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锋伐天下 > 第三十一章 遇险被救
    阿苏勒持剑向两名欲杀掌柜与伙计的强盗奔去,相比前次而言,此刻的心境虽然也是非常紧张,但更加自信。
  
      两名强盗见阿苏勒从上而下冲杀过来,都舍了掌柜伙计,转身迎向阿苏勒。两名强盗很聪明,眼见阿苏勒占据地利位置,因此没有再向前迎去,就等阿苏勒冲过来。阿苏勒用剑横在身前,打算随机应变,心里还是盘算着先防守再反击。双方越来越近了,两名强盗都举刀过头顶当头砍下,阿苏勒心想横刀架住两把刀是不可能的,自己的内力与力气都不行,这种情况下人的本能是后退避开,如果后退避开,自己就会门户大开,两名强盗就会乘机而入,自己非常被动。
  
      电光火石之间,阿苏勒想到“冲云破雾”这一招。阿苏勒没有后退,而是身形前探,趁两把刀落下之际,向左向右分别侧向格挡开去,这样一来用的是巧劲,只是卸去了对方两刀之力,让对方两刀朝身侧两个方向砍去。对方两刀势大力沉,被巧劲带开,一时来不及收回来,阿苏勒已经趁隙越过了两名强盗。阿苏勒以右脚脚后跟为半径划圆,极速转身,随手两剑,砍在两名强盗的左右肩,右肩中剑的强盗所持之刀应声落地,左肩中剑之人右手拿刀护住自己的左肩。
  
      一人持刀护肩,一人空手,两名强盗纷纷退开,以防阿苏勒追击。阿苏勒一剑伤敌,暗暗压下心中的兴奋,站定了也不出招也不追击。
  
      阿苏勒望向易清卓之处,只见她倒是气定神闲,出剑不快不慢,像是一个人在练剑喂招的样子;身旁商队还剩的两名镖师还在苦苦应战,身上都带伤。阿苏勒再看身前两人,持刀之人还有一战之力,另外一人中剑无法持刀,两人也只是站定,却并不逃跑。无法持刀之人还有意识地眺望着远方,像是在等待什么。阿苏勒从心底闪过一丝疑惑,难道对方还有人,他们只是想拖住我们。阿苏勒想到这一层,心思盘算起来,并且急忙朝易清卓奔去,边跑边提醒易清卓道:“清卓,他们只是想拖住我们,应该还有更多的强盗过来。”
  
      易清卓听到阿苏勒的话,对比一下自己战团中的人从不抢攻,一味喂招,顿时明白过来,急忙跳出战团,与阿苏勒背靠背站在一起,持剑向外。
  
      果不其然,两人还没来得及商量如何应对,只听见一阵马蹄声朝这边奔来。很快,两个镖师站在了与阿苏勒易清卓不远的地方,其他的强盗都聚集到了一起。
  
      两个仅剩镖师很聪明,从话里话外听明白了来救场的两人与眼前的这些强盗们早有过节,为了能够活命,也顾不得大义了,因此从站位上选择了与阿苏勒易清卓站在两边。
  
      阿苏勒从马蹄声来判断,过来的马匹应该在二十到三十匹之间,如果再加上眼前的几个人,将近三十个人,自己两人很难是对手。念头转换之间,马蹄声靠近,强盗们的身影也近在眼前。阿苏勒对易清卓说道:“待会儿我们边打边逃,你不用管我,只管先走就是。”
  
      易清卓听阿苏勒居然舍身让自己先逃,心中有一丝感动和暖意升起,但为了不阵前泄气,愤然道:“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如果真要逃,你先走,我来断后。”
  
      三十余人将阿苏勒易清卓围在中间,里里外外一共站了三圈,最外面一圈强盗骑在马上在外圈绕行。一个领头模样的人横刀在肩头,指着阿苏勒说道:“兄弟们,就是这个娘们和这个小子杀了我们的人,这个小子是个愣头青,这个娘们手底下还有两招。留下这个娘们兄弟们乐呵乐呵,这小子直接杀掉。”
  
      两个镖师眼见强盗们暂时还没有为难自己的意思,护着掌柜与伙计,扔下货物,悄悄地逃跑了。
  
      阿苏勒与易清卓背靠着背转着圈,到此时,两人也没有了过多的选择,对方有马,即使逃也逃不远,干脆放手一搏。
  
      四个内圈的强盗当先冲向两人,两个强盗一组,一个当头砍下,一个配合着横刀切入,显然是演练过的招数。阿苏勒眼见两刀砍向自己,如果后退,势必影响到易清卓,因此选择向一旁跳开,让过横刀,用剑格挡住下劈的刀势。两个强盗如影随形,又是两刀当头向自己追砍而来。阿苏勒故技重施,继续用“冲云破雾”这一招,从后面伤了两名强盗,只是这次毫不留情,下的是重手,两名强盗也是受伤极重。
  
      伤了两人强盗后,阿苏勒重新和易清卓背靠在一起,只见易清卓面前已经倒下三人,看来易清卓也是毫不留手了。不过自己一方又没有外援,对方毕竟人多,即使用车轮战也会拖垮自己两人。易清卓已经主动冲向内圈的其他强盗,阿苏勒还是以防守反击为主,没有直接抢攻。
  
      这次是三名强盗冲向阿苏勒,一人竖劈、一人横切、一人直刺,阿苏勒让开势大力沉的竖劈,一剑先是荡开直刺的攻击,接着变为竖劈与横切之刀撞在一起,并横向移了一步,跳出了战团。三人成品字形继续持刀攻击,阿苏勒为节省体力,基本不会横挡竖劈之刀,几个回合下来,强盗们抓住阿苏勒这个弱点,变为两人持续竖劈,一人趁隙攻击。
  
      阿苏勒再次斜身让开对方的一记竖劈,用剑磕开横切之刀,并趁另外一记竖劈未发出之际,使出“裂石流云”这招,身形再后退一步,将佩剑竖向从左到右划了一个弧形,身形突然拔高,从上击下,其中一个强盗手臂中剑。有了这个间隙,阿苏勒望向易清卓,发现她身前已经倒下好几个人,可是毕竟力气更小,剑法已经有点乱了。
  
      阿苏勒刻意向易清卓靠近一点,挥剑挡下一记势大力沉的竖劈,但是由于自己与易清卓靠的太近,易清卓如果要避开横切之刀,必然阿苏勒将受伤,因此易清卓硬受了对方横切之力,手臂上被划了一刀。易清卓捂住手臂跳开,阿苏勒急忙持剑护卫在一旁。易清卓小声说道:“是我把你带到这里的,而且你不容有失,否则我父亲饶不了我,即便我父亲也脱不了干系,因此你必须逃走,一会儿我拼死杀到外圈抢一匹马,你凭借马术逃跑,不用管我。”
  
      强盗们见自己一方虽然倒下几人,还有几人中剑,但两人毕竟乏力,胜利在望,纷纷呼啸着喊杀而来。
  
      两人继续迎敌,却听见有弩箭声,外圈的强盗纷纷倒下,似乎有人从四面围杀而来。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