还是说道:“想叫清卓就叫清卓,都是武林儿女,不用藏头露尾,更不用刻意掩饰。”这犹如天籁般的声音正是阿苏勒期盼已久的,临到头了,又有点畏缩了,毕竟还是缺少了与女孩子打交道的经验。

    “清卓姑娘,今晚有强盗可杀?”阿苏勒收起佩剑,趋前一步,迎上前去问道。

    “老规矩,跟我走就是。”易清卓当先带路,跑远了才开口说道,话语声明显更轻快了一些。阿苏勒也不多话,心中一股期盼,跟随而行。

    这次走的路更远一点,约莫一个时辰以后,阿苏勒才见易清卓在一条商道旁的山坡上停了下来。阿苏勒趴在山坡上,朝下望去,只看到的是一个同样在此间宿营的商队,因此又用疑惑的眼神向易清卓望去。

    “等等看,得到消息,上次被我们杀散的强盗今晚要来这里抢劫。注意,等强盗出现后,先不要现身,等双方杀得难解难分的时候再去冲杀。”易清卓看到阿苏勒疑惑的眼神,回应道。

    没过多久,处在较高位置的阿苏勒与易清卓见到了终于出现的强盗,十几个人将马匹留在不远处,步行持刀剑从两个方向逐渐向宿营地靠拢。强盗用弩箭射杀了值夜之人,冲进营地大肆砍杀,并且点燃了帐篷。余下的三四个镖师手里胡乱拿着刀剑与强盗们厮杀在一起,商队的掌柜与伙计暂时还藏在其中的一个帐里。

    两个镖师又中剑倒下,除了围攻镖师的强盗以外,空出手的镖师已经开始杀向手无寸铁的掌柜与伙计。阿苏勒与易清卓对视了一下,极有默契地同时冲杀下去。见又有人杀入,场内之人都乱了阵脚。易清卓冲的更快,当先杀入强盗群,而阿苏勒则冲向了欲杀掌柜与伙计的强盗。

    “兄弟们,就是这两个人,前几天杀了我们的人,拖住他们。”强盗们看清了易清卓与阿苏勒的面目,大声吼叫道。

    阿苏勒与易清卓也不管那么多,一刀一剑向群盗杀去,却没看见其中一个强盗抢了一匹马越众而出,朝歇马之地奔去。

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